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  正当无名愁眉思索着,该找个什么借口走这趟恶灵谷,突然门外一阵喧闹。

    一个少年哭喊着闯了进来,守卫见是右使殿中的侍童,互相觑了一眼也不敢拦,直接放他进了去。宁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的大喊着“右使大人右使大人”,一路冲进了唐六的屋子。

    见到无名正将长剑归入剑鞘,也顾不上什么一把跌了上去。

    “何事如此慌乱?”无名板着脸拉起身前的少年,却见他哭红了一双眼,语气也不禁弱了几分,“怎么了?”

    宁面上怯怯,泪珠子扑扑地滚在眼眶里,眼见就要掉下来。

    毕竟是个孩子,无名心软,以为他是被什么不懂规矩的人给欺负了去,便捏起袖子给他擦了擦,还想再安慰几句,却听他颤巍巍张了口:“右使,傻子、傻子他……”

    少年还能抖着袖子擦泪,无名却只能直着眼干咽,他看着眼前这么两片唇开开合合,已惊地站也不直、立也不稳,只如晴天霹雳打地他措手不及。

    “……死了”

    轰——

    窗外明明天光晴朗、万里无云,但此刻无名的心里却只有电闪雷鸣,夹杂狂风暴雪。

    他说什么?

    无名抖了抖唇,低头看向面前的少年,试图扯点什么淡定的笑容出来。

    宁颤颤手,拽着无名的衣摆,又道:“傻子死了,刚才我进去给他添炭,发现他倒在地上,”宁一哽咽,“没了气息……”说完他抬抬眼去看右使,那张僵硬的面容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是惊慌也不是怨懑。

    右使身上惯有的戾气气场全都散的一干二净,仿佛时间都呆滞地凝固在上一刻。

    直到无名忽然浑身一颤抖,猛地推开他狂奔出去。

    右使甩了轻功,宁却不会,只能一路跌跌跄跄地赶回右使的寝殿,当他喘着气回到放置傻子尸体的榻前时,所见是无名一个人站在榻前,怔怔地看着床上那个了无气息的人,忽然就毫无征兆地跪了下去。

    这一瞬间,宁忽然明白了右使带给他的是种什么感觉。

    ——无措,苍茫硕然的无措。

    右使一声不响的跪在那里,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抽走了一样,他甚至不敢伸手去试傻子的鼻息。

    宁悄悄靠近了一步,低声叫了一声:“右使……”

    无名挪动着膝盖偎在榻前,两只手不住的发抖,半晌道,“你出去。”宁一愣,无名压着更加低沉的声音重复,“出去。”

    他折腾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了能早日从这场莫名其妙的陷阱里跳出去,为了早日划清跟钱满门的关系,早日江河湖海自在逍遥……早日,回到那个水雾氤氲的小城。

    可现在是怎样,某人死了?他还没跟他算清来往的账他就死了?

    为什么,谁干的?!

    无名腾起身来一把掀开了覆盖在秦兮朝身上的棉被,平坦的胸膛上毫无起伏,冰凉的鼻尖底下也没有气息,一切自欺欺人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都没有成效。

    面前这个人确实死了,还带着惯常的笑和余留的温度。

    无名的眉眼越来越皱,越来越紧,他将目光从秦兮朝的脸上移开,却又不知该落到哪里,因为不管看哪里他都遏制不住心底不断往上涌出的酸意,腐蚀着心脏一把一把地不要命的疼。

    打或者骂此刻都无济于事,他低低扑在秦兮朝的胸口。因为秦兮朝历来畏寒的原因,床幔先前就换了看起来比较暖和的深红色厚缎,此时这红色在光影里愈发深沉,几乎要把人压垮。

    他有千言万语,又不知先说什么,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在心里回荡。

    到头来,还是只那一个字眼。

    ——叫,“阿朝。”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