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说废话,是要看交情的,换言之,交情不到家,你是不会有被说废话的资格;

    陈阳不认为自己和平西王有那么深的交情,更何况二人之间还横亘着一个李富胜的事儿。

    再说,

    这里也不是说废话的地方。

    所以……

    陈阳抬起头,看着郑凡;

    一时间,

    心里既有那种对对方胆魄的敬佩,又有一种出于将领本能的恐慌。

    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这个戎马大半辈子和郑凡一样没怎么在朝堂上站过班的宿将,也在此时失去了表情管理。

    他的神情,呈现出一种扭曲的姿态,语言,更是在短时间内无法组织而出。

    好在,

    平西王此时正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图;

    也好在,

    薛三处于震惊之中,

    阿铭处于震惊之中,

    连樊力,

    也惊了。

    没征兆啊,没铺垫啊,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主上就往那儿一坐,沉思了一会儿,

    怎么滴就忽然想起要整这一出呢?

    不过,

    魔王们的震惊,是片刻的,是消化这个讯息时所呈现出某种自然而然的反应;

    随即,

    坐在椅子上的三爷,兴奋地抖起了三条腿;

    “哦豁,要和枯燥的行军绕圈圈生活说拜拜了么。”

    阿铭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众所周知,乾国产美酒,新鲜的血液兑酒喝,此乃人生一大快事。

    再者,再好的酒,经过长途运输,也都会失了本来的风味,酒如美人,长途跋涉之下,也会风尘仆仆。

    樊力则喊道:

    “杀进上京,夺下那官家的鸟位给咱主上坐!”

    陈阳在清醒过来后,正欲开口,却被郑凡抬手打断,

    郑凡道:

    “我知道你接下来肯定要劝说我,可能你觉得会有风险,但我现在心里闷得慌,继续和乾楚联军兜圈子我很累,坐看着他们离开梁地归国我更累;

    自打梁国政变发生的那一刻起,整个战事的节奏全都在乾楚那边;

    我军出南门关南下,我尝试几次想要将节奏给重新抓回自己手里,但都没能成功,对面已经滑不溜秋了,而且思想还很统一;

    想要在他们战略上去发现破绽从而成功地运用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破绽的出现,源自于贪心,而对面,已然“心满意足”不愿意“节外生枝”了,当真是“无欲则刚”。

    “所以,本王决定干脆跳出他们的节奏,重新开启一个属于本王自己的新节奏。”

    一个又一个“节奏”在陈阳脑子里翻腾,

    但,

    “王爷,末将觉得……”

    “你觉得是什么不重要。”

    “是。”

    陈阳不争了。

    “听令即可。”

    “末将遵命。”

    “来,先将上一次的行军路线给本王画出来。”

    “是。”

    “三儿。”

    “属下在。”

    “吩咐刘大虎他们准备点吃食。”

    “属下遵命。”

    陈阳坐下来,拿笔开始画路线,地图上的一些细节处有错误,这是难免的,陈阳一边画也在一边改。

    “记得挺清楚。”

    同样席地而坐的郑凡开口道。

    陈阳回答道:“当年老王爷曾带着末将一起走过。”

    郑凡点点头。

    陈阳又道:“后来老王爷就不带末将走了,而是专带王爷您走了。”

    随即,

    陈阳自觉失言,毕竟,怎么都觉得有股子陈醋味儿在弥漫。

    不过平西王本人倒是没因为这话而生气,

    毕竟,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这时,

    陈仙霸带着刘大虎以及郑蛮两个将饭食送了上来。

    三人放下后,目光滴溜溜地盯着脚下的地图和跪伏在那里的宜山伯,但身子,却在转向和离开。

    郑凡拿着一个馒头,开口道:

    “坐下一起看,参谋参谋。”

    “遵命!”

    “遵命!”

