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二十章

    时近酷暑,长安城里气温升高,而麟德殿里似乎仍透着股初春寒意。

    芙蓉城破之后,主帅萧铎殉国力战而死,其余将士们活下来的不足三分之一,皆退出芙蓉城,转战川蜀山间,与吐蕃军打起了游击战。

    吐蕃军一举攻克芙蓉城,又接连拿下附近城池两座,一时士气高涨。

    真宗帝随后又派出两员大将前往川蜀,抵挡吐蕃军。但随军邸报传来的消息,却说芙蓉城破乃是因萧铎指挥失误所造成的。

    去岁至今,真宗帝本来就情绪不佳,长期处于低潮期,麟德殿里的宫女太监都被杖毙了好几茬,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管是否乃是此次遣出的武将在推诿责任,立刻怒火中烧,拍着御案大喊:“这些酒囊饭袋,都砍了砍了!”又捂着脑袋直喊疼。

    这却是他这两个月新添的病症,情绪稍微一激动就头疼,御医开了好几个方子均不中用,也只有太医院判的金针能稍稍缓解疼痛。

    田西一边劝慰他:“圣上息怒!那萧铎早已经战死了,连尸体都在乱军之中不知所踪,去哪里砍人?”一边使眼色让小宦官腿脚快点去宣太院院判。

    也不知是真宗帝头疼糊涂了,还是心中躁火不得发,捂着脑袋直嚷嚷:“萧铎战死了,他的家人呢?萧家人全部斩首!立刻拟旨!”

    田西对真宗帝的命令从来不会违背,闻言立刻拟旨,等到太医院判一路小跑着奔进麟德殿,决定萧家人生死的圣旨已经加盖了宝印,直等传往衡阳府去。

    萧家人还不知大祸临头。萧泽在府里养伤,又因为官府并无人前来问责,卫初阳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便渐渐又沉迷到酒色之中去了。

    不能多饮酒,那就多瞧瞧美人,也算是安慰。

    萧泽房里莺莺燕燕人数众多,自从他回府住进了刘氏的房里养伤,刘氏的主屋门槛都快被前来探病慰问的小妾们给踏平了。

    房里整天花红柳绿,莺声燕语,萧泽倒是享受着美人的关怀,但刘氏就气闷难耐了。

    相比较萧家二房的热闹,萧家长房倒是郁气沉沉。

    距离卫初阳离开萧家别院已经半个月了,萧衍骑着马儿将方圆各处都寻了几遍,一无所获。好些日子过去了,还是没有寻到她的踪影。派出去的人也陆续回来,在附近的集镇不曾瞧见过卫初阳的身影。

    天下之大,谁知她又去了何处。

    萧衍心情郁闷之下,不免多贪了几杯,接连数日,倒成了借酒浇愁之势。有时候醉了就将装婚书的匣子打开,似乎能想象得到当初卫初阳留下这匣子的心情。

    想的次数越多,醉酒的次数就越多。

    这日酒还未醒,萧家大门就被人敲响,来人风尘仆仆,身上衣衫结了血痂。

    萧泽身上伤未好,还不能行走见客,唯独萧衍,他却还在醉中。

    没奈何,辛氏拿浸了凉水的帕子在他脸上拍了好几下,才将他拍醒,由小厮半扶着他去前厅见客。

    等萧衍被小厮半扶着拖过去之后,那人扑到他脚下大哭不止:“少将军,芙蓉城破,三爷战死了……三夫人带着小少爷小姐不知下落……”

    萧衍就好似走在平地上,被人打了一闷棍,整个人都有点发懵发疼,还有点不太能接受:“你别是来骗我的吧?”

    那人抬起一张尘霜满面的脸,正是芙蓉城将军府的管家。

    萧衍酒醉未醒,行走都有点困难,此刻却试图要站起来,小厮将他扶了起来,他觉得明明脑子是清楚的,但手脚发软,又咚的一声跌回了原座……

    此刻,卫初阳杀了衡阳知府的消息还在送往长安的路上,而萧铎因延误战机祸及家人,处斩萧家全族的圣旨才刚刚离开了长安城……

    卫初阳那一日离开了萧家别院,纵马而行了半日有余,却是到了一处山高林密的所在。她若是衡阳府的人,定然知道此山唤作卧龙山,山上常年有匪,偶尔打劫山下商旅,熟悉地形的人都情愿避开了卧龙山。

    不过她如今走投无路,无论去往哪个州府县乡,恐怕都逃不开通缉文书,似乎最好的躲避之地便是深山密林。因此她当初并非盲目而行。

    一行三人外加一个半大孩子在卧龙山下被一群土匪拦住,卫初阳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她连知府都敢杀,如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股土匪足有二三十人,瞧着乌泱泱一片,当头冲下来的两人将人拦在路中央,这才瞧清楚卫初阳的模样。

    她身上血渍已干,却因身着白衫而格外吓人,手上又提着梅花枪,纵然模样生的十分养眼,但造型却是个母夜叉,比之衣衫不沾血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