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衡阳城在施阳明的治下,也算是一方安宁之地。

    事隔数月不曾下山,萧衍再次踏足衡阳城,顿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衡阳前任知府汪兴思也算是会来钱的官员,但就算在他治下,衡阳城也不曾有如今的凋敝之态。

    沿途所见,所有商铺都歇了业,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穿着不伦不类的乱民,说他们是士兵也好,说他们是抢匪也罢,都能沾得上边,但两方的规矩又都不守。

    士兵自有军纪,抢匪如盘龙寨诸人,也从不做竭泽而渔之事。

    但这些人的行为,就似末日狂欢,抢劫过了一地一城之后,便不再考虑往后长远的生活。

    也是,跟着来弘图起事的这帮子流民,原本就是在宋子成的苛政之下苟活性命,后来拼死一战,居然也逃出命来,又有这许多富贵日子,街上的米粮首饰各色店铺敞开了大门的任抢,半个铜板都不用付的。

    不劳而获的甜头一旦尝到,谁还会愿意规规矩矩去拿银子买东西?

    因此,这一路上萧衍以及卫初阳师兄妹的眉头都是皱着的。

    “这让我们以后还去哪里做买卖啊?”卫初阳喃喃。

    来弘图这简直是断人财路啊。

    章回之与萧衍被她良好的山匪职业素养给震了一下,总觉得来弘图需要被卫初阳洗洗脑,这买卖才能做的长久,就算是造反,也能支撑的久一些,让朝廷头疼的时间更长一点。

    **********************

    来弘图对盘龙寨二当家还是充满了好奇以及男人对未知美貌女子的期待的。哪里知道自打进了衡阳城,卫初阳对他的观感就不可遏止的坏了下去。

    原来的想法里,卫初阳对来弘图还是怀着三分的惺惺相惜,两分的敬佩,剩下的就纯是好奇了。

    想他在暴政面前竟然能够直面反抗,这勇气比之一般人就胜了百倍,又能想起洗脑之法,自行编撰洗脑的工具书,这就很聪明了,虑事也算不近了。哪知道看过了衡阳城的乱象,顿时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来弘图。

    因此,信使一路殷勤的引着他们三人进了衡阳府知府衙署,抓了个人去后院向天王禀报,盘龙寨几位当家到了,来弘图便推开怀里的美人儿,兴冲冲往前衙来了。

    他一路之上后宫人员一增再增,到了最后人数实在过于庞大,便将自己厌了的美人儿分发给下面护法,千户百户之类,也算是有福共享了。

    这千户百户也是仿大周朝军中建制,只他起事不久,其余文武臣工尚未齐备,只等招揽人才,再做打算。

    卫初阳等人在前衙等了半盏茶的功夫,便听得后堂爽朗的笑声响起,随后便瞧见个足有萧衍高的男子举步迈入前衙,身形高健挺拔,年约二十四五,浓眉深目,鼻若悬胆,带着一股子疏狂之气,大约是书生不似书生,豪强不似豪强,但这两样俱都沾点边,行止自若,倒也算是个英伟男子。

    他进来之后,率先便望住了卫初阳,露出个堪称温文的笑容:“这位便是卫二当家了?”倒是提前费功夫打听了一番卫初阳的来历,没来得及落跑的衡阳府书吏就熟知内情,当初城门前卫初阳的通缉画还是他带人去贴的。听说是将门虎女,身世也算是传奇,被朝廷逼的无处容身,只得落草为寇,前任知府汪兴思就丧命在她手里。

    来弘图就更感兴趣了。

    手上沾过血,与朝廷有旧怨,论起来倒与他的身世颇类,大家理应惺惺相惜,最后相亲相爱才对呢。

    卫初阳向他抱拳行了一礼,又有萧衍与章回之与之厮见,分宾主坐下。正经的也没拿来弘图当天王来尊敬,行什么跪拜礼,只做平辈论交。

    那信使在旁看着,心中未免不快。

    天王军中,无论哪个人都对来弘图敬若神明,唯独盘龙寨的这三位稍嫌无礼。

    来弘图只与萧衍章回之寒喧一二,便将注意力放回到了卫初阳身上,目光灼热的注视着她,问了许多事情,诸如在盘龙寨过的如何,盘龙寨对天王军的态度,袁昊成这位大当家如何看待天王军之类。

    卫初阳答的十分客气。

    “……宋子成自己犯蠢,不给大家活路,在下倒是佩服天王胆色呢!”对天王军的诸多鄙视,且留待一旁。

    大家还不太熟,她也觉得不好直接上来就抨击别人带军的弊端。

    章回之在旁瞧着,鼻子都差点气歪。不过没有当场发作而已。

    萧衍心里也很不舒服,怎么说在他心里,卫初阳都是与自己有婚约的,只不过这个媳妇儿性子太烈,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而已。就算是面对着章回之,那也比面对来弘图这痴迷的眼神来的舒服许多。

    “哪里哪里!二当家身为女子,也是胆色过人呢!”

