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要爬床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分析了一下他所做过的任务,坑鱼系统的任务通常都有些标题党,若能找对方向,要完成并不难——只是要能拨云见日,看见任务的本质。

    比如互动、相处,归根结底,就是和景王有一些日常接触。皎皎明珠,虽然从过程看比较艰难,但任务本身并没有确切要求他如何做,只要触碰到夜明珠就可以,是他运气不太好,中间发生了一连串变数。

    以此类推,同床共枕完全不必想太多,只要和景王在同一张床上,用一个枕头,应当就可以。系统甚至没说要盖被子,更没说要睡觉,其中的余地可就大了。

    李鱼略一思索,觉得这回的任务可能只是标题丧病了一些,应当可以挽救。

    更令他有把握的是,他将一通分析全都与系统说了,系统只道:“宿主完成任务即可。”

    李鱼:很好,没有明确否认,其实就是承认。

    接下来只要考虑,如何能与景王在同一张床上,用同一个枕头就行了。

    ……那不还是得在景王睡觉的时候,噫!

    且鱼离不开水,即便偶尔能离水一小会儿,鱼身必是湿的,湿搭搭的鱼能和景王同床共枕吗?

    显然不能。

    就算他勉强做到了,景王也不会放过他,弄湿主人的床褥,估计比吃主人的豆腐还要可怕。

    除非,他是趁景王睡着的时候,悄没声就把任务给做了。

    于是这个任务就变成了,如何在景王睡着的时候,跑到景王床上去,蹭一蹭对方的枕头。

    李鱼:“……”

    水晶鱼缸离景王的床挺远,这一跃可得跃稳了。蹭完枕头还得回鱼缸,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上次任务的倒计时让他心有余悸,还好这次没有时间限制,他可以多练练,准备一下。

    李鱼开始趁没人之时,暗搓搓地练习从水晶鱼缸往床的方向跳。

    第一次大飞跃,不出所料掉在了地上,距离景王的床还有好几尺。

    他以为掉在地上会很疼,可是竟没有,李鱼想起“相处”这一步的奖励,可能鱼身素质也加强了。

    既然掉地也不疼,完全可以多试几次……

    等等,为何一定要一跃而中,也未必要一下子就跳过去,他可以像三级跳那样……

    李鱼往目的地又跃了一次,离景王的床又近了一步。

    连着跳并不难,小鲤鱼有些高兴。

    可是等他到了景王床前还没跳上去,就有些吃不消,只能赶紧往回跳。

    回到鱼缸里,发现云纹地砖上一片糊了的水渍,李鱼:“……”

    看来跳来跳去问题有些大,还有一次次摆尾的响动,他自己都觉得夸张,若是半夜更吓人,万一把景王吵醒了呢?

    靠鱼身完成这个任务太艰难了,李鱼自然而然就想,若他是人,种种一切就不必这般苦恼了。

    ……所以,是要变成人再完成这个任务吗?

    李鱼有些犹豫,毕竟对鱼来说的困难,于人而言并不算什么,他刚好也有临时变形的药,可他原本是想度过一个有意义的时辰,而不是被迫着,匆匆忙忙鸭子上架……

    坑鱼系统说,变形药仅此一份,虽然主线以后还能变成人,也不知究竟还要等多久,真的如今就要把药水用了吗,万一后面还有更需要人形,没有人形就办不了的任务呢?

    取舍简直比跳来跳去还难,李鱼决定还是先以鱼身多试几次,他还没试过其他的办法呢。

    可能老天这次也在帮他,王喜发现了小鲤鱼留在地上的水渍,觉得挺有意思,笑着告诉了景王。

    “殿下,看来小东西喜欢溜达呢。”

    景王于是就知道,这条鱼跑出来过。

    景王连小鲤鱼在乾清宫金砖上追逐夜明珠都见了,喜欢溜达真不算什么大事。

    只是这么大的鱼缸竟还呆不住,景王看小鲤鱼的眼神一度有些复杂。

    李鱼假装无辜地吐起了泡泡:主人,人家不喜欢溜达,人家只想跳上你的床。

    景王对鱼宠是真宽容,做了一个令鱼惊喜的决定,他命王喜在地上布置一些盛了清水的茶盏,省得这鱼跳到一半缺水,出去溜达倒没什么,景王可不想回来就看见鱼的尸体。

    做主子的只要一声令下,底下人还要费尽心思琢磨茶盏的摆放,既要方便小鲤鱼,也不能叫主子踩到了,王喜斟酌再三,又询问过景王的意思,将茶盏摆在不常经过之处,鱼缸附近摆得最多,其中恰好就有一盏,在通过床的必经之路上。

    小鲤鱼欢喜地扭呀扭:幸福来得太快,暴君主人竟然给他开挂了!

