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要变形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决定要用变形药,就在宴席这一日。

    不久前,“同床共枕”这一步完成,他得了一个很奇怪的奖励,一只几乎与他一模一样、栩栩如生的等身鱼抱枕,因前头的奖励不是随身空间就是各项能力加强,他原本比较期待,谁知一场辛苦换来的竟是这看起来没什么用的东西,李鱼当时就觉得系统又坑鱼了,奖励存着也没领,如今他打算变成人,这抱枕就变得有意义起来。

    若他变成人,鱼缸里是空的,来往仆从容易发现他不见,到时可就露馅了,这鱼抱枕简直就是专门为他脱身而存在的,摆在水里一动不动,远远一看还挺像回事!

    完成了“同床共枕”之后,下一步便是“与暴君的深入了解”,李鱼习惯了奇葩任务,对标题党已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坑鱼系统照常发布完就装死,李鱼正在进行各种尝试,这个深入了解比互动、相处还要飘忽,且叫鱼摸不着头脑,反正没任何进展,暂时搁置也无妨。

    李鱼认真规划一下,变成人只有一个时辰,宴席是定在景王府的凝辉堂,届时大部分人都会聚在那处,因有宫里调过来的仆从、厨子,皇子们自己还要带一波跟班,王府一定非常热闹,人来人往,他这个生面孔混在其中也不打眼。

    他想先去膳房转一转,吃点人吃的食物,变成鱼之后只能啃鱼食,红色鱼食是面粉做的,吃多了他对普普通通的饭菜想得慌,想来一顿家常小炒,大快朵颐。王府膳房要待客,饭菜定是不缺,听王喜说,通常设宴怕客人不够吃,一道菜都要备几份呢,李鱼决定每道菜只舀一点来吃,完全不怕把好吃的都给吃光了。

    吃完就在景王府里逛一逛,他还没逛过景王府,听说皇帝还安排了戏班子,可以蹭着看一看古代人唱戏,磕点瓜子,他原还想出府,可是怕出去容易回来难,王府门前有守卫,时间又太短了……

    若是中途出了意外,他赶不回卧房就要变回去,这他也想好了,可以随身带一只茶盏,空间里就装足够的清水和鱼食,若变回去就往茶盏里一跳,什么都不怕。

    能考虑的他都考虑了,看上去万无一失,为了不让人发现鱼身抱枕和真的鱼不一样,李鱼在临近宴席前,就不太经常游动了,多是在白石床上咸鱼躺,有几次景王来看他,李鱼习惯性蹿过去蹭手指,游近了猛地想起要保持距离,于是改为摆摆尾巴,高冷地游走。

    景王:???

    到了设宴之日,王喜一早就陪景王去了凝辉堂,虽皇帝都打点好了,景王作为主人,待客是免不了的,王喜也得在旁边帮忙照应,李鱼所在的卧房按景王的意思,调了好些内侍,也不必一直守着,免得小鲤鱼出来溜达被吓到,但是内侍们得时不时过来看着鱼一眼。

    ——景王这差使也怪折腾人的。

    李鱼趁景王一走,立刻领了鱼抱枕奖励,把鱼抱枕拱到白石床上,摆成咸鱼的样子,想了想不放心,又给鱼抱枕盖好水草被子,远远一看,还真像他在睡觉。

    布置好抱枕,李鱼跃到了最接近水晶鱼缸的茶盏中,这回该领变形药了。

    他深吸一口气,在系统再次问询时选择了确定,变形药的药瓶眨眼已落入他怀里。

    原本他挺担心一条鱼能不能拧开药瓶,这药瓶仿佛有灵性似的,知道他马上就要使用,连瓶子封口都消失了。

    ……会不会又是个坑?

    变形药到手,李鱼一瞬间有些迟疑,但是远处隐隐传来乐声,他知道,专为宴席准备的歌舞开始了,小娇妃快出场,或者已出场了。

    命运的相会应当也开始了吧……

    反正就变一个时辰,他就待在隔壁吃东西,没什么大不了。

    李鱼不再犹豫,带着难以言说的晦涩心情,一举饮下了药。

    这药……没什么味道,喝完他还能洒脱地咂嘴,谁知下一瞬眼前就变得模糊起来。

    糟,没想到变形药会有不良反应啊。

    小鲤鱼渐渐失去了意识。

    ……

    凝辉堂。

    三皇子穆天明几次起身,向景王敬酒。

    穆天明与穆天昭不同,生母位份比仇贵妃低,年纪也比穆天昭小,处处被穆天昭压一头。自从决定与二皇子争,穆天明凡事都要与穆天昭对着干。

    景王身有残缺,不可能继承帝位,于穆天明而言并没有威胁,穆天昭若是不喜景王,穆天明当然要向景王示好,穆天昭若是拉拢景王,他更要半道截胡!只要能让二皇子不爽,他就高兴!

