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别害怕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景王又一次朝小鲤鱼伸手。

    李鱼仍是躲开了。

    他很害怕,这与害怕自己完成不了任务变成鱼骨和鱼灰的未知恐惧不一样,他是亲眼看见景王杀死女刺客,被血肉横飞的一幕吓到了。

    其实他心里清楚,景王杀女刺客是出于自卫,这女刺客即便不是为景王所杀,刺杀皇子也难逃一死,可他原是生长在和平的现世,从未真正见过血腥场景,这场杀戮来得突然,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于他而言太过震撼,也太刺激了。

    景王在他面前、与他相处,多是宁静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有一点淡淡的温柔,他虽总是暴君暴君的叫着,从没像如今这般,深切体会到暴君两个字的含义,仅一面就定了对方的生死,夺人性命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古代上位者的想法,与他经受过的教育是截然不同的。突然之间满身戾气毫不遮掩的景王对他来说,实在太陌生了,

    李鱼害怕这样的景王,尤其是当他想到,若他为了完成任务化成了人形,景王是不是也会一剑杀了他?

    ……一定会,他与女刺客,对景王来说又有何区别,都是“擅闯”景王领地的“蝼蚁”。

    只要回想起女刺客的死相,他就控制不住浑身发抖。

    景王见小鲤鱼不停哆嗦的样子,改去触鱼的脑袋,李鱼知道自己是景王养的鱼,不该躲避景王的触碰,可不论他如何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的本能依旧在畏惧,总觉得景王身上有一股血腥味,他受不了,也令他更加难以忘怀。

    几次下来,景王就知,这条鱼在抗拒他。

    鱼到底怎么了?

    景王一时没能想透,但是鱼不能离水太久,景王发现小鲤鱼的鱼鳍已有些干涸了。

    景王转头瞥了王喜一眼,再看了看小鲤鱼,心细如尘的王公公立刻道:“殿下请放心,小东西交给老奴。”

    王喜快步走到床榻前,李鱼自己也松了口气,他对王喜并不排斥,任由王喜将他轻轻托起,再飞快地送回水晶鱼缸。

    小鲤鱼入了水,感觉舒服多了,回头看了景王一眼,景王寒冰似的眸子也在望他,小鲤鱼吓得立马钻进了假山里。

    景王这厢已意识到王喜就能触碰小鲤鱼,而他却不行,眸光不由暗了暗。

    这不是第一次这鱼躲着他了。

    之前要么是咬了他,要么是撞了他,他知道他的鱼有些特别,略通人性,这次又是为何?

    景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开始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与王喜不同之事。

    很快,他便想到了。

    景王垂眸,目光落在佩剑上,他方才处置了刺客,难道……这鱼是惧怕他身上的血腥味?

    景王实际并未沾到血迹,仍是摘了佩剑,去澡房冲洗了一番,特意换了身干净的白袍出来,原来的脏衣,令内侍拿去烧了。

    做完这一切景王再去探小鲤鱼,李鱼连连后退。

    暴君肯为他换衣,他在边上看着,多少有些感动,他也觉得自己太夸张,可对一个人一件事的害怕,不是立刻就能消除的,哪怕景王的不悦非常明显,他也控制不了。

    景王紧紧抿着唇,在水晶鱼缸前踱了几步,终于停下来,长臂一伸,将才放进去没多久的鱼重新捞了出来。

    李鱼以为景王彻底对他失去耐心了,惊慌失措地扑腾,景王淡淡扫了鱼一眼,仍是捡了花瓣形的茶盏过来,将鱼盛放在里边。

    ……这是要处置他了?

    李鱼一时绝望不已,然而景王接下来却做了匪夷所思的举动,把鱼摆在了枕边。

    李鱼:???

    凌乱的床榻、地上的血渍已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不出任何痕迹,可是对李鱼来说,看不出不代表一切都没发生,他仍记得景王瞬间就杀意凛然,将剑扎进刺客胸膛的决绝。

    他更怕,景王有一天也这样对待他。

    景王看了他一会儿,手指伸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李鱼害怕地低下头,鱼身抖抖抖,景王轻轻敲了敲他的头,便在他所在的茶盏旁躺了下来。

    李鱼:“……”

    李鱼惊了,景王这是连睡觉都要把他放在身边吗,对了,这这这不就是……同床?

    赫然发现自己被同床了的李鱼:!!!

    都这时候了,主线任务竟还能挽救,李鱼心里乱糟糟的,他肯定想完成任务,可他又很怕景王……

    两种情绪在不停做斗争,最终完成任务的诱惑冲淡了些许恐惧。

    李鱼伸出鱼尾巴,尾巴尖在玉枕边缘小心翼翼地试探,同床只是任务的一半,还有另一半是共枕,按他几次做任务的经验,只要碰到玉枕,就算通过了。

    这回他旁边的景王是真货,尾巴一扫到玉枕,系统便清楚地通知他,同床共枕这一步完成了。

    李鱼没有一点搞定任务的喜悦,他就在景王身边,抬首正对上景王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眸子,小鲤鱼呼吸一窒,尾巴抖了抖,啪地缩回去,鱼脸埋水里一气呵成。

    被发现了,暴君会不会杀了他?

