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玄幻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章节目录 第1179章 看来是她误会三叔了
    .bqg34.,!

    第1179章 看来是她误会三叔了

    萧钥的悲伤必然是别人看不懂的。

    沈蔓歌在这边看着蓝晨从急救室出来,听着医生说他的伤势不是很重的时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蓝晨被推出来的时候左右看了看,在没看到方太太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沈蔓歌不由得有些好笑。

    “现在知道害怕了?这么多年方太太对你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乐在其中呢。”

    虽然有些同情蓝晨,不过想起蓝晨的逆来顺受沈蔓歌还是很不爽的。

    蓝晨苦笑了一声说:“我这不是想着方婷的嘱咐,不想和她闹的太僵吗?”

    “有些人你越是不和她一般见识,她越是得寸进尺。如果在一开始你就能摆出你的态度的话,这些年也不会过得如此。好了,你的事儿我也不说了,看你自己现在是作出决定了,我自然是不会去干涉你的。现在方太太已经被拘留了,你还真打算让她在里面待着?”

    沈蔓歌有些诧异。

    蓝晨别看着外表冷漠,其实是个心肠很软的男人。这么多年方太太对他不好,可是方婷对他好,沈蔓歌真的怕蓝晨只是吓唬她一下。

    方太太这个人绝对不会是那种受过惊吓之后就妥协的人的,她可能会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后指定能把自己给作死了。

    蓝晨沉思了一下说:“恩,让她呆着吧。里面比外面安全,也能让她看清楚形势。”

    “你就不怕别人骂你白眼狼?”

    “随便吧,是不是白眼狼我自己心里清楚。”

    见蓝晨打定了主意,沈蔓歌这才有些满意了。

    她看了看蓝晨,又看了看叶南弦,低声说:“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和南弦来办就好,这段时间你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着姜晓,顺便把自己的身体给养好。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跟着我和南弦去F国。”

    “好。”

    蓝晨对此没有任何的异议。

    离开医院之后,沈蔓歌和叶南弦上了车。

    叶南弦低声问道:“为什么要十天以后走?我以为你会马上去的。”

    “不,没必要为了别人把我们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再说了,我们去不去,F国的动乱都不可避免,于峰照样还是想要我们的命,方泽和方燃的斗争也不会在这十天结束。所以早过去和晚过去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区别,着急的不过是其他人罢了。”

    沈蔓歌这话一出,叶南弦就知道她成熟了,稳重了。

    确实,他们现在过不过去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一个被动和主动的问题。如果萧钥说的都是真的,于峰和方燃方泽他们现在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时间来找他们的麻烦,那么他们何必上赶着去自己找不痛快呢?

    有这个时间他们还不如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儿。

    “你有什么打算?”

    “让阿飞找到张音的消息之后秘密派人把张音给救回来,至于其他的等十天以后再说吧,我想带着孩子们出去玩玩。”

    沈蔓歌觉得自己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她不知道等自己闲下来的时候孩子是否还需要自己,在现在孩子需要父母的时候,她希望自己尽可能的抽出时间来陪陪他们。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这么说,自然是开心的。

    “好,有想去的地方吗?”

    “没有耶。”

    沈蔓歌有些笑了。

    她只是突然这么想的,至于要去哪里确实没怎么想好。这边的天气有些冷,要是真的出去玩的话,应该去一个暖和一点的地方吧。

    她不由得想起了云南。

    不过因为张家寨的事情,沈蔓歌还是决定不去那里了。

    叶南弦将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低声说:“一会回家问问孩子们,看看他们想去哪里。”

    “我们能把落落带出来吗?”

    沈蔓歌知道,叶洛洛留在湛翊家是为了陪着湛阳的,可是他们如果出去玩把洛洛放下的话总觉得不太好。

    叶南弦轻叹了一声说:“回头我们去问问。”

    “好。”

    车子因为沈蔓歌临时的想法改变了方向。

    等他们再次到达湛翊家的时候,这里的守卫依然十分森严。

    沈蔓歌想到上次安然拜托自己查的事情,虽然暗夜那边还没传来消息,但是沈蔓歌知道安然不是那么弱小的女人。

    这一次有些意外,他们居然被允许进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霍振轩的关系。

    沈蔓歌和叶南弦都这样想着,然后走进了湛家。

    安然依然还是浇浇花,读读书,日子过得十分娴静。

    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来的时候,她笑着说:“呦,大过年的这是过来给我拜年?”

    “是,嫂子过年好。”

    沈蔓歌连忙笑着迎了上去。

    叶南弦也说了一声嫂子过年好,然后就去后面看孩子们了。

    安然拉着沈蔓歌的手坐下,笑着问道:“外面冷吧?”

