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要造反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一觉醒来,就已在了景王府,丝毫不知宫里一大帮人对着他评头论足过了。

    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无所谓,他如今还挺有身为鱼的自知之明,总的来说,就是吐自己的泡泡,让那些无聊的人类嚼舌根去吧。

    因他居住在鱼缸里,鱼缸具体是在宫中还是在王府,对他来说区别不大。令他欣慰的是,王公公十分主动就把他搬进了景王在王府的卧房,他仍是和景王一起住,单方面对景王的惧怕来得快消散得也快,如今卖起萌来比以前还不要节操,对景王,也多了一份真心和信任。

    他穿进书里,一直兢兢业业做着鱼宠,每天睁眼要操心的就是任务,原书剧情离一条鱼的生活基本很遥远,他在景王身边吃得好睡得香,也没关心过剧情,毕竟他一条鱼能做什么呢?

    但是景王遇刺,终究把跑远了的原书剧情又重新拉回到他面前。

    二皇子穆天昭自从得知景王离了宫,派心腹送来了书信,心腹很诚恳地替二殿下关心了景王的身体,并且表示三日后二皇子将专程在府邸为景王设宴,请景王大驾光临。

    王喜寒着脸将书信呈给景王,景王一声冷笑,书信拆都未拆,便掷到一边。

    李鱼隔着鱼缸,望着那封信若有所思。

    二皇子虽是个炮灰命,眼下却还是太子热门人选,这大约是上回在乾清宫被打了脸,又想找补一二。

    景王一脉都看不太上二皇子,诚然穆天昭在皇帝目前所有皇子中年纪最长,却是个惯会装腔作势的,在皇帝面前装着疼爱幼弟,在诸位皇子面前则装成好兄长,实际上就是这位兄长给好几位皇子都使过绊子。

    李鱼作为剧情金手指,差不多也知道二皇子是如何想的。皇帝的几个皇子中,穆天昭最忌惮与他年纪相仿、处处与他相争的三皇子,但是最不喜欢的却是景王。

    穆天昭虽年长,可是皇家并不遵循长幼有序,嫡永远排在长的前面,景王乃孝慧皇后所生,论身份远比他尊贵,若景王没有哑疾,皇帝绝不会想着把太子位给二皇子,穆天昭仅仅因为这一点就视景王为眼中钉,可是在皇帝面前,却不能表露出来。

    他知道皇帝希望未来太子德行兼优,再不喜景王,也要对景王亲切,上次为仇氏所累,皇帝对他已有不满,穆天昭意识到他的太子位一日未定下来,就一日不能高兴得太早,趁着景王遇刺,他就以此为借口,打着关心景王的旗号,对景王嘘寒问暖,想弥补上回的冒犯,看在皇帝眼里,也是知错就改了。

    二皇子盘算得好,可惜景王根本不给面子,并未答应赴宴。

    二皇子不死心,跑到皇帝面前跪求皇帝帮忙说情,皇帝内心是希望景王与未来太子和平共处的,二皇子愿意示好,皇帝打从心底赞同,为了让景王也配合,能给二皇子一个台阶下,皇帝索性就做了中间人,下旨在景王府赐宴,还令所有皇子都去参加,由景王负责招待,如此二皇子与景王在宴席上和好,也可谓顺理成章。

    二皇子通过皇帝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景王接到圣旨,脸都黑了。

    皇帝知道景王性情冷僻,别说招待其他皇子,平时景王府就是客多一些都要翻脸,皇帝特意派了罗总管前去说明,届时会连伺候的人、厨子都一并赐下,并不需要景王额外准备什么,只需以主人身份露个面即可。

    皇帝煞费苦心,也是为了儿子们本就淡薄的兄弟情。景王望着这一连串布置,独自在房里坐了半晌,也未再有异议。

    所有景王府的事,王喜知道了,李鱼差不多就能知道,景王这厢才拒了二皇子,皇帝突然就要在景王府赐宴,用尾巴尖都能想到,定是二皇子碰了钉子,透过皇帝搞出了这番骚操作,李鱼很无语。

