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出卖鱼色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眩晕了一阵,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变回了鱼。

    他的法子本来无懈可击,装作跳窗逃跑,然后人自然就能“不见”,只剩下鱼了。可是第一没想到景王竟直接破了门,好吧,他还挺感动景王如此在乎一条鱼的,可是这下子他就太仓促了,不只被景王瞧见了真容,还差一点就在景王面前变身……

    跳窗的时候太着急,他差点就摔了,幸好是在跳出去的瞬间变回了鱼。

    他以为总算是应付过去了,第二没想到,景王破门还不够,竟还命人在外边设伏,就算他侥幸“逃出窗”又有何用,外边一堆人守着,连他的人影都没瞧见,要如何解释,一个人留下满地衣服就不见了啊?

    李鱼觉得,景王有时比坑鱼系统还要坑,起码坑鱼系统坑了他,还能想法子挽救,景王坑了他,基本就是坑得他……都没脾气了。

    负责埋伏的侍卫众口一词没见到什么少年,眼看景王就要亲自去检查地上的衣物,李鱼立刻将尾巴摇得山响,希望能转移景王的注意。

    他落下的衣裳应当没什么,怕只怕景王连起来一想,他就要掉马了。

    虽然靠摇尾巴转移注意,有出卖鱼色之嫌……

    李鱼:嗷,出卖一点点鱼色可以,掉马变成鲤鱼精可不行!

    景王听见鱼尾响动,停了下来,亲自俯下身将茶盏捡起,李鱼将尾巴甩得更起劲了。

    景王还是有些生气的,瞪鱼一眼,李鱼莫名有些心虚,尾巴尖讨好地去卷景王的手指,他觉得景王应是喜欢如此的,每次尾巴尖轻轻抚过,景王的神情都有些放松。

    果然在他刻意卖萌之下,景王暂时没再过问地上散落的衣裳了,而是抿着唇轻轻捏了捏小鲤鱼的脊背,这是景王愿意与他玩的意思。

    李鱼忍住羞耻心,继续出卖鱼色。

    “殿下,屋子附近有个水塘,想来是贼趁埋伏的人不备,游水逃走了。”

    一名侍卫走过来禀告,侍卫们也是根据一地衣物如此推测,要不然人总不能凭空消失,侍卫们想得头都痛了,只想到这一种可能。

    李鱼呆了呆,还能如此强行解释?

    也是,一般人哪会想到人会变成鱼、鱼会变成人,第一反应还是可疑的少年逃走了。

    侍卫的解释不无可能,景王点了点头,要亲自去那处水塘看一看,是否有可疑的脚印之类。

    李鱼赶紧跳到他手掌上去,水塘那儿什么都没有,不能让景王发现!

    景王被他几番打岔,眉头舒展,轻轻敲了敲鱼的脑袋。

    敲头——究竟是什么意思呀?

    李鱼老早就想问了,可是没人会告诉他。

    眼看景王放松了戒备,李鱼轻轻舒了口气,可算是逃过去了。

    既然都以为他是游水逃走了,也不错。

    侍卫检查完地上的衣物,王喜已冲过去确认了,一地衣裳里,里衣、亵裤都是景王的,外衫是寻常旧衣,还有一双旧布鞋。

    许大娘很快便被带到,认出了送给少年的旧衣,许大娘也很冤,起初觉得人畜无害的少年,谁能想到竟偷了殿下的鱼?

    许大娘想起自己还给这少年拿了鱼食,悔到肠子都青了。

    据许大娘所言,偷鱼者的身份是个被正房赶出来的男妾,王公公:“……”

    这是什么鬼理由,因为被正房欺负,所以来偷殿下的鱼?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嘛。

    李鱼就在景王手里听着,自己也不明白,他顶多就是个迷路之人,许大娘究竟是怎么脑补他变成男妾的啊。

    许大娘不停叩首,李鱼于心不忍,偷眼瞧着景王,怕景王一生气,就要处置许大娘。

    王喜揣测着景王的神情,厉声道:“藏匿贼人,当逐出王府。”

    李鱼:!!!

    不要啊,他根本不是贼,许大娘也不过是见他可怜给他一口饭吃,为何要赶出去?

    李鱼赶紧用尾巴尖住裹紧景王的手指,可怜兮兮地磨来磨去。

    景王:“……”

    景王把鱼找到了,鱼看上去挺好,景王心情还不错,瞥了王喜一眼。

    王喜会过意来:“姑且念在你并不知情,鱼主子又没出什么岔子,这次就不逐出去了,你自行领三十板,往后当谨记此次的教训。”

    许大娘感激涕零,的确是她太不小心,王府的活不能丢,她皮肉厚实,只是领板子的话,可比逐出府强多了。

    李鱼对仍是要挨打的结果不大满意,但见许大娘一脸真诚地叩谢,他觉得自己应当帮上了忙。

    鱼色用太多,下次未免就不灵了,李鱼见好就收。

    本来挺享受鱼尾巴的触碰,突然之间就什么都没了的景王:“……”

    王喜屏退了许大娘,对景王道:“殿下,许氏虽已处置,老奴始终觉得奇怪,贼人为何要偷鱼?”

