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生气了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就在景王身边,得知贵妃要来,也想看一眼贵妃。

    皇帝他已瞧见了,和书里写的大致差不多,李鱼也想知道,敢惹暴君的女人长什么样。

    只是他此刻的位置有些偏,视线被遮挡看不到。

    李鱼游来游去不停调整角度,几次下来仍是不得要领。

    就在他以为只能听听声音时,盯了他一会儿的景王忽然就把盛鱼的碗挪了个方向,刚好是对着殿门。

    李鱼:!!!

    怎会这么巧?

    莫非景王觉察到他是想看贵妃吗?

    可就算是偶尔也能为鱼宠着想的景王,应当也不会如此细致吧,说不定只是心血来潮随便给碗换个位置而已。

    李鱼很快就说服自己不要纠结这些有的没的,既然能看了,那就大大方方地看。

    很快,一位风姿绰约的宫装女子,领着一个高高大大的青年,在内侍宫人簇拥下,步入眼帘。

    贵妃仇氏满头珠翠,一身浅紫色宫装,裙摆绣满盛开的金丝海棠,肌肤胜雪,美艳动人。

    仇贵妃保养得极好,若非后面紧跟着人高马大的二皇子,且二皇子眉眼与仇氏有几分相似,很难想象得出仇氏已是三十来岁的年纪了。

    李鱼忍不住感慨,拥有这等容貌,难怪会是皇帝后宫近年最得宠的妃子了,

    按书里所述,此时的仇氏正处于一生中最春风得意的时刻,皇帝已私下向她透露,打算立她所出的二皇子穆天昭为太子。

    皇帝与许多古代帝王一样,希望嫡皇子继承大位,早些年曾立过孝慧皇后所出的大皇子为太子,可惜大皇子长到七岁便薨了,帝后伤心了几年,孝慧皇后又有了四皇子,皇帝又动了立储之心,可惜四皇子福薄,两岁多一场风寒,竟一命呜呼,孝慧皇后前后经历了两次丧子之痛,身体已很不好了,不顾一切诞下了五皇子,也便是如今的景王,可是老天却与皇帝、孝慧皇后开了一个恶毒的玩笑,这个饱受期待的最小的嫡子却是天生哑巴,于皇帝、于孝慧皇后都是沉重打击……

    孝慧皇后薨逝,皇帝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与嫡子无缘,再没提过立太子之事,二十多年了,突然漏了点口风出来,仇氏欣喜若狂。

    虽然皇帝近年来对她的宠爱有目共睹,却一直没有要立她为后的意思,但是这又如何呢,只要她儿子二皇子能当太子,未来能登基,她做不做皇后都没差!

    仇氏觉得自己快要熬出头了,走路都带着风!

    仇氏与二皇子行了礼,皇帝令贵妃近前来,他既有立二皇子之意,这一点体面还是要给的。

    仇氏娇笑着,坐到皇帝身边,以胜利者的姿态瞥了一眼下首的景王,心中不屑地想,即便是先皇后之子、出身高出她的二皇子一截又如何?

    终究还是要向太子、向以后的皇帝低头。

    仇氏与二皇子默契一笑,景王却没什么反应。

    景王目不斜视,手指仍浸在海碗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捏着小鲤鱼光滑的脊背。

    李鱼被他捏来捏去有点怒:噫,这么大力,鱼吃不消呀!

    李鱼嗖地躲避开,戒备地瞪着景王。

    景王手指扑了个空,黑漆漆的眸子一眨不眨盯住小鲤鱼。

    李鱼:“……”

    李鱼感觉周围空气倏地冷凝。

    ……不给捏,暴君就生气了吗?

    算了,好鱼不和人斗,何况还是主人。

    他知道景王看见仇氏坐在皇帝身边,心里必定不痛快,试问哪个子女,会喜欢别的女人取代亲娘的地位?

    仇氏虽满面笑容,对景王不过是在炫耀与挑衅。

    念在景王心情不佳的份上……

    李鱼很有理由地怂了,重新依偎过去,讨好般蹭蹭景王的手指。

    给你捏给你捏,只是别这么大力行吗?

    景王对于这条鱼的见风使舵抿了抿唇,又用手指继续去捏鱼脊。

    李鱼默默忍受着,觉得景王力气实在有些大忍不下去了,就闪到一边轻摇尾巴,不过片刻又重新游回来,任景王撒气。

    景王也发现了,小鲤鱼这样子,似乎并不讨厌他的触碰,但是为何又要躲开再回来呢?

    ……是因他的力道,对鱼来说太大了吗。

    景王手指的动作不觉轻柔了些。

    李鱼顿时觉得舒服了,这还差不多,脊背被捏一捏好像也不是特别难受,有点痒痒的……

    李鱼用尾巴尖卷卷景王的手指,以示喜爱。

    景王:“……”

    景王发现,这小鲤鱼也不是特别难懂。

    一人一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不管旁的人如何反应。

    皇帝前头已见过景王如此了,饶有兴致地看景王与小鲤鱼互动,他从不知道,这个冷心冷面的儿子也会逗鱼。

    仇氏的笑僵在脸上,景王当她不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羞辱。

    “景王殿下这是怎么了?”仇氏试图让皇帝发觉景王的无礼。

    皇帝却噙着笑道:“贵妃,景王新近养了条鱼,你觉得如何?”