    来弘图闻名之时已有仰慕之意,及止见了面,就更生出了定要将卫初阳纳进后宫的想法。

    这等奇女子,简直平生仅见。

    当然容貌也是绝佳的,更吸引他的还是那眉间的不羁之色,以及这坦然磊落的模样,被他注视了许久,似乎也不见羞赧之意,与他后宫里那些顿不顿绞着帕子羞红了脸,嘤嘤嘤哭泣的女子大是不同。

    初次见面,大家都还保有着三分礼貌,卫初阳也算是给来弘图留了三分体面,没有当面痛陈他带兵犯的蠢事。

    好歹忍着。

    来弘图还当卫初阳就是这么斯文的女子呢,当晚回后衙之时,暗乐了许久。

    第二日开始,便要考校武功以及办事能力,准备授官职了。

    章回之可不准备在来弘图手下做官,当即往卫初阳身后一缩:“我是二当家的护卫,只保护她的安全。”

    来弘图昨日就瞧见了章回之那张脸,暗恨对方出乎意料的英俊,不过男人从来不只靠脸,还要靠权势,这方面倒觉得自己胜出对方许多,便尽量无视章回之那张脸。原本心里也不太愿意给章回之权势,听他颇有自知之明的拒绝了,还满心高兴。

    不当官好啊,只做护卫,那就是个永远也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焉能与他相提并论?

    不想萧衍也往后缩,理由也很充分:“在寨子里,在下排第四,还是二当家先上吧。”他对来弘图看着卫初阳的眼神十分不满,索性谦让一番,让这位来天王见识下卫初阳的厉害,说不得会让他打消不该有的念头呢。

    卫初阳左右看看,今日章回之与萧衍忽然之间都具备了谦让的美德,她虽然还没闹明白,却也不惧与人交手。

    今日比试的地点就在知府衙门前面,除了盘龙寨的一众兄弟,其余的便是来弘图部下,几位千户以及四大护法等人。

    先上场的乃是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壮的跟熊似的,见与自己对手的乃是个漂亮的几乎有些炫目的小姑娘,便有些怜惜,还笑呵呵道:“在下手重,力气大,姑娘小心着!”

    卫初阳微一颔首,算是应对,拔出长剑挽了个剑花,只瞧的来弘图都屏住了呼吸,美人如玉剑如虹,当真是赏心悦目,恨不得关到后院去只给自己欣赏,省得周围男子都看绿了眼。

    那壮胖的汉子提着两把斧子,来势极猛的冲了过来,卫初阳根本没有与之硬拼的打算,闪身避过与他正面冲击的可能,长剑反手斜斜朝着他肋下刺去,不过是眨眼之间,那汉子便察觉到了危机,惊慌之下再要回身,却又力拙身胖,闪避不及,眼瞧着自己腰上要被卫初阳的长剑戳个血洞,顿时暗道一声不好,准备迎接紧随而至的腰间剑伤之痛。

    不曾想她却只伤及衣服,剑尖轻划,挑断了胖子的腰间革带,利落伸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将胖子踹出了打斗圈。

    一击即中,对方朝前扑了个狗啃泥,败的十分难看。

    盘龙寨的山匪们激动拍手,大呼精彩,幸灾乐祸的不行:让这帮龟孙子也见识见识他们家二当家的厉害!

    想到那些生不如死的训练时光,忽然之间就对二当家投靠来天王,未来也许会落到二当家手里的人充满了深深的同情。

    落败的壮汉羞愧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提着断了的革带缩着脑袋往人堆里挤,对自己先前小看了卫初阳的行为十分后悔。

    丢脸死了!

    “没想到卫二当家的身手这般利落。”来弘图倒很是高兴。

    那壮汉乃是他手底下一名百户,原来是个樵夫,打仗之时十分勇猛,来弘图便赏了他长柄斧做武器,总算是替换掉了他原来劈柴的斧子。

    他身边四大护法皆是地方豪强,来弘图起事之后投入他麾下,也得了不少好处,越发认定了跟着来天王没错。

    吴护法不服卫初阳的身手,道:“她方才不过是凑巧了。女子还是应该待在宅子里相夫教子,温柔解意,没得跑到男人的地盘上来逞威风。”亲自点了个手下原就会些拳脚功夫,身手也还不错的范千户去对战。

    来弘图听在耳中,却不好开口长卫初阳精神,灭自己手下旧属的威风,只道:“她既然在盘龙寨做二当家,想来手底下也有两下子,总不好任人唯亲,还是要看她的本事的。”

    他倒是也想让卫初阳回后宅相夫教子,将这样的奇女子收纳入宫,想想就很有满足感。只不过瞧着卫初阳的身手,他便觉得这件事情大概不是那么容易达成。

    那范千户在卫初阳手底下还没撑过十招,就被她挥剑逼颈,毫无还手之力了。他身上衣衫被划破了好几处,形容十分的狼狈,看的吴护法十分丧气,“怎么就连个女子也打不过呢?往日瞧着也还中用啊!”别是看到美貌女子昏了头,所以故意放水吧?

    章回之唇角微微翘起,暗道这丫头也学会了退一步,不再咄咄逼人立志取胜,只划破人衣服,比试一回武功,连点血都不见,算什么比试?又暗叹她对外人倒比对自己好,对外人尚且情,跟他打起来就是拼命,一点情面不留。

    萧衍眼角余光扫了好几眼来弘图,见他似乎面上还是带着微微的笑意,暗道:难道他还没打消那些不好的念头?

    倒是来弘图身边坐着的吴护法面色十分难看,眼见得卫初阳收了剑,指着她道:“兀那女子,你且等一等,与老子过两招!”

    吴护法当初也算是一方豪强,自从来弘图做大,他投入来弘图麾下之后,十分受礼遇。

    卫初阳的面色当即变的十分难看,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