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宠妃难为最新章节!

    自从唐氏入住之后,仟夕瑶就觉得这小日子太舒服了,好像又回到曾经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母亲事无巨细的照顾着她,但凡吃什么穿什么,都是会想了又想,比了又比在会安排,为了让她舒服重新给她用舒服的松江棉布做了好几身新衣服,什么东西她只要多吃一口,唐氏就会记住下次给她多做点,其实唐氏的手艺自然是比不上皇帝御赐的厨子,但是重要的是那种曾经熟悉的味道,让仟夕瑶吃着无比的安心,至于父亲仟秋白则是整日的笑呵呵的,就跟弥勒佛一样的和蔼可亲,大家也都很喜欢他。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但是顺利的过着,很快就到了春节,仟夕瑶和父母阔别两年之后第一次一起过年,别提多高兴了,整张小脸焕发着快乐的神采,几乎跟父亲仟秋白一样,都笑成了弥勒佛。

    仟夕瑶觉得好像没有老公,只要肚子的孩子平凡,父母健康和乐,这日子就很好,这边仟夕瑶高高兴兴的过年,皇帝这边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荣王府的案子刚刚告一段落,高毅就在皇帝的暗示下上了废除海禁的折子,顿时整个朝堂又沸腾了起来。

    那些个言官们指责皇帝藐视先帝的意愿,自作主张的要废除海禁,有一个甚至跑到了皇帝的龙溪殿死谏,尸首被放了不到一刻钟就被人抬了下去,却是让皇帝气的七窍生烟。

    栾喜最近有点神经质,不止是皇帝要废除海禁带来的连锁反应,更重要的他觉得皇帝太难伺候了,就跟炸毛的狮子一样,一点毛没捋顺就开始发作起来,皇帝本来就脾性不好,他这人话也不多,不悦的时候只要眉头一皱,下面的人吓的瑟瑟发抖,但是皇帝不说,谁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不高兴?

    上了汤说太烫了,明明栾喜试过温度,冷热正好的,换了个菜又说太凉,栾喜简直都快抓头发了,只有到了晚上的时候皇帝的心情才会好点,那时候就会随着谍报一起送过来珍嫔娘娘的信。

    皇帝看着信的动作很慢,在栾喜看来只恨不得把一个字拆开两当作两个字读,其实写的都是平常的内容,不过说早上吃了什么,什么时辰起床,最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动了,闹腾的她睡不着什么的,又或者说母亲唐氏给她做了什么好吃的,她又多吃了一碗饭,但是徐太医说太胖不易生产,弄得她对着好吃的直流口水,抱怨的说什么时候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橘红色的灯下,皇帝的神色越来越柔和,冷硬的面容去了菱角,少见的柔和神态越发显得俊美无双,就连栾喜见了都忍不住想着,怪不得这后宫的女子都伸长了脖子等皇帝,不仅是这宠幸的荣耀,更重要的是……,陛下也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如果换成是他是女子也肯定会心生爱慕的吧?

    皇帝意犹未尽的收了信纸,把信纸折好放起来,他案桌下面的有个金丝楠木做的匣子,里面都是仟夕瑶这些日子写来的信,皇帝都会好好地存放起来。

    栾喜趁着皇帝心情好,想着赶紧把事情说了,别是一会儿又遭殃了,说道,“陛下,皇后娘娘下午就过来了,不过陛下一直在御书房忙着也就没有进来打扰,这会儿已经回去了,说是晚上还要过来。”

    皇后并不是一个喜欢主动邀宠的人,她在皇帝宠幸的问题上一直保持被动的状态,皇帝来她就高高兴兴的伺候,皇帝不来,甚至宠幸别的嫔妃她也不会多加干涉,只要事情不出格就行,所以今天这么过来一趟,显然是有事。

    皇帝想了想说道,“摆驾凤栖宫吧。”自从皇帝回宫之后只去过一次后宫,那还是第一天回来参加皇后安排的洗尘宴,后来皇帝太忙就一直都没去过。

    栾喜见皇帝脸上不见喜怒的发了话,赶忙就去安排銮驾,等着皇帝的龙辇到凤栖宫的时候,皇后早就盛装打扮等着了。

    皇帝上前亲手搀扶着皇后,携着她的手到了厅堂里。

    等着宫女捧了茶果上来,皇后已经敛去了自己激动的神色,她穿着大红色的百蝶宽袖袄,下面配着芙蓉色的深紫五彩刺绣镶边裙子,虽然容色不过中上,却是雍容矜贵,一副大家姿态。

