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史采玉闻听卫初阳在前衙书房读书,便吩咐厨房做了一盒细点,亲自提了前来示好。

    她倒是不想向卫初阳低头,可是伴着来弘图越久,就越能摸清楚这男人的心思。自己想要与来弘图做正室,除非卫初阳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可惜她身在内宅,不比卫初阳在外面海阔天空,就算是想使个绊子,都鞭长莫及,如今唯有示好,以图后续。

    可惜卫初阳对后宅女子素无酬和之心,连细点也不曾留下,就请史采玉离开。

    史采玉这番念头落了个空,且想着卫初阳这等作派,将来入了天王后宅,哪还有她什么事儿?到时候大妇想怎么搓磨就怎么搓磨,她也唯有任人鱼肉的份儿。

    一路提着点心盒子出来,迎头便撞上了吴让。

    吴让见得这么个袅娜美人从前衙书房里走出来,不由心中起意。

    众所周知,天王身边的女人都是玩物,几时天王玩的腻了,便随手下赐,吴让也做过几回接盘侠。只卫初阳来了之后,劝导来弘图不再强占打下的州府官眷,也还有地方上的富绅巴巴的往来送美人儿。

    来弘图身边的女子,从来就没断过。

    史采玉往常也听过后宅的丫环们提起过四大护法,见着吴让的样子,便一掩口儿,矮身行礼,莺声娇语问好:“吴护法安好!”盈盈双目便露出了娇羞模样。

    她这副样子,就算是认错了也没什么干系,男人自来瞧见了恐就走不动道了。没承想还真让她给蒙对了,吴让眼中带笑道:“小娘子如何得知在下便是吴护法的?”

    史采玉眼波流转,晕生双颊,拿帕子掩了唇儿,低语:“听闻四大护法里,吴护法最是年轻英武……”这却是恭维之语了。其余三大护法生的倒都没有吴让周正,皆是壮硕体型,独吴让有些儒秀之气。

    吴让顿时心中揣了一团火,面上带出喜意来,巴巴的问:“小娘子这是往哪里去了?”

    史采玉等的可不就是他这句话嘛。整个天王军中都知道吴让与卫初阳不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吴护法可不就是她现成的盟友吗?

    她目中立时盈满了泪水,隐有伤心欲绝之态:“……妾听闻卫总教头在前院读书,特命人做了些细点送过来……可惜卫总教头不理人,被赶了出来……”

    前有旧仇,今有美人受屈,吴让见此,怎不义愤填膺?

    ***************************

    卫初阳对此一无所知。

    她对来弘图的后院格局并不感兴趣,更何况住在里面的各色美人?至于这美人如今与谁结交,又暗搓搓想让她吃个闷亏,都不在她关注之列。

    有时候她都要怀疑住在来弘图后院那些争风吃醋的女子,与自己可还是同性?

    人在思想上大相径庭之后,就更容易视对方为异类。

    卫初阳视来弘图后院的一众女子为异类,这些女子又何尝不觉得她是异类呢。

    半个月之后,卫初阳正式开始招考治理州府的人才。

    她自己从未参加过科考,出起题来天马行空,开篇便让所有参考士子做一篇文章,从天下大势看百姓生活。

    听到这考题的时候,有不少学子都瞠目结舌,再看看年轻貌美的监考官又是个女子,简直怀疑这是来弘图在胡闹,将自己后院的爱宠给拉出来做监考官一职,心里都怀疑她肚里没有墨水,这才随便捏了个题目来考。

    不过据传闻,这位卫总教头行军打仗颇有一手,也不知是真是假。

    内中倒也有三四有识之士,本着观望的态度与同窗前来,听得这题目,下笔如有神助,倒将肚里块垒尽抒。

    待收了卷子,卫初阳阅完了卷,又贴出榜文来,要一一面试。

    这下可炸了锅。

    只因这些应考士子大部分是年轻男子,又多读了几日圣贤书,碰上个年轻女子做监考官,肚里已经在嘀咕了,没想到这监考官还要一对一单独面试,这简直算得上伤风败俗了。

    哪有年轻女子与男子单独见面的……就算是相亲也得隔着屏风吧?

    当下就有名姓周的士子满怀义愤的进去,准备好生教训一番卫初阳,结果……却灰头土脸的出来了。

    围观群众:=口=!

    ——听闻卫氏武力值很高,难道她暴揍你了?

    周义琛满面通红,却还是摇摇头:“不曾。”卫氏倒是未曾揍他,可是说出的话句句堪比刀枪,锋锐犀利的恨不得扎出点血来才算完,他招架不住,几乎落荒而逃。回到家好几日,卫初阳的话还在耳边萦绕。

    他进去之时,卫初阳正埋首试卷,侧影安娴而美好,犹如闺中埋首诗词的女儿家,但抬头之时,那双经历过战争洗礼的眸子却并非寻常女子的羞怯,而是透着一种能够看透人心的锋锐。

    周义琛心中一惊,这还是他初次与监考官对视,只这双利眸就教人不敢小瞧了去。

    他原本一腔义愤,想着要教训这女子一回,见到卫初阳倒先有种一鼓作气,再而衰的感觉,趁着气势未落,倒先开口。

    “……姑娘一介女流,不在后院操持,做此抛头露面之事,与男子静室独对,可懂男女大防礼义廉耻?”

    卫初阳受此指责,倒也不生气,竟然还露出个浅淡的笑意来,反问得一句:“那依公子的话,我倒是合该在后院呆着,等着被兵匪涌进门来,抢了去随意践踏送人,这就是礼义廉耻了?”

    周义琛张口结舌,一时答不上话来。

    天王军如今倒是规矩不少,外间传闻这都是卫氏的功劳。但之前玉阳衡阳二府城破之时,不独官家富商女眷,就连寻常百姓家的妙龄女子也被糟蹋了不少。

    “……公子倒是认为自己满腔爱国之志,那值此动乱之际,可有能力力挽狂澜,救百姓于危难?”

    周义琛也只是个读书做学问的士子,家境普通,还有一幼妹年约十四,之前天王军攻城,自是也担心妻子幼妹的安危。对外间传言卫氏女身为天王军总教头,严禁军士进犯百姓,又见识过了天王军军纪,内心对她实是含着一二分钦佩的——假如她不是非要上赶着来做他们这些士子的监考官。

    “在下……在下……”

    “原来公子自己做不到,却对有能力的人冷嘲热讽,质疑旁人的能力,圣贤书读的眼光倒是越来越狭窄了!”

    周义琛只觉这话犹如刀子一般,扎的他毫无招架之力。

    “那公子不妨回去想想,在当前乱局之中,公子能为一城百姓做些什么?”

    **************************

    周义琛想来想去,又联络参考的同窗,问及当日面试,大部分人都面现尴尬,吱吱唔唔,顿时心中好笑:原来当日不是他一人被卫氏女问住了。

    都是年轻学子,虽然满腔报国之志,平日对武氏多有吐槽,大骂当政者昏聩,任凭宦官干政,但真碰上卫初阳这等明刀明枪造反的,想要大胆任用他们,这些学子倒又犹豫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