    “还行。你这屋子里倒是暖和。”

    “那是,我开着暖气呢。”

    安然笑着让人给沈蔓歌泡茶。

    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沈蔓歌小声的说:“嫂子,你让我……”

    “我让你给我捎的大衣外套估计是穿不上了,你看我现在也出不去,不如就留着你自己传吧。”

    沈蔓歌本来想说你让我打听的事儿还没有消息,却被安然突然截去了话头,甚至说着这牛马不相及的话,顿时让沈蔓歌意识到了什么。

    她顺着安然的眼神看去,安然看着桌子淡笑着,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沈蔓歌已经明白了。

    家里有监听系统。

    沈蔓歌的情绪有些不好了。

    谁这么做的?

    三叔吗?

    现在三叔接替了湛翊的位子,是不是也在帮着上面对付和监听湛翊家?

    想到这里,沈蔓歌的心里就不舒服了。

    “我三叔来过吗?”

    沈蔓歌知道自己不该这时候说这样的话,但是她实在忍不住。

    安然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来过,初一过来给我拜了个年。霍首长也是的,现在这个当口她过来拜年不合适。”

    听安然这么一说,沈蔓歌倒是楞了一下。

    看来是她误会三叔了?

    这边的事儿让沈蔓歌有些焦躁。

    “我想带落落回去几天,不过还得看这丫头的意思,如果她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安然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她本不该被关在这里的,带落落走吧,大过年的,回家团员团员。”

    沈蔓歌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事儿想说,但是现在对着安然,对着这屋子里的监听系统,她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真特么的憋屈啊、1

    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到头。

    沈蔓歌默默告诉自己,这次出去一定要让暗夜那边加快动作,不然的话她怕自己真的被憋死。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孩子和女人家的事情。

    叶南弦带着叶洛洛出来的时候,湛阳和湛月儿他们跟在后面,看得出来,三个小家伙玩的很不错。

    见到沈蔓歌,湛阳和湛月儿都很礼貌的打了招呼。

    “妈咪,安伯母给了我压岁钱,你看,好多钱呢。”

    叶洛洛开心的拿着红包蹭进了沈蔓歌的怀里。

    好久没有抱着自己的女儿了,沈蔓歌很是想她。

    将叶洛洛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宠溺的伸出手指垫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个小没良心的,你还记得我是你妈咪呀?”

    “当然记得了。妈咪最好的,洛洛最爱妈咪了。”

    叶洛洛笑的眉眼弯弯的,两只小手紧紧地圈住了沈蔓歌的脖子撒娇。

    那儒软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叶婶儿,叶叔过年好。”

    湛阳和湛月儿连忙拜年,神情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失落,和以前的心情已经差不多了。

    沈蔓歌不知道安然怎么开导的两个孩子,但是铖然的,这样的情况下,孩子们能够不受影响是最好的结果了。

    “好好好,叶婶儿来的仓促,也没准备红包,这样好了,婶儿给你们发微信好吧?”

    “不用了。”

    安然连忙拦着。

    沈蔓歌却笑着说:“那怎么行?好歹这是给孩子的过年压岁钱。”

    说着沈蔓歌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给两个孩子转过去了钱,一个人一千六百块,象征着一切顺利。

    湛阳和湛月儿开心的谢过了沈蔓歌。

    本以为叶洛洛会和上次一样不跟着他们走的,沈蔓歌甚至都做好了失落的准备了,没想到叶洛洛开心的问道:“妈咪,爹地说我们要出去玩,你打算带我们去哪里玩呀?”

    沈蔓歌猛然楞了一下。

    “你要跟我们回去?”

    “是啊,难不成妈咪不喜欢我了吗?”

    叶洛洛嘟嘟着小嘴,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眼看着泪水就要滑下来了,可把沈蔓歌给吓坏了。

    “别哭,宝贝,妈咪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妈咪就是有些高兴。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回家?看看哥哥们想要去哪里好不好?”

    “好。”

    叶洛洛顿时破涕而笑。

    见女儿要跟着自己走,沈蔓歌和叶南弦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叨扰了。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呆的时间越长,对湛翊和安然他们来说越是不利。

    叶南弦低声说:“嫂子,我们先回去了,有事儿随时给我电话。”

    “好。没事儿别来了,毕竟现在特殊时期,能不沾惹一身腥是最好的。”

    安然这话说的沈蔓歌的鼻子再次有些酸涩。

    叶南弦带着老婆和叶洛洛走出了湛家。

    湛阳和湛月儿也没有哭闹,安然送人也只是在家里送了送。

    沈蔓歌的情绪还是不太好,叶南弦开车之后,低声说:“系好安全带你们,后面有车跟着咱们,我需要把尾巴甩掉。”

    闻言,沈蔓歌猛然回头,就看到一辆没有车牌的轿车对他们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