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面君了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景王携李鱼去往乾清宫,途中一直没什么动静的系统,突然又给了李鱼提示。

    “支线任务——皎皎明珠已达到前置条件,请问宿主是否开启?”

    李鱼:“……”

    什么情况,他这边还没和景王“相处”呢,又来一个任务,似乎还是支线?

    光从任务名看不出什么来。李鱼并不想节外生枝,为主线操心的同时还要操心支线,鱼脑袋会很吃力,可出于好奇心还是问了问奖励。

    系统:“这个任务奖励为临时变形药一份,能够使宿主暂时变回人形,药效为一个时辰,如果支线任务失败,不会有任何惩罚。”

    李鱼:!!!

    居然还有能变成人的药?有这种好事怎么不早说!李鱼机灵地想,就算只能变一个时辰,他完全可以多做几次这种任务,多得几份奖励轮着用,不就能一直维持人形了吗!

    “奖励仅此一份。”

    对于宿主的天真和蠢,系统一丝不苟地提醒。

    李鱼:……好吧,就知道你是坑鱼系统了。

    这个支线任务一定要做,反正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若有了变形药,就可以挑个合适的日子,一个时辰等于足足两个小时,能吃很多人类的食物,也能说很多的话,还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他本是人,不是鱼,变成鱼之后,才晓得做人有多自在和快活。

    虽只有短短一个时辰,能重新体验一回做人的感觉也好呀!

    李鱼:……不就是多做一个任务,我做。

    这个名唤“皎皎明珠”的任务,只有一句话,取得夜明珠一颗。

    坑鱼系统的任务一向不清不楚,李鱼都习惯了,完全不晓得自己一条鱼,会和夜明珠产生什么关系,因系统前头介绍过,支线任务要有相应的前置条件才能开启,既是景王带他去乾清宫的路上才刷新了这条支线,这就说明,这个任务应当和面君有关。

    算起来,也不算额外要绕远路了。

    景王虽是个王,却不喜乘轿,自己带着小鲤鱼,后头跟着王喜,溜溜达达到了乾清宫。

    内侍总管罗瑞生早已在乾清宫殿门前翘首等了许久,一见景王忙迎上来,引景王入殿。王喜不得入内,则在殿外巴巴候着。

    终于到了,李鱼特意游到水面上来,观赏了一下乾清宫。不愧是皇帝寝殿,檀香阵阵,美轮美奂,一眼看过去各种珍奇摆设,鱼眼睛都快看直了。

    不过此地虽美,却没有鱼缸。李鱼还是更喜欢有青花瓷鱼缸的地方。

    他也是这趟出门才晓得,原来景王安置他之处是景泰殿,景泰殿是景王从小在宫中的寝殿,虽然后来封王出了宫,景泰殿仍为景王保留着,是实打实景王的地盘。

    真是随便一混,就混到了暴君的老巢呢,李鱼有点骄傲。

    看了一圈,没能发现夜明珠,支线任务本就来得突然,李鱼只盼系统能多给提示,可坑鱼系统最早提醒他开了支线之后,又没声了。

    李鱼只能把支线任务和主线任务一起搁置,没有头绪时只得随缘,还是见皇帝要紧。

    书里的皇帝,与景王之间有颇多的隐情。原书中,景王生母孝慧皇后在生景王前身体就很不好,生产后又遭受到儿子有哑疾的打击,撒手人寰。皇帝对孝慧皇后很是敬爱,对着景王这个儿子,心情一直有些复杂,对景王并不亲近,尤其是景王年满十六,皇帝就令其开府,根本没管景王尚未娶亲,其他皇子都是大婚时一并开府的,故而许多人以为,景王很不得宠。

    当然这许多人,并不包括对全书剧情都很了解的李鱼。

    皇帝对景王疏远,并不是真的不疼景王,而是一种变相的爱护,景王是孝慧皇后所生,出身尊贵,可是因口不能言,身份再贵重也没了继位的可能,早早令其封王开府,不过是为了保全这个儿子,皇帝因爱妻之死不愿亲近景王,可是内心深处,他也知道这是爱妻的骨血,他是希望这个儿子能够平安一辈子的。

    别的不说,景王性子并不宽和,幼时有年龄相仿的皇子嘲笑景王是哑巴,景王直接捋袖子一顿胖揍,被告到皇帝处,皇帝全都罚了,私下却告诫其他皇子,要多让着景王。

    景王不能说话,启蒙都不方便,皇帝又特意指了教导过聋哑之人的严师。

    这些都是皇帝偏疼景王之处,只是从没有明说。

    所以李鱼对这趟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乾清宫正殿,皇帝一身明黄龙袍,端坐在篆刻着飞龙的宝座上,见是景王,略一点头:“天池,你来了。”

    景王将盛了小鲤鱼的海碗搁在近旁的小几上,认真行了礼。

    皇帝笑着唤他起身,远远瞅了一眼这个儿子,景王还是老样子,冷冷清清,皇帝目光自然落在了景王带来的海碗上头。

    在皇帝认知中,碗多是拿来盛汤水的,拿着碗进乾清宫,多是给他献汤水。皇帝误以为景王这是知错了,特意端了一碗汤过来,要进给自己。

    皇帝笑着道:“你到是有心。”

