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要争宠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皎皎明珠——得到了!

    久违的系统音再度响起,犹如天籁,李鱼乐得都要飘了,当然景王还在跟前,他得收敛一些,不能堂而皇之就抛下景王进系统。

    夜明珠在任务完成那一刻,于他而言应当就没什么用了,李鱼不能总衔着珠子,原是想将夜明珠放下,可景王和王喜一直都聚在青花瓷鱼缸前目光灼灼看着他。

    李鱼:“……”

    李鱼觉得自己此刻若是敢把夜明珠丢了,说不定会被暴君的眼刀给戳死。

    景王应是觉得他很喜欢这颗珠子,所以才给他的吧?

    他才道过歉,珠子不能丢,得装出喜欢的样子来,可鱼嘴一直叼着好酸……

    李鱼想了想,把珠子搁到缸底,羞涩地用嘴拱了一下,圆溜溜的珠子往前滚动两下停住了,李鱼又继续拿嘴去拱去顶,将夜明珠推出去老远。

    就当是在踢足球好了,李鱼一边自我安慰,一边玩得不亦乐乎。

    “殿下,您看,您赏了小东西珠子,小东西喜欢得很,这是在滚珠呢。”

    且方才小鲤鱼跳得那叫一个欢,还晓得从主子手里接住夜明珠,王喜激动不已。

    呃,虽然被滚的这颗珠子价值连城,王公公瞧着都替贵妃肉疼。

    夜明珠被小鲤鱼追逐嬉戏,清亮的光与银灰色的鱼影交错,堪称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了。

    景王淡笑,这小鱼果然是想要珠子没错。

    李鱼一路把珠子滚到角落里,假装滚累了要休息,摊在白石床上进了系统。

    果然,完成支线任务的奖励提示扑面而来。

    李鱼按捺住雀跃的心情,认真读完变形药的使用办法,刚要确认获取,突然间灵机一动,想起了一件事。

    这盛药的瓶子古朴,刻着他看不懂的图纹,看上去虽不大,若是直接收下来,他一条鱼要把药瓶放在何处?

    难道让药瓶在随身空间那一汪清水里飘着?

    ……好像有点销魂。

    李鱼快速盘算了一下,问系统道:若不马上收取,变形药会不会消失?

    系统:“不会。已完成任务的奖励是会一直在的。”

    李鱼满意地点头:很好,那这个奖励就先留着,等我需要的时候,收了直接用!

    系统:“……”

    李鱼发现自己好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就算随身空间容量不够大,也不妨碍他用这种聪明的办法保管不是很着急的东西。总是被系统坑,偶尔坑一次系统也不错呀!

    起初听说有变形药,他高兴都来不及,但是仔细想一想,这药并不能随便用,原书世界本没有他这个人,贸然以人形现身,恐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且变形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变形的时机、要做哪些事,都非常重要,得提前谋划好,还得找到合适的退路,免得大庭广众之下变回一条鱼,这也是不妥的。

    反正有药在手就不必着急了。

    李鱼豪情万丈地关闭“皎皎明珠”这个任务,再一次检查主线,立马又蔫了。

    “相处”倒计时仍在递减,提醒他距离最后的期限,还剩下不到一日了。

    若是不能完成主线这一步,就算他得了药水,也没机会使用。

    李鱼:都这时候了,坑鱼系统连个提示都不给,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系统:“系统没有心。请宿主耐心完成任务。”

    李鱼:“……”

    就知道这是一个莫得感情的系统了。

    李鱼退出去,夜深人静,夜明珠还在散着淡淡荧光,将青瓷鱼缸照得犹如白昼。

    李鱼将水草被子搭在夜明珠上,遮盖住夜明珠的光辉,打了个呵欠,就靠着夜明珠睡了。

    再醒过来,李鱼闻到了墨香,身边不远处还有他藏起来要送给景王的一排鱼食。

    他的礼景王没动,这礼送不出去放久了要坏,李鱼只好自己解决。

    吃完鱼食,想起倒霉催的主线,难道要他眼睁睁等超时吗?

    不可能,他得看看景王在做什么,然后自己也插一脚,争取有点互动,乱使劲总比不使劲强。

    李鱼能听见景王在屋子里的动静,可是青花瓷鱼缸对他来说有些高,若景王不主动走过来,他是很难看见景王的。

    李鱼尾巴暗暗蓄力,他如今运用尾巴很熟练了,跳出鱼缸很行,这次他想就势扒住鱼缸边缘,停留在鱼缸上边,而不是只看一眼就掉回缸底。此乃新花样,他从没练过,且落下扒住鱼缸,也要求鱼身、鱼鳍有不错的协调,他好像还不太行。

    正在桌案边写字的景王,就听见一声轻响,小鲤鱼甩着尾巴跃起来了。

    景王曾见过几次鲤鱼摆尾,不怎么惊讶,在乾清宫听仇氏不住念叨鲤鱼会飞,皇帝不信,可是景王并不怀疑。他知道自家这条鱼其实能以独特的方式“飞”,只是景王不会替仇氏说话。

    眼看这鱼又跳了起来,景王神态自若,反正没一会儿就会落下去。

    可是等了一会儿,这鱼竟没落,而是啪叽掉在缸沿,鱼鳍尾巴一阵乱扇,整条鱼慢慢慢慢往下滑。

    然后,噗通。

    景王:“……”

    小鲤鱼仿佛还不服气,马上又跳了起来。

    景王:“…………”

    景王大致猜到这鱼要做什么了,在小鲤鱼第二次掉在缸沿胡乱扑腾的时候,适时将鱼拎了起来。

    李鱼:???

