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要报社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换了一个全新的住处。新的鱼缸比原来大出好几倍,还是近乎全透明的整块水晶雕琢而成,如此大的水晶在古代十分罕见,唯有皇室能够拥有。只是李鱼以前所处的现代,水晶并不是稀罕物,透明大鱼缸也随处可见,故而李鱼对新住处的价值完全不清楚,也没人会提醒一条鱼。

    小鲤鱼只知道,景王将他住惯了的白石床挪进新鱼缸里,用同样的石子扩大了一圈不止,水草也照原样搬了过去,连片叶子都没少。

    此外景王还给他装了假山,供他嬉戏。有一块假山石头,做得好似躺椅,李鱼躺上去竟还能摇动,喜得他连摇了好几次。仇贵妃的夜明珠摆在新鱼缸角落里,大约是怕他滚这一颗珠子会滚腻,景王还给了他很多其他珠子,五颜六色,大小不一。

    李鱼看不出水晶有多贵重,自然也看不出这些珠子其实是宝石,古代手工无法将宝石完美切割,雕琢多是为了镶嵌饰物,宝石本身的美和光泽并不突出,而李鱼这条鱼,只有闪闪发光,才会意识到这是宝石,鱼缸里被磨圆了的宝石,他就以为只是寻常石头,不过多些颜色罢了。

    最近常过来照料的王喜公公就看见小鲤鱼把四散的宝石一颗颗衔起来,摞了一堆,然后挑挑拣拣衔了一颗鸽血红出来。小鲤鱼离远了些尾巴啾地神气地一甩,把鸽血红甩到了宝石堆上,宝石堆被击倒了……

    目睹这一切的王公公唇角抽了抽,这可是皇帝以前赏的一匣子特等宝石,他家殿下觉得小东西喜欢珠子,就命人把宝石都打成了珠子,如今看来,小东西是挺喜欢珠子的,还挺有良心,有了殿下赏的宝石珠子,就连贵妃娘娘的夜明珠都没怎么滚了。

    李鱼光适应新鱼缸就适应了许久,等他反应过来,“相处”任务只剩下小半天了。

    糟糕,怎么真玩起来了?

    李鱼赶紧把玩得起劲的珠子丢下,四处追寻景王的身影。

    水晶鱼缸足够通透,无需他再费力跃起,就能轻易找到景王,俊美的青年正伏案阅读书卷,日光透过窗棂落在青年身上,为青年笼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辉。

    李鱼看得呆了,以前他在青花瓷鱼缸里、在茶盏里,看景王无一不是仰望,对景王的冷脸已很熟了,实在不知,这张脸也能如此柔和。

    他怔怔地望着他,心里莫名涌上一些酸楚。

    算起来,他们一起度过了不少快乐时光,这个世界,他接触最多的还是景王。

    再过一两个时辰,鱼生就要走到尽头,景王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来自异世界的人变成了自己的鱼宠。

    一瞬间,李鱼突然起了疯狂的念头,想着是不是不顾一切把变形药用了,就算会引起骚乱又如何,他是个人,莫名其妙地穿成鱼就很委屈了,想以人形告别这个世界并不过分。

    就在他即将进入系统做一条报社鱼时,景王放下书卷走了过来。也许是他停留在鱼缸水晶壁前太久,久得令景王读书之余,觉察到了小鲤鱼。

    李鱼蔫蔫地冲景王摇了摇尾巴,作为最后的道别。

    景王却以为这鱼又想玩了,水晶鱼缸能方便看清楚鱼的动静,可因为鱼缸本身更大也更高,想像之前那样,将手指伸进水里抚弄小鲤鱼,就不大方便。

    景王略感可惜,欲逗鱼的手覆在水晶壁上。

    李鱼顿了顿,缓缓游过去,他如今可是一条充满危险的鱼,一点都不好哄。

    鱼性使然,他朝景王的指尖吐了一个泡泡。

    景王:“……”

    景王不觉勾起了唇,将手放远一些,挪了位置,小鲤鱼又忙不迭跟过去了。

    被景王逗着逗着,就忘记报社的李鱼:!!!

    李鱼:啊啊啊啊,时间真不多了。

    好吧,看在景王对鱼还算不错的份上,还是……不要给景王添麻烦了。

    小鲤鱼隔着水晶壁,眷恋地蹭了蹭景王的手指,陪景王度过了最后的一个时辰。

    “……宿主,时间已到。”系统打断了他。

    李鱼一个恍神,发觉已进入了坑鱼系统,他不知自己经历了什么,怎会突然进到系统里来,该不会直接就在景王面前变成鱼骨和鱼灰了吧?

    “宿主请别紧张,您还活着。”系统安慰他。

    ……还活着?那就好。

    李鱼放松下来就觉得不大对:不是说超时也算任务失败?

    系统解释:“这个任务的限时,是指要做满限定的时间。”

    李鱼:……怎么不早说,特么又坑鱼!!

