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想道歉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知道,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想都不必想,景王铁定气坏了。且他还往景王身上撒过水,趁景王不在把乾清宫闹得鸡犬不宁,如今还把景王本人给非礼了,李鱼自己都觉得,景王没当场把他掐死,就已是祖上冒青烟了。

    他都忘了自己是如何从景王手里滚回到鱼缸里的,又是如何躺到了白石床上,鱼容易入睡,可他翻来覆去了半宿,毫无睡意,当窗外月光照进青花瓷鱼缸,将水底映得亮晶晶一片,李鱼感觉他的失魂落魄才好一点。

    痛定思痛,皎皎明珠他脸皮再厚都做不下去了,往后应当还有真正变成人的机会,还是放弃支线,先紧着主线吧。

    李鱼好容易说服自己,准备接下去一心研究要如何与景王“相处”,可是这个大乌龙已令他有了阴影,一见到景王他浑身都不自在,总觉得鱼嘴似乎还保留着当时柔软的触感,鱼尾就像被火烤过,一会儿整条鱼都要烧起来。

    当初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连珠子和那什么都分不出来呢。

    李鱼烦躁地把头塞进水草被子里,他这般不好受,估计景王也不会舒服,易地而处,被一条鱼咬了那里,估计会成为一辈子的笑柄。

    偏他还作大死,住进了景王房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如今后悔药都没处买。

    李鱼不觉就躲着景王,景王经过,他不是尾巴尖对着景王,就是躲进水草被子里装睡,一动不动,等王喜过来看他,他再卖萌讨吃食。

    王喜每次都会给他投喂很多红色鱼食,看他的眼神不知为何充满了怜爱,还悄悄对他说:“小东西,受苦了,多吃些,养肥点。”

    李鱼:???

    鱼养肥也很危险的,小鲤鱼警惕起来,景王是不是打算把他做成鱼汤啊?

    幸好王喜每回喂完鱼,还一定要用一柄玉如意,撵着他游几个来回,李鱼起初很不解。王喜大约总跟着特别安静的景王,憋出了一点话痨属性,主子面前说句话都得前思后想,但是对着小鲤鱼就没什么顾虑了,李鱼从王公公的絮叨中得知,鱼是不能多吃的,王公公撵他,是为了给他消食。

    李鱼一怔,脑海里浮现出一只手,手指并在一起轻轻推着他四处游动,也是在他吃了很多鱼食的时候。

    原来景王也是在帮他消食啊。

    可因为不能说话,再加上性格使然,景王竟未对任何人透露。

    李鱼心里感激,也愈发愧疚,景王对他不错他知道,可他却吃了人家的豆……豆腐,唉。

    虽然是误会,是意外,可吃了就是吃了。

    小鲤鱼一脸沧桑地想,这个豆腐一吃,他和景王终究回不到过去了。

    难道,就这样逃避下去,再也做不了任务,变成鱼骨和鱼灰?

    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结束生命,李鱼不甘心。

    他想振作起来,想和景王愉快地做任务,而不是一听见景王的脚步声就躲起来。

    他……更觉得自己应该试着道歉。

    虽然是误会,归根结底还是他的错。

    只要道歉了,哪怕一条鱼的道歉对于景王来说微不足道,可他就能彻底翻篇,以平常心对待景王了。

    只是这个歉要如何道呢?

    海草舞和转圈,平时他就经常做,不算特别。

    他不能写字,也没法用人的语言表达。

    身为一条鱼,更是个像样的礼都备不成,住的鱼缸,用的床和被子,也不属于他。

    到底怎样才能体现他的诚意?

    李鱼在鱼缸里苦恼地转了一圈,目光落在一颗鱼食上。

    这是一颗王喜不久前投喂的鱼食,李鱼因不太饿,就没动。

    给了他的鱼食,就是他的。

    他可以把这个送给景王,以示诚意。

    李鱼把鱼食叼起藏好,怕数量太少,又偷偷藏了几次,凑了个吉利数六出来。

    景王白日很少在卧房,过来一般都是在夜晚,到了夜里上灯,李鱼估摸着差不多了,把鱼食一颗颗叼出来认真排好,满心欢喜地等着景王。

    把主人那里咬了算什么呀,人家只是一条鱼,主人你会原谅鱼的对不对。

    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夜景王有要事回了宫外的王府,他一直等得都睡着了,也没能等来景王。

    清晨,景王踩着朝露赶回景泰殿。

    王喜领着一堆内侍为他更衣,景王抽空看了一眼青花瓷鱼缸。

    自从被小鲤鱼咬过之后,景王就觉得这鱼有些蔫,且这个蔫据他观察,是有针对的,只是对于他,王喜过去就是摇首摆尾,他过去只有一丛水草。

    景王有些生气,难道被咬的不是他,他都没如何,这鱼竟还无视他?

