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33文学 www.33wx.net,最快更新战龙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施南屏是官家千金,自小便被施夫人灌输了将来的夫婿必定是读书科考走仕途的温雅男子。

    她初次见章回之,固然惊绝倾心不已,但女子的矜持还在。且在山匪头子袁昊成与忠臣良将之后章回之二者之间,无论是出身门第模样,后者比之前者都要强出无数倍。

    此刻被卫初阳提出的条件刺激之下,见施阳明似乎有默认这门亲事的可能,

    泪水不禁潸然而下:“父亲以往最疼我的,难道是假的吗”

    施阳明的确很为难。

    袁昊成乃是山匪头子,将女儿配他,这是他从未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但如今衡阳城危急,他作为一郡首官,却不能与全城百姓共存亡,却大违他为官之道。

    一直跟在众人身后的王呆适时插嘴:“玉阳府官员家的女儿全都入了来弘图的后宫,就连宋大人家二小姐都未能幸免。若是衡阳府保不住……施小姐是愿意嫁给大当家还是愿意入来弘图的后宫?”

    施夫人脸色惨白,紧紧攥住了女儿的胳膊。

    施南屏张了张口,忽然之间发现,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她自己能扭转的了。不知为何,在瞧见腰悬长剑,面色淡色的卫初阳,她心里涌起一阵阵的绝望以及厌恶。

    厌恶自己的命运不能自己掌控的时候,还有人能够在这乱境之下,云淡风轻的过着日子,且这人还是本该与她一样柔弱无助的女子。

    当日下午,盘龙寨经过简单装饰,为袁昊成与施南屏即将到来的成亲礼而忙碌着。

    新娘子没有嫁衣,施夫人颇为伤心。

    也许伤心的不止是女儿的嫁衣,而是女儿的这桩婚姻。

    袁昊成愁眉苦脸的问计于她:“阿卫,没有嫁衣可如何是好?”寨子里全是光棍,仅有的几个粗使婆子也笨手笨脚,这一时半刻,如何能做成一件嫁衣?

    卫初阳安慰他:“你且回去,嫁衣我回头给你送过去。”

    袁昊成顿时喜的不知如何感激她:“阿卫,我回头定让你嫂子给你斟酒喝,咱们不醉不归!”

    章回之却敏感的觉得,提起嫁衣,卫初阳的情绪似乎瞬间就低落了下来。

    他跟着卫初阳回去,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她的床头有个漆木箱子,黄铜大锁,将箱子锁的牢牢。她拿出随身的钥匙来,将开了一直紧锁的箱子,从里面拿出锦绣华丽的嫁衣。

    大红的嫁衣被她平摊在床上,映照的整个房间都亮堂了起来,她轻轻抚摸着上面金线绣纹,语气不知不觉间低沉了下去:“这套嫁衣……是我娘替我做的。以后……大约也没机会再穿了。”眼眶忽涩。

    当时年纪小,不懂卫夫人诸般苦心,总是横冲直撞,惹她伤心生气。

    她们母女固然想法各异,都不能苟同对方的想法,不能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可是彼此乃是血脉至亲,回护对方的心却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

    她这样情绪低落,黯然伤神的模样,比之在他面前号啕大哭更添伤感。

    章回之忽不知从何安慰起,只走过去,将她的脑袋轻轻揽在自己怀时,拍拍她的背:“伤心了就哭一哭罢,反正也没人瞧见!”这样倔强隐忍的丫头,总让人心中微微发疼。

    她大抵是不会哭出来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她乖乖依在章回之怀里,少了平日的张牙舞爪,声音闷闷的从他怀抱里传了出来:“我娘若是知道她这嫁衣没白做,当真有人披着这嫁衣成亲了,也没枉费她一番功夫。”

    ***************************************

    孟奇亲自将嫁衣连同红盖头到了袁昊成手上,再三交待:“大当家,这是我家夫人为小姐做的嫁衣,在下多嘴一句,还望成亲礼毕,尊夫人能将这件嫁衣原物奉还。”

    卫初阳倒没交待这件嫁衣是出嫁还是赠送,但从她在离开萧家别院匆忙之际,还不忘将这套嫁衣带出来,足见她的珍视之意。

    袁昊成一听此乃卫夫人亲手所做,便知这套嫁衣对卫初阳的重要性了。当即向孟奇保证:“孟兄弟放心,等成完了亲,我必将这件嫁衣送回去。”

    嫁衣送至施南屏所住的小院里,她正坐在那里生气,施夫人劝了她好一会儿,又流泪叹息:“总之是命!”打开婆子从门口袁昊成手里接过来的包袱,见到里面精美的嫁衣,心里的难过之意稍减。

    ——若是自家女儿落到了来弘图手里……也未见得有如今这样的结果。

    至少从这件嫁衣上,足可见袁昊成的诚意。他身边也再无别的女子,就算是卫氏女,似乎与袁昊成也并无私情。

    ***********************

    施阳明是喝过了女婿茶,才在卫初阳与章回之以及一帮山匪的护送之下,与儿子骑马赶往衡阳府的。

    他们到达衡阳府城外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远远看去,衡阳府城外被火把包围,来弘图大军将衡阳府都围困了起来,安营扎寨,大有不攻下此城誓不罢休的架势。

    城头之上,“富”字大旗迎风招展,戒备森严,不时能够瞧见在城头上巡逻兵士的身影。

    两军对垒,一方是朝廷大军,一方是乱民叛军,却不见后者气势低迷。

    作为一介文官,施阳明几时见过这种阵势。他当下头皮都有点发麻了,虽然做好了与衡阳城共存亡的决心,可如今除非供他双翼,才可能越过来弘图大军,入得衡阳城。

    “这可……如何是好?”

    施阳明转头去瞧旁边的卫初阳与章回之,见这两人面上都是同样淡漠警惕的神色,远远瞧着两方对垒沉吟不语,倒是半点忧虑惧意也无。

    到底是出自将门,这份淡定从容就令他心折。回头再瞧傻了眼的施同和,施阳明忽然就有点后悔当初只让儿子读书,没有延请武师教导他习武。

    总归在乱局之中,也好有自保之力。

    此次下山,卫初阳只带了二十个人,自己的护卫孟奇留下看着卫华,郑涛随行。这二人跟着卫佑上过战场,也算是一份助力。

    其余十九人也就是寻常山匪,打劫个过往商旅还行,跟着卫初阳去劫官粮贺仪,那都是有备而去,打个突袭战,人数上相差不至如眼前这般悬殊。

    眼前的情景倒让这些山匪们都心头有了几分怵意。

    来弘图旗下人马之巨,对付他们这些人,跟对付几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一行人在衡阳城外逗留了三日,远远观望两军对阵。

    说起来来弘图也算是一号人物,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云梯,而他手下乱民似不惧生死,一*往城头上攀爬,守城的富学林似乎也没想到这些流民的勇悍之气,被射下去一波,便有另一波往上爬,源源不绝,只瞧的守城的将士头皮发麻。

    这等不怕死的攻城之法,谁也不敢保证衡阳府能够守得住。

    富学林却不知,来天王大军早被来弘图的《天国乐》给洗脑了。

    来弘图乃是读书人,最知洗脑的厉害。他建教之处,便召二三识字的心腹,编了一本名为《天国乐》的教书,里面全是他的语录收集,可随时后缀添加。而这些流民一门心思为天王效力,天国乐所载,为天王尽忠者,死后便可进入天国,永享仙乐。

    这些人之中,不乏做恶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