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秦兮朝说完了话,半敞着的偏厅门缝里只看到大夫一人,已换了一套崭新的衣裳,手边置着一壶热茶,闭目坐于厅内一隅。琉华因刚贴身抱了那箱陈腐尸首,身上染了腐臭和腥烂的泥土味道,久久徘徊在门前,不知该不该进去。

    “兮朝明日便动身,去禇杭。”温牧云忽然开口,声音不大,恰好萦绕到门栏。

    屋中并无他人,琉华知晓这是在同他讲话,一手推开了半掩的门扉道,“禇杭山下设了毒瘴,外人私闯山门会死的。”

    温牧云听了也别无其他动作,睁开双眸悠悠地望了他一眼,默默端起手边茶盅吹开上层浮沫,道,“那倒凶险,不过我是个大夫,想来也能有办法抵御那毒瘴一时半刻。”

    这道理,岂不是说温牧云要与秦兮朝去一同涉险!

    琉华紧迈来一步,急阻:“不可!那瘴是门中特制之毒,根本无解!”

    温牧云凝视着手中杯茶,颦眉叹了声,“那可该如何是好,不知我独传针法能否有效。”

    “别插手了好吗,我不想你与这件事扯上丝毫干系。”琉华道。

    温牧云一笑,连着杯中浅淡茶水也跟着轻微晃动,他抬眼不解地扫过门前的身形,“我与你有丝毫干系吗,六月公子?”

    “我……云儿……”听他生疏的叫自己什么六月公子,琉华心急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恶臭,生生又退回了门口处,低头垂目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他咬牙对此不肯松口,温牧云更是神清气闲不急不躁,过了会一个小仆从琉华身侧跑过,抱了一叠书册放在了大夫的手边。

    温牧云一册一册的翻看,凝眉皱目摇头叹气,似是真要在一夜之间找出能抑制毒瘴的法子来。

    身为钱满门前人的琉华当然知道那人为毒瘴根本是外界无解,门内独配有一种药丸,含于舌下便能在瘴中自由行走,想他数年前叛出门派后为了划清干戈早就将那些药丸丢弃了。

    温牧云只是在做徒劳功夫。

    两人一个在屋内翻书,一个在门口发呆,竟是这样站了小半夜。直到月上中天,温牧云打了个哈欠放下医书,起身要走。琉华赶紧退让了一步问他去哪。

    “看完了,再去找些别的书。”温牧云答。

    大夫的两眼微红,原本澄澈的白仁因熬夜而血丝遍布,眼下也隐约抹上了黑圈,穿堂风瑟,他又穿的有些少薄,颈上露出的皮肤上冷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琉华有些不忍,这是他捧在手里都不止的人儿,怎么能看他继续为了无用的事情消扰一夜。

    大夫迈步要走时,听见琉华浅浅的叹了口气,“别去了云儿。”

    温牧云适时驻足。

    “我去,”琉华妥协,“我同他回禇杭山,总归那里我熟,有办法带他潜进去。”

    温牧云不信,“当真?”

    琉华颔首,仍是不敢抬头去看温牧云的表情,只苦笑了道:“钱满门六月雪的话,你不信么,我一定好好将他送进去,你大可放心。”说着,嗓音一滞,“我知晓你对我很失望,只是这件事过后,你肯再给我个机会么?”

    温牧云只有沉默,更是在琉华的心上铺了一层冰霜。

    良久,琉华悲欲泫目,心中落寞地转了身去,也不再在心上人面前给他碍眼。

    身后忽然一声浅笑,衣袖被小股力量扯拽了一下,琉华一抬头,面前便堵上了温牧云的身影。大夫微笑着挽过他的手,五指相扣,另手缓慢地舒展开琉华紧皱的眉眼,鼻息相缠,眉眼相对,让琉华一时紧张地不知该作何动作。

    “我信你,琉华。”大夫轻轻吻了下他的嘴角。

    琉华愈加发愣,“你……你不恼我了?”

    温牧云道,“恼。”琉华一沈,又听他说,“恼又怎样,还能不要你不成?往事已逝,我追究不得,只盼你以后能对我敞心相向,再不欺瞒。”

    琉华一听喜出望外,小奶犬似的猛猛点了几回头,一口承应下来。

    “那明日……”

    “我去,”琉华无奈应道,又皱眉又笑,“我帮他们还不行么,也就云儿你这么会逼我。”

    温牧云也不计较他某些用词,目中柔水地贴了贴他的面,待到琉华想起自己身上全是臭味要推开大夫,大夫却飘出了一句“不怕”,便轻叼一口含住了他的唇畔,摩挲舔舐之举是大夫头次如此主动。琉华脑中一嗡,鬼使神差地揽上大夫的腰肢,抚过他背后的一泻乌发。

    回应,旖旎,纠缠。

    温牧云喘而撤开,眸中无来由的款款深情,“明日出发,一切小心,我等你回来。”

    琉华郑重的点头允诺,俯下头又是一阵缠绵。

    而另处屋顶上,秦兮朝一人喝光了一壶薄酒,酒气暖融了他的手脚,高处垂首,庄中大半的铺地金叶在寥寥月光中无比静谧好看,只可惜,当时他牵着手说与之共赏的人却不在身边。

    家的颜色,唐无暝还没能来得及看上一眼。

    同月不同愁,看了眼头顶飘渺的半轮月,秦兮朝将空荡的酒壶至于屋脊上,拿出藏在袖中的画像怔看了好一会,看到酒散身冷,才把小像端端正正叠了放进贴身的衣襟,随即旋身而下融入夜色。

    “无暝,等我。”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