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六十三章

    倒是有人给前鲁王,现今的大周帝出主意,派得三人前去见三方反贼,以大位相诱,或能挑唆得三家自己打起来,他们正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利。?

    大周帝颇觉有理,真个在众臣之中遴选能言善道者,许以厚赏,各带一纸诏书,上面盖了朱红大印,吊在大竹筐里,从城楼上吊了下来。

    三方大军皆接待了大周使者,态度各异。

    章回之嗤笑一声,将那诏书直接扔到了使者面上:“你家伪帝这是狗急了跳墙,想要挑唆着我们三家打起来?”

    前来说服章回之的使者顿时老脸通红,欲待辩解,却让章回之吩咐侍卫早拖了下去,关押了起来。

    前鲁王在诏书里痛陈自己当初的错误选择,不应该觊觎先帝武贤的帝位,如今他有心无力,想要禅位,却苦于找不到能够担当大任的仁君,欲从三家反王里选一位来接掌江山云云。

    萧衍的性子比之章回之要含蓄内敛许多,看过了诏书,态度还是很温雅的……很温雅的让侍卫将大周使者也给关了起来。

    ——胡言乱语的废话他可不想多听。

    唯独天王军这里,因着上下心思各异,接到这诏书之后,天王军内着实涌起一股暗流。

    来弘图没有一日不想着入主大明宫,将这如画江山千秋万代的传下去。况且章萧二人确也是他目前最大的强敌,但能铲除,何乐而不为?

    只章萧二人与卫初阳乃是旧识,史采玉的水磨功夫到底没有白费,挑唆起来很是顺口:“……卫帅与章王萧王都有旧,天王能给她的,这两位也能……”一句话就戳到了来弘图的死穴。

    卫初阳这么些年拒婚,纵她战场上再出生入死,一日不能被来弘图掌控,他就有理由怀疑卫初阳的忠心,况且章萧二人都是当世英杰,这种不能掌控的不确定由不得他不胡思乱想。

    上位者多疑乃是通病。

    比起能征善战的卫初阳来,史采玉在来弘图身边历来扮演的就是死心塌地爱慕着他,以夫为天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虽然一抓一大把,他后宫这种女子不少,但比起不可掌控的卫初阳来,在眼前微妙的局势面前,却又变的可爱足可信赖了起来。

    加之周使者又舌璨莲花,还真将来弘图鼓动了,他第二日就下了旨意,道是卫初阳一路征战辛苦,如今也该好好歇歇了。

    卫初阳倒是防着来弘图过河折桥的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如此的快。她痛痛快快交了帅印,骑着马儿四下溜达,十分惬意轻松,让来弘图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她到底是女儿家,本质上与那些想要家庭美满的女子并无区别,若非阴差阳错,被逼走上这条路,大约早已成亲生子了?

    这使得来弘图对卫初阳生出了愧疚之心,好东西流水般往她的营帐里,让史采玉差点嫉妒红了眼睛,私底下找了吴让好几回,让他赶快想办法。

    如今大家都住在营地里,史采玉与吴让“偶遇”并不难,比之一个人身在前衙,一人身在后院要方便的多。

    况且他二人都算是来弘图身边的老人了,有不少的宴饮场合都碰过面,来弘图压根没往歪处想。

    只卫初阳当真不再理战事,整日骑着马四处溜达,只暗中吩咐下去,对卫华严加保护,又叮嘱他自己务必小心。

    周使来到天王军营地的第五日今晚,来弘图身边的侍卫召卫初阳前去王帐。卫初阳还当来弘图改变了主意,便欣然前往。

    她才踏进王帐,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顿觉不妙,才欲退出去,便听到了铁甲走动之时簇簇的响声,顿时深吸一口气,不退反进,往里面冲了进去。