    赐宴就赐好了,与他一条鱼关系不大,反正二皇子想要的不会得到,都是在给景王陪跑。

    说起赐宴,他到是想起原书开场不久景王府办过的一场宴席,就是在宴席上,景王邂逅了书里另一名男主,也就是这本书——书名《暴君与小娇妃》——中的小娇妃,用书里肉麻的描述来说,就是两人的命运从此纠缠在了一起。

    李鱼虽是一条穿书鱼,这么久了,坑鱼系统除了发布奇葩任务,还从未要他介入原书剧情,毕竟宠物鱼的活动范围、能接触的人与事都极为有限,就算想做点别的也不容易,按坑鱼系统的说法,他的存在是为了让暴君转性,若真能做到这一点,剧情如何都不太紧要了。

    李鱼确实也没怎么在意剧情。只是二皇子突然来这一出,他心里忽地就有了一个诡异的想法,该不会书里的那场宴席——就是二皇子眼下搞出来的这场吧?

    按景王的脾气,绝不可能再办类似宴席,书中也未提景王府设宴的原因,也便是说,并没有矛盾之处,大致是能对得上的。

    李鱼浑身鱼鳞都要竖起来,难道景王就要邂逅他命中注定的爱人——小娇妃了?

    这……是必然吧,毕竟是书里的世界,一个主角攻,一个主角受,命运的相会,不论过程如何纠结,应当是会在一起,这本书是关于景王和小娇妃的故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只是一条宠物鱼而已,不必想太多。

    李鱼甩甩头,努力让自己不在乎,去玩鱼缸里的珠子,可能是玩太多了,有些提不起兴趣。

    皇帝的圣旨已一水地发了出去。

    年幼些的七皇子、八皇子还是萝卜头,仍养在宫中,听说景王府设宴,恨不得马上就出宫来玩。

    另两位成年皇子就沉稳许多,三皇子与六皇子都表示兄弟难得一聚,他们会备重礼,三皇子穆天明还主动提议带些擅歌舞的仆从过去景王府,想多热闹热闹。

    皇帝乐于见到儿子们兄友弟恭,都替景王允了下来。

    宴席虽不必景王操心,王喜仍替主子时刻盯着,李鱼听话痨王公公不住念叨,静默了一会儿,biu地沉到缸底,不想游起来。

    三皇子的提议,基本就能认定确是原书剧情了,因为小娇妃就是三皇子带来的“擅歌舞的仆从”中的一个,风姿出众,景王见过小娇妃表演,惊鸿一瞥,就此上了心。

    可是小娇妃实际是三皇子那边的人,有大半本书都不喜欢景王,景王一辈子就这一次动情,高高在上的暴君,求而不得,处处受挫,还差点丢掉性命。

    真是老掉牙的我爱你你却不爱我就算这样我还是爱着你,据说很多读者就好这一口,带感。

    怎么能这样,为什么总要虐景王?

    看文的时候不大觉得,因为那时只是书中的角色,如今景王是现实存在的人了,他和景王很熟,也见到景王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应当是把景王当真主人了,李鱼就很生气,比他自己被虐还生气。

    不爽的小鲤鱼狠狠冲着鱼缸里的珠子发了一通脾气,最后颓然地想,就算他再气又能如何,喜欢小娇妃的终究是景王,而他只是一条宠物鱼……

    说不定某天,小娇妃就变成了二主人,他也会需要像讨好景王一样,讨好二主人,然后,和二主人生活在一起。

    这……只要想一想,他就有些受不了,突然能理解个别宠物在主人谈恋爱后的失落感了。

    以前主人很疼宠物,后来就对宠物爱答不理,二主人和宠物若处得好还好说,二主人若是和宠物处得不好,主人会把二主人如何吗?

    不会,主人铁定只会把宠物处理掉。

    李鱼呵呵冷笑,他绝不会落魄到这般田地,景王要过剧情就过剧情好了,反正他一条鱼抵挡不了剧情的车轮,那他干点力所能及的总行吧?

    景王府设宴,人来人往,景王忙着和小娇妃见面不会管他,那他也不必顾忌,变成人形,把自己想做的统统都做了!

    他就是不想看见二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