    李鱼想起女刺客临死前满身血污,内心狂躁想咬人。

    嘴胡乱一张,突然咬到了……景王的手指。

    又错了,李鱼泪流满面,他怎么知道景王又伸手了!

    李鱼还啃着景王的手指,湿漉漉的鱼眼睛望着景王,景王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竟任由他咬。

    李鱼把手指吐掉,嘤嘤嘤,不是这样的,宠他的暴君,他又想靠近了!

    景王见他松口,也未怪罪,摸了摸他的脑袋,将玉枕往他处推了推,然后合上眼,睡了。

    李鱼:“……”

    景王这是想干吗?

    李鱼也困,想睡却不敢,更不敢挨着景王进系统,茶盏太小,他几乎是被困在了床上,焦头烂额。

    今夜以前,茶盏绊不住他,他是绝对敢跳一跳的,那时懵懂无知,竟在老虎头上挠痒。

    李鱼乖乖地趴着,感觉景王的气息逐渐变得平顺,大半个时辰再没有动静,应当睡着了。

    李鱼这才准备进系统检查任务,忽然景王翻了个身,面朝着他,李鱼立刻闪远了,生怕景王压到他,把他压成一只鱼饼。

    幸好景王睡相十分之好,一直规矩地睡在玉枕一侧。

    李鱼见他是真睡了,鼓起勇气凑过去。

    景王放大的睡颜近在咫尺,浓密的睫毛覆盖住了冰冷的眸子,显得人畜无害。

    小鲤鱼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肝没那么慌张了,觉得睡着后的景王,也不是特别可怕。

    ……这是当然,谁睡着时会是凶神恶煞,突然翻脸就杀人的不也是景王?

    李鱼忽然怔了怔,没错,都是景王,无情斩杀刺客的景王,与对他温柔和气的景王,都是他眼前这一个人。

    他总说人有多面性,这也是景王的多面性。虽然他一直没清楚认识到景王暴戾的一面,可是景王的暴戾,并不会因为他没意识到就不存在。他对他的温柔,也是与对别人的冷酷无情并存的。

    管他害怕也好,无知无惧也好,景王还是景王,并没有改变,他不能因为景王杀了女刺客,就去疑心景王对他的好,真要算起来他得罪过景王无数次,景王若要对他下手早就下了,不是吗?

    李鱼陡然想清楚这一层,茅塞顿开,浑身都轻松了不少,回头再看景王安静睡在玉枕另一侧,李鱼看待问题的角度已全然不同了,囧囧地想,难道景王睡前推了推枕头,是觉得他想要玉枕,把玉枕推给他吗?

    极有可能!他不也为他摆了满地茶盏供他玩乐,更为他换衣洗去一身戾气,就连他气急败坏乱咬他,都没生气。

    景王对鱼真的很好,他实在不该因为受了惊吓,就质疑他,害怕他。

    ……要不明天就与景王和好吧。

    受惊吓过度,脑子又想得要冒烟的小鲤鱼,在茶盏里挑了个靠近景王的方向,打了个呵欠,迅速进入了梦乡,任务什么的,还是等睡醒再说吧!

    次日起身,景王就发现小鲤鱼紧紧挨着他,茶盏打翻了一半,将他的里衣蹭湿了一大片,景王把手挪近,迷迷糊糊的鱼又过来蹭他的手指了。

    景王心花怒放,他不会知道这条鱼对他的态度从天上拐到了山坳里,又从山坳拐了回来,他只是觉得,把鱼硬放得离他近一些果然有效。

    景泰殿进了刺客,皇帝大发雷霆,再三确认景王好得很,连根头发都没掉,皇帝令御前侍卫严查,不论如何都要给景王一个交代。

    景王差点遇刺,皇帝也很愧疚,原本景王住在宫外,这次入宫小住,乃是皇帝借了贵妃生辰的名义下的旨,反而令景王三番两次遭遇不快,皇帝除了赏赐,也令景王回王府好好休息。

    终于能离宫了。

    景王得了令没有一丝留恋,当即令王喜收拾,按理来说景王府和景泰殿都是景王住处,两边都有仆从,景王进出皇宫无数次了,从没什么额外好带,这次却多了一座气派的水晶鱼缸,半个皇宫的人都过来看热闹,听说脾气不大好的景王新进养了条鱼,连鱼缸都是皇帝赐下的,在御前过了明路,瞧着竟比贵妃娘娘的猫主子都得宠!

    景王这是养的什么宝贝鱼呀?

    众人一看,八人台的水晶鱼缸底部满是珍珠宝石,上头飘着一尾灰不溜丢吐(在)泡(做)泡(梦)的小鲤鱼。

    皇宫众人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