    皇帝喝了一口茶水,问道,“最近皇后一直操持春节的事情很是辛苦,朕那边刚收了些几块好料子,给皇后拿来做些衣裳好了。”

    皇帝说的是从猩猡国进贡而来的几批料子 ,虽然不够厚重,但是颜色鲜艳,样式新颖,倒也是难得,皇后又要跪了下来谢恩,被皇帝重新扶着坐回了座位。

    两个人说了一番客套话,干巴巴的就跟外国使臣来访一样的没有趣味,一旁的栾喜早就习以为常,皇帝待皇后谈不上多么亲热,但是够敬重,皇后的性子也向来一板一眼,你要说她要是像是皇帝心头肉……,珍嫔娘娘那般撒娇,栾喜想想也觉得不适应,这每个人都每个人的性情。

    等着茶喝了一杯,皇帝就露出疲惫的神态来,问道,“皇后向来不会无事来找朕,今日可是有事?”皇帝累了,实在是不想晚上还跟人应酬着说场面话,想着没事就回去歇着了。

    皇后整了整衣服,突然间就跪了下来。

    灯火通明的凤栖宫内,一身金贵的皇后就这么跪在皇帝的面前,不过一会儿眼泪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几乎带着几分痛心疾首说道,“陛下,臣妾知道这话不应该臣妾来说,但是臣是陛下的皇后,是先帝亲封的太子妃,臣妾不能看着陛下走了歪路而不去谏言。”

    皇帝的脸顿时就黑了,他这几天太忙,还真就忘记了皇后的秉性。

    皇后既然说了自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像是根本就没有看见皇帝脸色,又继续说道,“陛下七岁入京都,先帝怕陛下受了委屈养在身边,就连骑马写字是手把手教的,先帝待陛下的情分更胜亲生父子,可是陛下现在怎么就忍心不顾先帝的意愿要废除海禁?”

    皇帝眼中酝酿着暴风雪,冷声问道?“就为此事?”

    皇后犹不知死活的说道,“陛下,此事难道不是大事?”

    皇帝笑,眼睛里毫无笑意,说道,“朕记得后宫不得干政,皇后那些女戒,列女传都读到了狗脑子里?”

    皇后见皇帝说话这般难听,眼泪汹涌的流了出来说道,“陛下,臣妾知陛下恼怒,但是臣妾不说,谁又能敢说这话?臣妾这不是干政,这是为了大祁的未来,为了陛下的威名,臣妾就算死了也不会为了讨好陛下,说些虚与蛇尾的奉承话。”

    皇帝连连冷笑,都已经不知道说点什么了。

    皇后见皇帝沉着脸不说话,虽然心里恐惧,却还是膝行过去,捧住皇帝的长靴说道,“陛下,大祁向来是以孝治天下,陛下这样忤逆先帝的意愿,会被……人所不容的,陛下!难道前几日言官的死谏言也没有让陛下有一丝丝的动容吗?”

    栾喜在一旁只差捂着眼睛了,心里想着,这皇后有时候看着聪明无比,有时候看着却……,怎么说呢,迂腐的老夫子一样没有一点的成见,他可是听跟着皇帝去的人说过,那浙闽一代的百姓因为海禁,日子过得苦不堪言,皇帝这做法连他都知道是造福百姓,皇后怎么就不明白?

    难道说皇后的眼里,名声这东西要比造福百姓还重要?

    栾喜多多少少懂皇帝的想法,先帝的时候一直坚持海禁,还为此绞杀了一大批做海上私货的商贾,那一次牵连之人数百,包括当地的父母官,曾经轰动过一时,那时候先帝不遗余力的坚持,到了皇帝这会儿,却是要废除掉,这多多少少有点打先帝脸的意思。

    但是到底是为了百姓,还是为了自个儿的名声,皇帝最后选了前者,连栾喜瞧着都钦佩不已,怎么作为皇帝坚实后盾的皇后却是不理解呢?

    “陛下,臣妾知道这话臣妾不该说……”

    皇后还在哭诉,皇帝却已经忍无可忍,豁然站了起来,皇后刚才正抱着皇帝的腿,一下子就向后倾倒,摔在地上,皇帝说道,“既然不该说就闭上你的嘴。”

    “陛下!”皇后见皇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