    入目便是来弘图大睁了双眼,倒在血泊里的场景。

    他胸口插着的,便是寻常侍卫的腰刀。

    她伸手去摸来弘图体温,还未触到尸体,便听得一声刺耳的尖叫,史采玉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救命啊——”王帐外人声鼎沸,哗啦啦冲进来一帮人,为首的正是吴让。

    史采玉见到吴让,就如见到亲人一般,扑上去泪水涟涟:“卫帅与天王发生了争执,竟然出手将天王给杀了……”

    卫初阳:“……”

    吴让呛啷一声拨出刀来,剑锋所指便是卫初阳的脖子:“姓卫的,天王看重你,没想到却落到了这般结果,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卫初阳缓缓直起身来,目光明亮镇定,全然不曾因眼前的困境而有所恐惧。她的镇定影响了吴让,倒让他内心凭添了一丝惶恐与不确定,暗自怀疑她是不是有所布置。

    如果说最初二人最初只是意气之争,那么此后的一步步较量,就是让吴让一步步认识卫初阳的过程。这些年他也不是没给卫初阳使过绊子,只是都被卫初阳轻松化解,这种认识几乎已经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如果不是周使的说词太过诱惑,吴让几乎已经放弃了要同卫初阳你死我活的决心。

    卫初阳身无长物,就立在来弘图尸身旁边,人证物证皆在,她却微微一笑,忽面色转厉:“天王无故被刺,吴大人竟然与天王枕边人勾连,污蔑本帅,还不将这两人抓起来,严刑拷打?!”

    吴让身后跟着的人立刻团团将他围了起来,并且还分出两人前去捉拿史采玉。

    史采玉尖叫直叫:“姓卫的,明明是你与天王起了争执,一怒之下就将天王给杀了,却要推到别人身上来……”

    王帐之中,她的声音直刺每个人的耳膜,却无人搭理他,吴让被众人围在当间,虽不曾动刀,但想要靠近卫初阳,却是千难万难。

    他手中长刀落地,因着厚厚的羊毛毡毯消了音,反而听的不甚清楚了。

    袁昊成从拥挤的将士中间挤了过来,一脚踹在吴让膝弯,兀自骂一句:“你这孙子谋害天王,还想嫁祸卫帅,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卫华紧随其后,却也是扮作个寻常兵士模样,这会儿再不用遮掩了,将头盔脱下来,也上前去踹了吴让两脚:“还敢害我阿姐,你怎么不去死?!”少年心性,犹不解恨,还欲再踹,被卫初阳的目光阻止了,才讨好的朝着她一笑:“阿姐,我这不是心里气不过嘛!”

    卫初阳莞尔:这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现在还学会耍赖了。

    原本此次的事情,她是交给袁昊成主管的,但自她被解了兵权,卫华就在帅帐里气的跳脚,恨不得骂到来弘图脑门上去:“满脑子女色的家伙,懂得什么?若不是阿姐你东拼西杀,他能到今日这一步?早不知道被哪个吞掉了!这会儿打量着可以打到大明宫去了,就想过河拆桥,想的美!”

    当时这小子气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卫初阳看他为了自己的事情,竟然气成了这般模样,颇觉有趣。她自己总觉自己冷情,可是就算养条小狗,养了这十来年,恐怕也养的惯熟,更何况是个小子。

    纵他生母有再多不是,但卫华从小到大,对她都怀着善意。

    她当时暗叹一声,为了平熄这小子的怒火,这才将他安排去协助袁昊成行事。又点着他的额头:“你可听好了,若是不听袁大哥的话,出了岔子,小心我不饶你!”

    卫华当时极力绷着,可是还是难掩唇角的笑意:“一定不负阿姐所托!”倒好似将这事儿全权交托了给他一般。

    倒让卫初阳啼笑皆非。

    袁昊成乃是卫初阳手下一员心腹悍将,当初收留了她,这几年却换作了他在卫初阳手底下吃饭。只不过他历来就很服气这位二当家的能耐,这些年卫初阳指东,他决不往西,极为服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