    王喜甚至利索地给屋子里换上一种易吸水的毛毯,免得小鲤鱼跳来跳去弄湿了地。

    这可真是及时雨了,李鱼原本还发愁湿搭搭的鱼会在枕上留下痕迹,有了这毯子就不怕了,铺毯之日,李鱼悄悄衔走一块,随身空间里的清水暂时放回鱼缸,把毯子装了进去。

    如此,他就可以随时把毯子当垫,而不必担心弄脏枕头了。

    一切准备就绪,为了不让景王听见啪啪啪的甩尾声,李鱼决定等景王睡得很熟了,再行动。

    这天夜里,景王回来得挺晚,李鱼听见了门响,可是景王进来之后,却未命人上灯,而是直接摸到了床边,翻身上床,中途踢翻了地上的几只茶盏。

    李鱼暗笑,景王难道是在何处喝醉了?醉了也好,方便他行事。

    李鱼等了很久,等床上再无动静之后很久,几次娴熟的跳跃,来到了床头。

    他把空间里的能吸水的垫子取出来,转移到床上,轻轻一跃,跳上了垫子。

    景王正背对着他,锦被蒙头,一动不动,半边玉枕露在外边。

    李鱼巴不得如此,为防万一,他仅仅用鱼鳍触了一下玉枕,保证不会将玉枕弄湿,景王次日也不会发现。

    同床共枕应当都妥了。

    做完这一切,他等着系统提示。可是左等右等,提示却没来。

    有些着急的李鱼:???

    是何处出了岔子?

    李鱼打算整条鱼都爬到玉枕上去,实在不行把自己也埋到锦被里,他已离床上的人很近了,忽然闻到了一股幽幽馨香。

    李鱼一怔,景王怎么也像个女人一样用香了,上次他偷啃了景王的嘴,好像也没这么腻的香味。

    就在此时,床上的人转过身来,一双水润润的眸子,正对着李鱼。

    借由透进窗棂月光,李鱼看清楚了这人样貌,这根本不是景王,而是一个美艳女子。

    难怪他的主线任务没更新,因为景王没在床上!

    受惊不小的李鱼,一个倒栽葱,从玉枕上滑了下去。

    不知名的女子也吃了一惊,缩在被中的手臂一抬,似要取出什么,发现眼前只是一条鱼之后,女子轻啐了一口,不以为然,重新躺回去锦被半遮,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肩头。

    李鱼:“……”

    就在女子抬手这一瞬,李鱼瞥见了她原本要取的东西,竟是藏在锦被中的雪亮刀刃,差一点晃到鱼的眼!

    这是……

    起初他发现女子衣衫不整躺在景王床上,还以为是哪个想攀高枝的宫人,妄图勾引景王,可这女子被子里竟暗藏刀子,这就复杂了,这情形恐怕不是攀高枝,而是女刺客想要景王的命!

    怪道一开始这人撞翻了地上的茶盏,景王平时根本不是如此!

    李鱼缩在锦被中,努力不再让刺客注意到他,同时他也很疑惑,书里不是说景泰殿犹如铁桶,这女子是如何避开景泰殿的守卫,闯入景王卧房的?

    来不及多想,门外王喜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进来,叫着“殿下”,景王这个冤家已快要进来了。

    李鱼急得不行,要怎么提醒景王,床上藏了个刺客?

    对了,这女子既然衣衫不整,应该不会直接就刺,景王也会武,身边还有随从,所以肯定还是先勾得景王放松戒备再……

    只要不是马上动手就行!

    门轻轻被推开,李鱼与刺客瞬间都屏住了呼吸。

    王喜将灯烛点上,景王往屋子里瞥了一眼,发现自己床榻上,影影绰绰似躺着人。

    “大胆!”

    王公公一看这情形就怒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爬床爬到他家殿下这里来了!

    床上的女子置若罔闻,裹着锦被坐起,露出绝美的容颜,冲景王嫣然一笑,声若银铃。

    她笑得越甜,李鱼却越觉得冷,心里只求景王千万别被这女子蛊惑。

    王喜要扑上去把这女子架走,景王却忽然拦住王喜,要他退到一边。

    女子心里得意,吃吃笑着道:“殿下喜欢我。”

    景王面无表情走近,看了一眼女子,李鱼紧张地盯着他,直盼他将女子撵出去,可是景王却抬手抚上女子的脸颊!

    女子随即会意地笑着去蹭他手,虽然对方冰凉的指尖令她发抖,不过她知道,他已上钩了。

    笨蛋景王!!这个女的一看就有问题好吗!

    李鱼气不打一处来,正要跳起来扑腾给景王看,惊变就在此时发生,景王眸光骤冷,快如闪电扼住了女子的喉管。

    他说不了话,也无须说话,胆敢这样跑到他房里来的人,居心叵测,唯有一死!

    女子没想到方才还好好的,景王竟直接就动了手,为了自保,她不得不忍住颈项处的疼痛,手探入锦被,欲抽出藏在被子里的刀子,锦被中却有什么狠狠咬了她一口。

    女刺客分了心,一声尖叫尚未来及出口,就被景王当胸一剑。

    她吃惊地望着胸口破出的大洞,也吃惊地望着景王淡漠的脸,她还未来及说出主子要她说的话,以为景王至少会留她一条命,要她招供,可是景王却根本不在意!

    他只是,想要她死!

    景王将佩剑狠狠拧转,女刺客缓缓倒了下去。

    景王抽出佩剑,厌恶地瞥了一眼上面的血迹,王喜听见响动,带着人跑进来,见到死在地上的女子,王喜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

    景王想起女子似要从锦被里掏东西,不知为何又松手了,料想被中藏了什么,景王也不必王喜动手,自己一剑挑开锦被,就见到他的鱼瑟瑟发抖,蜷在被中。

    景王:“……”

    怎么回事?

    景王伸手要把鱼捧起来,平时最爱用尾巴卷他手指的小鲤鱼,却惊恐地躲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