    景王想起方才扯下来的那片衣袖,示意王喜拿过来看,只见那片布上,除了东一块西一块的水渍,还沾了一片银色鱼鳞。

    李鱼:!!!

    卧槽,他怎么还留下这么大一个把柄!

    景王会不会想到这是他变成鱼留下的啊?

    “殿下!”王喜惊讶道:“贼人衣袖上怎会沾有鱼鳞的?”

    景王目光暗了暗。

    以前贵妃的帕子上有鱼鳞,是因贵妃对鱼动过手,如今贼人袖子上也有,那……那说明贼人也对鱼动过手。

    这些人怎么敢!

    王喜替他道:“殿下,鱼主子可真是受苦了。”

    景王摸了摸鱼脑袋,似在安抚,李鱼:???

    这都能行?他是不是该庆幸以前捉弄过贵妃了啊。

    景王既已寻到了鱼,王喜提醒他凝辉堂还有一大帮宾客在等着,就算有不少人想走,他们也还是要等到景王回来才好道别,毕竟这是皇帝张罗的宴席,景王作为主人有事情暂离,且景王就是这般性子,他们却不能随意离开。

    景王也懒得再先回后院了,直接将茶盏捏在手里,带着鱼去了凝辉堂。

    本来还想偷偷善后的李鱼:???

    不要啊,他不想去见二主人!

    可是主人的决定容不得一条鱼说不,景王带着他步入凝辉堂,将他放在主案上,凝辉堂一群宾客皆愣了愣,听说景王养了条宠物鱼,宝贝得不行,这便是了吧!

    不知是哪位起的头,众宾客都齐齐有默契地夸赞起了景王养的这条鱼。

    李鱼开心地甩甩尾巴,有点飘飘然,哎呀他哪有这么好,说他机灵可爱还差不多,说他比锦鲤还好看,绝对是眼瞎啊。

    忽然,李鱼黝黑的鱼眼睛,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舞服的少年,这少年长得极好,眉眼就像是画出来的,静静地伫立在喧嚣的人群中,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我不勾人人自勾的主角气质……

    李鱼一激灵,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受吧?

    主角受名叫楚燕羽,李鱼扒着茶盏往楚燕羽处看,虽然他不太喜欢二主人,可是楚燕羽长得实在太好看了,怨不得鱼也爱看。

    景王:“……”

    景王皱眉,这条鱼在乱看什么。

    景王长指一拨,将小鲤鱼拨回茶盏里,李鱼冷不丁摔了个趔趄,调皮地朝景王甩了一捧水,结果竟被景王躲开了!

    景王无声地笑了,李鱼摇摇尾巴乐陶陶地想,主人也很好看,还是看主人一个就够了,不看楚燕羽啦!

    二皇子穆天昭瞥见景王带过来的鱼动了动唇,但是二皇子并未说什么,他就知道这鱼不会轻易死,估计又是景王的阴谋。

    二皇子暗恨,景王竟为了一条鱼胁迫他,这个仇他登基之后一定会讨回来。

    三皇子穆天明见景王回返了,硬着头皮第三次请求献舞。

    景王准了。

    楚燕羽被冷落两回,也不急躁,抖了抖衣袖,向身后看了一眼。

    六皇子就在不远处,与他对视,六皇子轻轻颔首,楚燕羽咬了咬唇瓣,转身大方地行礼。

    李鱼这回整条鱼就搭在茶盅边沿,别人都在惊叹楚燕羽的容貌,李鱼抬首,关注的却是楚燕羽与六皇子对视的瞬间。

    景王对楚燕羽一见倾心,可是楚燕羽却不喜欢景王,他喜欢的是六皇子,六皇子从小都不受宠,长大后为了日子能好过一些,做了三皇子跟班,三皇子需要一个能歌善舞之人,六皇子便将与自己竹马竹马,两情相悦的楚燕羽推了出去……

    因为六皇子亦有深藏起来的野心,可是身边就这一个心腹、可信任之人。

    为了六皇子的大业,楚燕羽也是乐意牺牲的。他表面上是三皇子推荐给景王的舞姬,实际真正向着的却是六皇子。

    鱼莲舞开始了,这是楚燕羽做的曲,排的舞,虽接连被打断,宾客很快就沉浸在精美绝伦的舞姿之中,很快群舞之后,便迎来了楚燕羽与另一位绝色女子主舞……

    裙袂纷飞,翩翩起舞的舞者,就像是盛开在接天莲叶中的白莲。

    李鱼对舞没兴趣,想biu地沉到水底去,可是茶盏太浅沉不下去,他趴在茶盏里,余光注视着景王,景王……在欣赏楚燕羽的舞姿。

    李鱼轻轻吐了个泡泡,撇过头去,不想搭理这个人了。

    楚燕羽跳完,按照原书,景王应会询问他的姓名,可是都舞完一段时间了,景王并没有说什么。

    二皇子难免幸灾乐祸,虽然他没能与景王演一出兄友弟恭,可是三皇子也没能占到便宜。

    三皇子坐不住了,询问起景王的看法,景王托着腮,淡淡地瞥了王喜一眼。

    王喜立刻道:“尚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献美失败的三皇子、六皇子:“……”

    李鱼:???

    说好的一见钟情难以自拔呢,主人你是不是睡着了,快醒醒,你的媳妇儿要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