    猝不及防就被误会了的景王:“……”

    皇帝与这个儿子很少亲近,景王愿意讨好,皇帝心里说不出的熨帖,当即便令罗瑞生将景王进的“汤”端过来。

    景王因无法直言,阻拦到底慢了些,罗公公已麻利地端起了海碗,一旁内侍也递过银针。

    这汤瞧着像是枸杞鲜鱼汤,罗公公照例要验一下,接了银针低下头,正与将脸露出水面看热闹的活泼小鲤鱼撞了个对眼。

    罗公公吃惊不小,手一抖差点把碗摔了:“哎哟,景王殿下进的这是……这是什么呀?”

    李鱼也被突然出现的罗公公吓得不轻,biu地沉碗底去了。

    竟还是活的?罗公公肃然,原来不是鱼汤!

    “景王究竟献了何物?”

    皇帝离得远,罗公公这一惊呼,也跟着诧异起来。

    罗公公实在不好回答,景王起身,走到罗公公面前,从罗公公手中手里默默接过海碗。

    皇帝:???

    景王亲自把海碗端到皇帝面前,不过手牢牢扶住碗,并没有再往前递,要交给皇帝的意思。

    皇帝:“……”

    皇帝就见到,硕大的水波纹海碗里,盛着许多清水,一条巴掌大的小鲤鱼畅游其中。

    皇帝一愣:“景王,你这是何意?”

    穆天池笑了笑,手指随意探进水中,轻轻一搅。

    李鱼这时,已偷偷在水里看过了皇帝的样子,皇帝是一个留着短须的方脸大叔,李鱼正暗搓搓地想着幸好景王只是眼睛和皇帝有几分相似,大部分还是随孝慧皇后,要是随了皇帝,美男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大概心里腹诽景王,景王就突然下了手,李鱼有些不知所措。

    反应过来,景王的动作其实是要逗他,可这是在御前,景王到底想做什么呢?

    自打景王给他换了碗,他就知道景王并不打算将他献给皇帝,因为进上之物,卖相最重要,雅致的小玉碗显然比粗犷的大海碗更得君心,而景王却弃玉碗而不用,这就说明,他不会拿他来讨好皇帝。

    那景王,为何又要带着他面君呢,为何要当着皇帝的面做这种动作?

    管他呢,主人逗宠物,宠物就得……得回应一下。

    李鱼忍住羞惭迎向景王,反正向景王卖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来到景王指缝间,稍稍犹豫了一下,鱼嘴亲昵地蹭了蹭景王手指。

    喔……有鱼食香味,还是好吃的那种红色鱼食。

    开始他的举动仍有些生硬,后来完全是心甘情愿追着对方手指嬉戏。

    景王垂眸望向游得正欢的小鲤鱼,眼里盛着淡淡微光,皇帝一时间以为自己看错了,景王向来冷硬,在他面前从没流露过什么情绪,如今竟堪称、堪称温柔地逗着一条鱼……

    以前皇帝觉得景王孤僻,暗中命人从猫狗房调了好几只猫狗给景王作伴,可景王愣是看都没看一眼,一只也没留下,皇帝那时就觉得,景王应当不喜宠物,可是如今,不喜宠物的景王,竟对一条鱼破例了??

    皇帝恍恍惚惚思量过种种可能,艰难许久开口道:“你莫非是想告诉朕,你养了一条鱼?”

    穆天池略一点头。

    景王竟真的养了鱼,皇帝很是诧异,不过这个儿子终于有了点人情味,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再看这鱼……这鱼也不是什么名贵吉祥的锦鲤,而是一条再寻常不过的小鲤鱼,瞧着仿佛是能拿来炖鱼汤的那种。

    ……景王的眼光还真是一言难尽。

    皇帝此刻已忘了召景王来的目的,唇角一抽违心道:“养鱼,还挺不错。”

    景王:“……”

    李鱼也看见景王点头了,心里宛如一匹小马得得得昂首跑过,虽然王公公还有他自己都早已认定他是景王的宠物鱼了,景王亲口承认还是头一次,原来景王带他见皇帝,竟是要当着皇帝的面承认他是鱼宠,这宠物养的也太高调了吧?

    李鱼都快飘飘然了,百万鱼宠这个主线任务,是要他做景王的宠物鱼,景王如今都在御前承认他是鱼宠了,是不是就代表这个主线任务完成了呀?

    可是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见完成任务的提示,看来主子亲口承认无用,坑鱼系统不承认,还是要继续按部就班地“相处”才行。

    一名内侍匆匆入内禀告,道是贵妃与二皇子在殿门外求见。

    皇帝这才想起来正事,意味深长地瞥了景王一眼,景王背挺得笔直逗他的鱼,没什么反应,皇帝微微一叹,道:“让他们进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