    景王也不是省油的灯,想着要和这条鱼算总账,立立规矩,一条条已都写了下来,就准备交给王喜去办。

    倒不至于断水断粮,他对自己的鱼没这么残忍,就是让这条鱼吃点苦头,免得这鱼活泛过了头,又给他惹祸。

    其中有一条,是将乾清宫捡来的那颗珠子,装在一只水晶瓶里密封,再把水晶瓶安放在鱼缸里。

    景王知道小鲤鱼十分想要这颗珠子,就偏不让它得逞,只让它看,磨一磨它的性子,叫它知道,这世道不如意十有八九。

    “殿下,您……您这番苦心,小东西能明白么?”

    王喜很无力地劝说景王,其实王喜更想说,小东西只是一条鱼,这么深奥的道理,肯定不会懂。

    可是景王坚持如此,对于要做的事肃然点头。

    王喜:“……”

    王喜拗不过主子,只好去做准备。

    景王更完衣,来到鱼缸前,发现小鲤鱼竟没有躲起来,也没有藏在白石床上,而是睡在了一排得整齐的鱼食上。

    景王:“……”

    景王一时间差点以为有人苛待这条鱼,这鱼都开始屯粮了。

    小鲤鱼不一会儿醒了,先左右看了看,发现鱼食还在,抬头看又发现了景王,高兴地转起圈圈。

    不对不对,李鱼甩甩头,差一点就条件反射跳了海草舞!

    李鱼在水里,努力低了低头,鱼鳍太短,没办法作揖,李鱼只得放弃拱鱼鳍,改为将鱼食,一颗一颗叼到景王面前,再一次低头。

    景王:“……”

    王喜惊道:“殿下,小东西……这是什么意思呀?”

    景王从小鲤鱼排的一排鱼食,看到了小鲤鱼不停点着的脑袋,看了很久,也揣测了很久。

    这是求饶,是讨好,还是别的什么?

    不管是什么,鱼食仿佛……是要他吃。

    人当然不能吃鱼食,景王为这条鱼奇怪的想法,勾了勾唇。

    王喜见他似在深思,不敢贸然出声,之前吩咐去做准备的内侍过来禀告,王喜试着轻声唤道:“殿下、殿下……夜明珠已按您的意思装入水晶瓶中备下了。”

    景王原本示意王喜,会由他亲自将珠子连同水晶瓶沉入鱼缸,作为对小鲤鱼的惩罚。

    王喜这一次唤了半天,景王才回过神来。

    王喜手里,正拿着装了夜明珠的水晶瓶,这只瓶子十分牢固,瓶口又用蜡封住,一条鱼是绝不可能打开的。

    看着鱼缸里朝他一个劲吐泡泡的鱼,景王迟疑了一下,拉住了王喜。

    王喜不明所以,景王已从他手中夺过水晶瓶,拎到鱼缸上方。

    夜明珠的清辉即便隔着水晶瓶,也很明亮,瞬间洒满了鱼缸。

    李鱼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马上就看清楚,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皎皎明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在做梦,都放弃了支线任务,景王竟又把夜明珠拿出来了。

    李鱼可还记得上次莽撞的结果,不敢再乱动,乖乖地守在鱼缸里,尾巴有点期待地摇摇摇。

    景王想做什么,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站在鱼缸前的青年,沉默着打开了水晶瓶,将里面的夜明珠,直接丢进了鱼缸里。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但只要真心念着他,就算是一条鱼,他也会照拂。

    夜明珠缓缓坠下,皎皎明珠,在鱼眼里,就像灿烂的流星划过。

    李鱼发出了一声欢呼,尾巴使劲高高跃起,接住了这颗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