    哥仨马上极为兴奋地围绕着陈阳坐了下来。

    陈阳抬起头看了看这三人,他怎么说也是一伯爵,弄得和这几个亲卫坐一起,其实还是不合适的。

    郑凡眼睛没看向这里,而是侧着身子拿起汤碗在喝汤,开口道:

    “陈仙霸,阵前斩过楚国柱国首级,和你宜山伯还是本家。”

    陈仙霸心领神会,向宜山伯抱拳行礼:

    “拜见宜山伯。”

    陈阳对这个“本家”点点头,继续开始画图。

    郑蛮拿来了灯台,小心翼翼地不让油蜡滴落下去。

    刘大虎则负责拿自己的配身匕首削着炭笔,以供陈阳拿取。

    陈仙霸则聚精会神地匍匐在那里,认真地看着地图。

    郑凡吃喝了一阵,默默地自己点了一根烟,开口道;

    “仙霸,有什么不懂的就问。”

    “是,王爷。”

    陈阳将手中炭笔递出去,从刘大虎手里又接过了一支削好的新炭笔,间隙中,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陈仙霸;

    感觉得出来,平西王对这个少年郎,极其看重。

    陈仙霸没再客气,更没有怯场,直接开口询问。

    让陈阳有些意外的是,这名年轻人所问的问题,都很切中要害,尤其是,对方居然对这块区域的地形,极为熟悉,“来过赵地?”

    “回伯爷的话,未曾。”

    “那你如何对这块的地形如此熟悉?

    且,了解颇深的样子。”

    刘大虎开口道:“霸哥可是将赵国皇宫里关于地志的书都搬出来了呢。”

    坐在那里正看着手指甲的平西王听到这话,眼角余光忍不住又扫了一下陈仙霸。

    不声不响地,能自觉地做这么多的准备;

    郑凡下意识地想到了自己当年,呵,和陈仙霸比起来,自己可谓是真正的懈怠。

    不过,嫉妒的情绪倒是不再有了,一边想培养一边还要担心对方以后会不会威胁到自己,这种扭曲挣扎的事儿,平西王才懒得去做。

    “霸哥,这是要干啥呀?”

    郑蛮开口问道,他很努力了,但还是没看得明白。

    蛮族少年骑射本事一流,但每次一看到地图就头疼,属于那种现实里绝不会迷路但地图上总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奇葩。

    陈仙霸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郑凡,回答道:

    “王爷,打算入乾国了。”

    “入乾国?”郑蛮努力地思考。

    陈阳放下了炭笔,搓了搓手,刘大虎马上起身,拿来了面盆来给伯爷洗手。

    随即,

    陈阳开口道;“当年老王爷和老镇北王一同率军借道于乾开晋,这之后,乾人在其东北边境上也修建了一些工事,同时立了几个城。”

    郑凡开口道;“不是因为老王爷走过了才立的,而是原本乾国对上这些小国,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再者,乾国当初和闻人家的关系,一直很好。”

    三家分晋,闻人家的形象在读书人眼里比另外两家要好得太多,这也可以称得上是乾国“文化输出”的一个经典案例。

    所以,在北方有三边防御体系可以遏制住燕军的前提下,原本乾人是没必要在这里再布置什么的,可自打晋地被燕国吞并之后,乾国朝廷就开始着手填补这个方面的漏洞。

    “仙霸,说说你的想法。”

    郑凡老神自在地继续坐在那里,一副给年轻人发言机会提拔年轻人的姿态。

    陈仙霸开口道;“入乾,是一招妙手,可以将这盘棋下活。”

    这位渔村少年的棋艺很差,但并不妨碍其喜欢拿这个打比方。

    陈阳看了一眼陈仙霸,开口道;“孤军深入敌境……”

    陈仙霸马上道:“当年又不是没这般做过。”

    “当年的乾国和现在的乾国,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伯爷说的是,这几年,乾国也算是一直在厉兵秣马,更是编练出了几支新军,颇有战力;

    但……”

    “但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