    仇氏:“……”

    仇氏当然觉得不如何,她此行有自己的目的,焉能让一条灰不溜丢的鱼岔了开去?

    皇帝这样子,多半是忘了她之前的进言,对景王心软了。

    仇贵妃早有应对,朝身边的心腹宫人递了个眼色过去,宫人会意告退,不一会儿重新入殿,怀里抱了一团雪白的东西,快速走了过来。

    仇氏面露喜色,将那团雪白搂在怀里顺了顺,柔声道:“陛下莫非见了景王的鱼,便忘了臣妾的飘雪了?”

    皇帝此时也想起召景王的目地,摸了摸鼻子一笑。

    仇氏怀里的雪白,配合着主子的动作,喵呜一声缓缓抬头起来。

    正与景王嬉戏的李鱼,蓦地听见这声猫叫,惊得浑身鱼鳞都要炸开了。

    怎么乾清宫里也有猫?

    李鱼小心游到水面想探个究竟,就见贵妃怀里抱着一只硕大的白猫,宝石般的悠悠蓝眸,一下子就转向了他。

    这体型,这声音,这这这不是仇敌猫吗?!

    李鱼一个哆嗦,赶紧潜下水去,可是来不及了,大白猫发现了他,喵一声兴奋大叫,挣脱了贵妃的怀抱,快如利箭,向他猛扑过来。

    李鱼:嗷,救命啊,猫要吃鱼啦!!

    本来他觉得若是再遇见仇敌猫,一定可以想办法溜走,再不济就拿尾巴狠狠扇猫,可是真的再见面才晓得,鱼的本能还有被猫咬住的疼痛感,都令他颤栗不已。

    李鱼在碗里,逃无可逃,情急之下蹿到景王手掌底下团成一团,期待大白猫看不到他。

    但这只是自欺欺鱼。

    大白猫转眼扑了上来,猫不怕水,抬嘴便要叼鱼,眼看鱼又要陷入猫口,说时迟那时快,景王的手将缩成一团的小鲤鱼拢起护住,白猫只来及啃到一嘴的风。

    “喵?”

    白猫扑了个空,困惑地仰起头,对上一张它永世难忘的脸。

    “喵!!!”

    白猫一时间觉得猫生无望。

    景王面若寒霜,仅用手指轻轻一弹,白猫便被挥了开去,撞在带它入殿的宫人腿上。

    宫人发出吃痛的惨呼,白猫被撞头晕了一阵,站起来甩甩脑袋,它不敢再打鱼的主意,扭头奔回仇贵妃怀里。

    李鱼躲在景王手下,偷偷扒在景王指缝间望外看,笑得前仰后合,不愧是暴君主人,大白猫又吃瘪啦!

    仇贵妃眼见景王竟当着皇帝的面出手,心里一阵暗喜,俯下身将哀叫不已的白猫抱起来,装腔作势地查看。

    仇氏假装心疼地斥骂:“飘雪你个孽畜,被收拾过一次怎么不长记性,好端端为何还要去招惹景王,你这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吧。”

    李鱼本来还挺高兴,闻言气得要跳脚,贵妃明面在训猫,实际却是在上眼药,提醒皇帝景王不止一次教训过她的爱宠,不把她放在眼里。

    贵妃发话,二皇子穆天昭当然力挺生母,跟着道:“五皇弟只是年轻贪玩了些,没有恶意,父皇、母妃请勿怪罪。”

    李鱼:“……”

    李鱼朝天翻了个白眼,“啵”地吐了个大泡泡,不屑地用尾巴对准二皇子。

    二皇子声音听着温温和和,却比贵妃还狠。若说贵妃是上眼药,二皇子这是连罪都帮景王认了,还说景王没有恶意,这是怕皇帝不往有恶意上想吧?

    这些恶毒炮灰!

    虽然他知道以后是景王登基,穆天昭和仇贵妃都没有好下场,可是眼下这母子俩一唱一和,欺负景王口不能言,景王又没把王喜公公带在身边,李鱼有些着急,算起来景王救过他好几次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景王被欺负吧?

    可他归根结底只是一条鱼,能拿如日中天的贵妃母子如何?

    李鱼气得直鼓嘴,着急地在碗里兜起了圈圈。

    贵妃母子的眼药起了作用,皇帝想起贵妃之前的哭诉,沉下脸道:“景王,听说你曾在贵妃生辰摔过她的猫,可有这回事?”

    贵妃在生辰当天哭哭啼啼告诉皇帝,景王摔了她的爱宠飘雪,皇帝如今亲眼目睹景王对飘雪出手,对仇氏之言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倒不是他有多喜欢飘雪这只猫,不过是个玩物,景王便是打了杀了又如何?皇帝私心不以为然,只是涉及到贵妃,贵妃好歹是景王庶母,身后还站了个二皇子,正是他属意的太子人选,皇帝并不希望景王因此与未来太子一脉不睦,召景王过来也是为了问清楚,给贵妃一个交代,安抚贵妃。

    景王冷冷瞥了贵妃一眼,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继续垂眸摆弄他的小鲤鱼。

    这小鱼不知为何脸颊一鼓一鼓的,仇氏说话时鼓得尤其明显,好似在生气,景王反而有些好笑,难道连鱼也看得懂贵妃母子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