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五十七章

    来弘图这些日子过的十分滋润,新收的大将卫萧二人用着很顺手,练兵打仗,攻城略地,就连治理地方也颇有心得,进得潞州城内,也没发生什么令他糟心的事情;而且还新纳了几个美人儿,特别是史采玉天生媚骨,软玉温香,年纪虽小却极会侍候男人,目前的生活真是满意度太高了。

    唯独烦恼的是,他一直想要下手的女子卫初阳能力太强,不似史采玉这等主动献身的女子,美则美矣,媚也极媚,总归不是自己求来的,做个玩物可以,真要与他比肩而立,却是不够格了。

    他如今也二十有六,尚未婚娶。前一二年间父母在世,还常念叨要为他求娶一门贤妇,但他眼高,东挑西拣,就是没遇到合适的。小家碧玉他嫌弃人家性情不够舒展,秦楼楚馆的倒是也有性格张扬轻佻的,但那也只适合把酒同欢,娶回来就免了。那时候他还想过高门千金,不过后来迟迟未曾高中,家世又高攀不起,到底对高门千金也只有想象而已,婚事倒是耽搁了下来。

    来弘图总觉得,男子生来便该三妻四妾,左拥右抱,风流无度的。起事之后,官家千金他倒是睡了不少,如今国舅府的二小姐还在他后宫呢,宋家二小姐在他床上,跟寻常的女子也无两样。真论起来,比之史采玉的床上功夫略输一筹,有些拘谨放不开。

    直到遇见卫初阳。

    这女子从见到她写的书信,到自己露了面,以及此后的长期相处之时,无论是练兵还是治理地方,总有自己的想法。及止打仗,也是不输男子。每一次总能给来弘图以新的惊喜。

    昨晚在史采玉的身上下来,来弘图还在考虑这件事,他也是时候该娶个妻了。不然后宅的女人争风吃醋,人人都想着要坐上天王正妃的位置,这就很不好了。

    他觉得,是时候应该向卫初阳表示求娶之意了。

    今日议事,原本是想着等商量完了,就跟卫初阳亲口提亲,反正她父母双亡,自己也是如此。正好省了请官媒这一过程。

    不过现在听到卫初阳自请前往富学林囤兵的寿湄山,前去劝说富长林与天王军结盟,来弘图就觉得此事万万行不通。

    她的提议很好,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具体实施起来,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富学林在天王军手里屡吃败仗,这次痛失潞州府,更是差点儿被卫初阳用梅花枪扎个透心凉,这时候卫初阳送上门去当说客,岂不是前去寻死?

    他若是富学林,先将这女子绑了再说。

    是杀是剐全凭心情,还废什么话呐?

    因此,来天王的眉头皱的死死的,盯着嘴贱的吴让,那眼神很不悦。

    吴让倒是看见他的眼神了,心里也揣摩了一番:天王这是恼了?

    想想也不奇怪,来弘图对出身高贵的官家女子似乎怀有一种偏执的心态,说他有收集癖也不为过。更何况碰上卫初阳这等姿容胜绝,偏还不输于男子能力的女子,不想据为己有,那就不是来弘图。

    不过这却不是吴让乐于看见的。

    卫初阳在军中已经站稳了脚根,他一直致力于对她挖坑,再让她跑到天王后宫去,还有机会向天王吹枕头风,他还能落得了好?

    吴让打定了主意要让卫初阳死在富学林手里,也不管来弘图脸色有多难看,卫初阳请战的话音一落,立刻笑着夸她:“自从卫总教头来了之后,我军如虎添翼,既破了潞州府,想来说服富学林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在下先祝卫总教头马到成功!”先祝完了看天王还能不能拒绝她的请求。

    “多谢吴护法高看卫某,卫某一定尽心尽力为天王效力!”

    他二人一唱一合,又有萧衍想要请命同往,却被卫初阳拒绝,其余护法在此次卫初阳大捷之后也隐隐生出了危机感,阮护法也难得摒弃“吴让拥护他就反对,吴让反对他就拥护”的人生信条,与吴让站到了同一战线上去了。

    “卫总教头智谋过人,想来富学林定然能被她说服!”

    其余护法千户,大部分都表示赞同。

    多数压倒少数,来弘图虽为天王,却也不能忽视大多数群众的呼声,唯有同意了卫初阳的提议。等到议事完毕,他特意以商量如何说服富学林为由,将卫初阳留了下来。

    众人都退下去之后,来弘图头疼的看着眼前女子平静的面容,颇为无奈的问道:“阿卫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称呼亲近到让人不得不心生警惕。若是袁昊成,她完全不会觉得有问题,那人性格直爽,特别在男女之情上并不滥情。但这称呼到了风流花心,在女色上头毫无禁忌的来弘图身上,就很令人玩味了。特别是以为这么关心的口吻。

    卫初阳玉容沉肃,道:“怎么会没有?臣下只是想要期望天王胜出,为父母报仇的心情急迫了一些,所以不得不冒一些险了。”很适时的向来弘图展示了一下她这般不计危险,就是因为要为父母报仇的迫切心情。

    她这一提醒,来弘图便想起这一位的凄惨身世了。很多时候,她强硬的一面很难让人联想起她凄惨的身世,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比如……提亲。

    来弘图是个狂放到不顾礼教的人,父母过世之后,他也不过服丧百日,便将一切规律礼仪弃之一旁,喝酒吃肉,与女子交-欢,一点顾忌也无。

    “阿卫不计危险,本王着实心疼你!为父母报仇之事,本王完全可以为你代劳,你又何必这么辛苦呢?”他眸中适时显出怜惜之色。

    卫初阳内心咆哮:这货近来不是新添了不少的美人吗?现在在她面前做出一副情圣的样子给谁看呐?

    她默默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正色道:“为人子女者,杀父之仇,怎可假手于人?”

    “一个女婿半个儿……本王真可以为阿卫代劳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卫初阳内心已经开始骂娘了。她好好一个官家千金,以前虽然习武,好歹教养是不会差的。但自从落草为寇,与山匪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就算是嘴里不爆脏话,但潜意默化……遇上令她恼火的事情,内心也已经十分娴熟的问候人家祖宗了。

    不过她现在还没打算与来弘图撕破脸,面上的神情就更严肃了,还略微带了点悲戚之色:“臣下父母新丧不足两年,既不能立刻为父母报仇,便已是不孝,怎还能在父母孝期与人议婚?天王见谅,臣下要为父母各服丧三年,如今还差着四年呢!”

    来弘图一脸崩溃的看着卫初阳:“为父母各服丧三年,到时候阿卫岂不成了老姑娘?!”高门大户的人家就是臭规矩多,这才是他最看不惯的地方!

    如果他所记不错的话,卫初阳如今都已经是十九岁的老姑娘了,再过四年都已经二十三,人老珠黄了,还嫁什么人呐?

    卫初阳可不管来弘图如何崩溃,只要能令他打消对自己的歪念头就好。

    “臣下父母惨遭武氏迫害,我为人子女者,连见父母最后一面,为他们收殓尸骨披麻带孝都不能做到,难道还想图自己快活?”她完全是一副因父母双亡心如死灰不想谈婚论嫁的模样,这让来弘图一肚子的话都憋了回去。

    还要好言相劝,眼见得她悲伤的情绪缓解了些,这才放她走人了。

    等回到自己的后宫,在史采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