    系统:“已提醒过宿主要耐心了,这一步是度过规定的时间,再由系统判定任务是否成功。”

    李鱼回想,好像坑鱼系统是提过耐心什么的,但是这般隐晦,鬼能体会出来啊!

    李鱼腹诽完问:那我成功了吗?

    系统:“请您查看主线任务。”

    李鱼在系统提示下,去检查“百万鱼宠”主线下“相处”这一步,原先的倒计时已被一个不停闪烁着颜色的小方块所替代。

    系统:“本次是根据这几日暴君的满意程度来判定鱼宠是否合格,判定结果绿色为通过,红色为失败。”

    李鱼:……说人话,别哔哔,我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系统提示就在此时戛然而止,小方块不停变幻的颜色,也在一瞬间停了下来。

    判定出了,不成功,便成鱼骨和鱼灰!

    李鱼壮着胆子去看最后的结果,其实他自我感觉良好,虽然他给暴君惹了不少事,还吃过暴君豆腐,但是暴君挺宠他的,应当不会不给红色。

    李鱼——飞快地看了一眼,只见系统给他的判定——是彩色。

    李鱼心尖都在颤抖:彩色,是什么意思呀?

    系统:“恭喜宿主出色完成‘相处’这一步,获得奖励是愈合能力提高。”

    李鱼已顾不上奖励了,脑子里不断盘旋着,原来彩色就是出色的意思吗?

    系统:“是特别满意的意思。”

    李鱼:……

    李鱼顿时嘴咧到了后脑勺,这便是说,景王对他特别满意吗哈哈哈哈,他真要谢天谢地,谢谢景王了!

    小鲤鱼抖了抖,重重呼出一口气,弹跳起来。

    李鱼退出系统,发现他又躺在景王手里,原来他被拉进系统时,正在和景王嬉戏,坑鱼系统没给他做任何善后,他就在景王面前毫无征兆地沉了底。

    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景王难免以为,这条鱼又病了。

    景王屋外候着的几名内侍都有经验了,记得上回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瞧着鱼都僵硬了,其实没什么毛病,只能含糊地说,这鱼又睡着了。

    景王仍沉着脸,亲自等鱼醒过来。

    李鱼一见到景王,眼圈有些泛酸,景王不知道手里的鱼其实是人,更不知道他才经历了一场生死,是他对他的宠,令他逃过了一劫。

    小鲤鱼望着景王的俊脸,心潮澎湃。

    鱼本身不会流泪,也不会说人话,不论高兴不高兴,都是摆摆尾巴吐个泡泡,可李鱼不是一般的鱼,一激动就觉得自己必须得要做点什么,来表达对景王的感激之情。

    想了想猫狗是如何表达喜爱的,李鱼认为,他也一样可以用鱼嘴蹭蹭景王的脸,应当没什么问题。

    而他正被景王托在手里,天赐良机!

    李鱼努努力竖起鱼身,可鱼和猫猫狗狗还是不一样的,猫猫狗狗竖起来,爪子差不多能搭到主人的肩,小鲤鱼竖起来,鱼鳍太短什么也够不着,扑腾几下就又跌回到景王手里。

    李鱼不灰心,他还有一条厉害的鱼尾巴呢,只要对准景王的脸,跳一下就能蹭过去了。

    记住不能太用力,他是要去蹭景王的脸,不是扇嘴巴,必须得柔和。

    这一次他没在力道上出大错,只是方向感不大好,甩尾时没对准,他,跃偏了。

    小鲤鱼完全没注意,跳将起来就见到景王的俊脸越放越大,小鲤鱼暗自高兴,不管三七二十一,鱼嘴凑上去欢喜地乱蹭一气。

    他尖尖的鱼嘴,蹭到了个软得不得了的东西。

    李鱼心想,景王的脸蹭上去感觉真好啊,话说脸颊不应该是平的吗,为何这个,有点波浪还有点烫?

    李鱼:“……”

    不会吧?他到底蹭了个什么?

    李鱼惊恐地睁大鱼眼,发现自己的鱼嘴,正悲催地贴在景王唇瓣上,景王黑黝黝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又双叒叕犯错误了!

    小鲤鱼瑟缩了一下,从景王唇上滑了下去,魂归离恨天。

    景王一边拎住鱼,一边擦了擦被撞疼的嘴唇,这小鱼,又来?

    他似乎可以预见到,鱼又要蔫几日了。

    好容易完成主线小小一步的李鱼,这厢进行了比上次还要深刻的自我检讨,才开始准备给景王赔礼道歉的鱼食,坑鱼系统又丢下了一道晴天霹雳。

    “宿主您好,主线任务‘暴君的百万鱼宠’第四步——与暴君同床共枕已开启,请宿主谨慎完成。”

    李鱼:“……”

    坑鱼系统这是嫌他给景王送的礼还不够多吗,竟然还要他和暴君同窗共枕,再者鱼离不开水,要怎么和一个人同床共枕啊!

    不过系统从不在意他的心声,否则怎么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