    再者景王虽不顶用,皇帝也未给景王任何实权,但是景王背后还有孝慧皇后母家承恩公府,若是能通过景王搭上承恩公一家,这可是大好事。

    穆天明以前就给景王送过不少礼,不过都被景王拒了,正愁没什么由头凑上去,恰逢穆天昭他娘仇贵妃做了蠢事,三皇子立刻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不过景王油盐不进,很难讨好,之前送厚礼都不行,穆天明和他的心腹想了不少法子,景王什么都不缺,唯独后院空空荡荡,穆天明想努努力,给景王送几个枕边人,既讨好了景王,景王身边也有了能替他说话的人,一举多得。

    他带来景王府的几个舞姬,都乃绝色,其中领舞的人中有一名男子,容貌隽秀,唇红齿白,略施脂粉竟比同行的女子还要娇艳三分。穆天明不知景王好哪一口,故而男女都给备了,万一一场舞下来,就能入景王的眼呢?

    开席之后,穆天明先敬酒,景王不耐饮酒,未接。

    穆天明再提议舞姬献舞,景王不耐看舞,也未应。

    穆天明一时有些尴尬。

    六皇子穆天晓是三皇子的跟班,忙替穆天明打圆场,又连给终于能出宫来玩的七皇子、八皇子使眼色,七皇子、八皇子两只小的得知有新鲜的舞看,兴奋得不行,景王虽不与几个成年皇子来往,小孩子一般不会去计较,再加上王喜适当地说了说好话,景王便允了献舞。

    穆天明总算能令候了多时的舞姬们出场了。

    三皇子费尽心思,提前得知景王最近养了鱼,特意排了一支鱼莲舞,舞姬们大多着绿色,扮作莲叶,领舞的着白衣,化为清雅的莲花,自认别出心裁。

    景王勉为其难看了,三皇子既说了是鱼莲舞,可他从头到尾没见到有鱼,且有一位白衣舞姬,姿容出众,只是一双眼睛含忧带怨,似有盈盈水光。

    景王反而有些怒,跳个舞竟还受了天大的冤屈不成?

    穆天昭见景王盯着领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生怕穆天明要抢先拉拢景王,二皇子亦跟着起身,恳切道:“五皇弟,前些日子母妃多有得罪,做兄长的亲自替她赔不是,还望五皇弟海涵。”

    二皇子一说话,就有仆从趁机将三皇子的舞姬撵到一边,令三皇子敢怒不敢言。三皇子不敢大庭广众就与二皇子开吵,只得忍气吞声,静观其变。

    穆天昭既提了仇氏,景王嘲讽一笑,王喜立即替景王道:“贵妃娘娘好好按陛下之言反省便是了,殿下自是不会枉顾圣命,再行追究的。”

    穆天昭:“……”

    穆天昭原打算先求得景王原谅,再顺势为仇氏求情,解了仇氏的禁足,可他怎么觉得,景王把他要说的话都堵死了呢?

    “兄长还有另外一事相求。”

    一事不成,穆天昭继续厚着脸皮道,“母妃有一颗夜明珠不慎掉落,听闻被五皇弟的人捡到了,多谢这些日子帮忙保管,若五皇弟方便的话,还请赐还。”

    实际仇氏丢的这颗夜明珠虽贵重,如何丢的却是耻辱。仇氏本身再也不想看见这颗珠子,穆天昭这是硬扯了个理由,只要景王归还夜明珠,起码能捏造出他与景王关系不错,你来我往的假象,皇帝是乐于见到的。

    二皇子索要夜明珠?

    景王瞥了王喜一眼,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了鱼缸底部不知埋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的珠子。

    景王本身也不太喜欢仇氏的这颗珠子,他后来给了小鲤鱼许多宝石珠,小鲤鱼已很久没滚过夜明珠了,原是要悄悄处理掉,二皇子既开口要,就还他吧。

    景王冲王喜一点头,穆天昭暗喜,只要景王将夜明珠奉上这便完了,谁知王公公却道:“请二殿下随老奴来一趟,取珠子吧。”

    穆天昭:???

    因是二皇子自己索要,景王也未反对,其他几位皇子都在看,二皇子不好退缩,跟着王喜七拐八绕去往后堂。

    二皇子有些心虚,生怕景王的人要在暗处对他下手,幸好这一路他都挺安全。

    王喜领着穆天昭进了一间屋子,指着屋子里一只硕大的水晶鱼缸笑呵呵道:“夜明珠出了点意外,就沉在里边,请二殿下自取吧。”

    穆天昭:!!!

    王喜就是故意为难,二皇子都惊了,景王这是想干吗,夜明珠怎会落在鱼缸里?

    这么大的鱼缸,一眼都望不完,且鱼缸里全是宝石,他要怎么找?

    穆天昭硬着头皮用眼睛看,想先找到了,再使唤人给他捞。

    忽然他发现鱼缸一片白石子上,卧了一条鱼,鱼身上还搭了条水草,奇奇怪怪的。

    这鱼——好似就是景王带去的那一条,是景王的宠物鱼。

    穆天昭和仇氏都吃过这鱼的亏,二皇子当即警觉起来,想离这条倒霉鱼远一些。

    谁知他又眼尖地发现,这鱼很诡异地躺着,浑身僵直,连一点细微的动作都没有。

    景王的鱼,好像又死了。

    二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