    小鲤鱼正努力和鱼缸做斗争,突觉鱼身一轻,他被人拎高了,抬首一看,不是景王是谁。

    李鱼欢喜地用尾巴卷了卷景王的手指:主人,你来帮我呀!

    景王:“……”

    手指有些痒。景王拎着鱼轻咳一声,他出手太快,事先没找好能盛鱼的器皿,怕这小鱼离水太久吃不消,景王就近将鱼轻轻搁在案上一只洁净的茶盏里。

    这茶盏白玉为底,绕着丝丝缕缕的绿意,形如花瓣,刚好能盛得下一尾鱼,景王又往茶盏里倒入了一些清水,茶盏很浅,小鲤鱼一进这茶盏,就能轻轻松松仰起头来,张望四周。

    他虽已住进了景王的屋子,可是鱼的视野极为有限,整日听见来来往往的人声,还没见过景王的屋子是何样,他也很快就看清楚了。

    小鲤鱼有些不是滋味。

    见识过乾清宫的精致奢华,景王的屋子相比之下就有些寒酸。总结了一圈就是,内敛、简约、沉稳,很符合暴君清冷的气质,除非必要,摆件装饰少得可怜,有点像雪洞。

    没关系,李鱼心想,反正他的存在就是让暴君转性,说不定以后还可以让雪洞暖起来。

    他眼下所在的茶盏旁边,摆了笔墨,景王将他安置好之后,坐下来提起了笔。

    原来是要写字作画,李鱼想起闻到的墨香,兴奋地摇摇尾巴,这他还是懂得不少的,可以给景王出出主意。

    小鲤鱼一高兴,尾巴就翘老高,景王向他投过去警告的一瞥,李鱼立即懂事地把尾巴放下,好容易从鱼缸里出来,万一把景王的字稿或者画稿弄湿了,肯定会被罚回去。

    小鲤鱼改为安静而热烈地盯。

    景王沉思片刻,铺开纸,寥寥几笔勾出了一条活灵活现的鱼。

    李鱼一看,这鱼头、鱼身和鱼尾,嗷,景王居然在画他!!

    有人给他画像,李鱼很高兴,从头发丝到脚跟,怎么看景王怎么顺眼。

    他想着自己也该出点力,景王既画了画,要不他就做景王的模特鱼如何?

    小鲤鱼斟酌再三,在茶盏里凸了个自我感觉威风凛凛的造型出来,其实就是摆了个极度曲扭的s。

    景王莞尔,觉得小鲤鱼挺识趣,照着鱼的样子改了几笔。

    一人一鱼,虽不出声,倒也其乐融融。

    “殿下、殿下,皇上的赏赐到了。”王喜满头大汗进来禀告。

    景王将笔一搁,画放到一旁晾着,要出去接旨,临出门前回眸,就见到小鲤鱼对着画,在忽闪忽闪摇尾巴,跃跃欲试。

    景王眼皮一跳,转回来,将鱼装在茶盏里一起带走,免得单独放这鱼在屋子里,回来就见到画上多了几个尾巴印。

    冷不丁就被景王“连锅端”的李鱼:???

    仇贵妃陷害景王的消息已传遍皇宫,皇帝心里很清楚,若是早些年遇见构陷皇子的事,绝不会这般轻轻放过,只是他既中意二皇子做未来太子,就不能不顾忌二皇子的颜面,事后皇帝虽冷了穆天昭几日,到底还是不想因此就改变太子人选。

    皇帝既罚了贵妃,景王这边也得要花大力气安抚,光是从礼单厚度就能看出来,各种奇珍异宝不要钱似地塞给景王,皇帝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其中有一样非比寻常,是外邦进贡给皇帝的珍品锦鲤,天下拢共也只有几对。

    皇帝以前也给景王赏过东西,只是以前景王忒难讨好,金银不缺,美色也没兴趣,皇帝每每都为如何赏景王而头疼,如今赫然发现景王其实也有爱好,皇帝就和打了鸡血似地大笔一挥,景王既爱养鱼,索性就多赐一些鱼吧。

    罗总管满脸堆笑,指挥内侍抬了一只足有三四尺长的鱼缸送到了景泰殿,这只鱼缸由整块水晶雕琢而成,难得的通透,鱼缸里盛着皇帝亲自挑出来的红金两色珍品锦鲤,这些锦鲤饲弄得极好,个顶个大,成群结队游动起来流光溢彩,颇为炫丽。

    李鱼正由王公公托着,吃王公公投喂的红色鱼食呢,得知皇帝竟给景王塞了鱼,李鱼吃惊地嘴一张,一颗鱼食飘走了。

    这年头,难道做条鱼也要争宠了吗?

    以他的智商,岂能和旁鱼争,可他还有任务,万一景王不理他,他找谁做任务去?

    不行,必须得争。

    李鱼虎视眈眈,决定老母鸡一般守住景王,若是有别的鱼勾搭景王,他就把别的鱼赶走。

    小鲤鱼暗搓搓做好了战斗准备,谁知景王在观赏了装锦鲤的水晶鱼缸之后,并没有把天下仅此几对的锦鲤留下来。

    景王意志坚定,不为漂亮的锦鲤所诱惑,李鱼很高兴。

    当然,被王公公捧回房,发现自己的青花瓷鱼缸变成了原本装锦鲤的巨大水晶鱼缸,李鱼就更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