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游碗底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系统提示李鱼:“以后若要使用空间,不必等进入系统,宿主可以直接用鱼鳍戳玉鳞片三下,即可快捷打开。视野范围内能装进空间的,都可以通过意念存入……”

    系统巴拉巴拉,李鱼面带微笑,这个空间虽然容量不咋滴,如何使用还挺酷炫,不错了。

    他再去查看系统里的主线任务,如他所想,“百万鱼宠”第二步是完成状态了,之前尚不清楚任务内容的第三步已显示了出来。

    第三步:与暴君的相处,限时三日。

    李鱼:“……”

    这坑鱼的系统,怎么任务除了互动就是相处?

    话说回来,就连互动要求都这么高,他一个人不作数,得要景王有所行动,很难想象接下来的相处会要求做什么,而且特么的还有时限??

    若超过时间怎么办啊?

    系统:“超时亦是任务失败的一种,宿主会变成鱼骨鱼……”

    李鱼:好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三天之内完成任务吗,我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正式开始总可以吧?

    系统:“不好意思,从第二步完成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李鱼:???

    李鱼仔细一看还真是,任务那行字旁边有个很小的倒计时,正一刻不停在递减。

    混账系统,都开始了也不提醒他!万一他心大到把这三天都睡过去了怎么办!

    原来呆在系统里也要扣时间的,李鱼不能浪费时间,赶紧退出系统,返回现实世界。

    耳畔恰好出现王喜的声音,原来他收奖励的工夫,景王与王喜已去而复返,并且说了一会儿话。

    幸好这期间景王没过来看他,李鱼从失神状态迅速游动了几下,以示自己还很鲜活。

    李鱼侧耳,就听得王喜瓮声瓮气道:“皇上为何忽然唤殿下过去乾清宫问话,老奴打听到皇上之前去过钟粹宫,想来是贵妃对皇上说了什么,毕竟那只白猫……是贵妃爱宠。”

    景王似想起什么,讥诮一笑。

    王喜忙道:“老奴可没别的意思,您自是不会在意这些,可皇上的面子,您总要给。老奴这便跟殿下过去,在皇上面前都把话说清楚了,就不信贵妃还能颠倒黑白了?”

    景王未置可否,王喜道:“那老奴便跟着殿下……”

    穆天池思忖片刻,伸出一臂挡住王喜,摇了摇头。

    王喜一怔:“殿下这次竟……不要老奴跟着?”

    王喜作为景王贴身内侍,从小照顾景王,景王一个眼神丢出去,王喜差不多就能意会,景王要说的话,也就他能说个八九不离十,皇帝无缘无故急召景王去乾清宫,王喜推测应是钟萃宫那位使了坏,吹了枕头风,这档口再不让他跟随,景王岂不是吃亏吃定了??

    景王黝黑的眸子未着情绪地瞟向头顶。

    王喜恍然大悟:“是皇上,令殿下独自前去,不许带仆从?”

    景王颔首。

    王喜无语,皇帝既要召景王去问话,又不让景王能“说”话,这是几个意思啊。

    怕只怕,皇帝这些年受钟萃宫蛊惑,偏疼贵妃所出的二皇子,心里已没有他家殿下了。

    王喜一下子红了眼:“不……老奴拼死也要跟着殿下!”

    景王见他满脸愁容,犹豫着轻轻一点他的肩膀。

    既是皇帝之意,若刻意违背,岂不是让对方有话可说。

    且景王并不认为区区贵妃,就能耐他何。

    “那……殿下打算怎么办?”王喜吸了吸鼻子问道。

    景王悠长的目光,落到王喜身后不远的青花瓷鱼缸里。

    “您、您难道是想……”

    王喜吃惊不小,该不会真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景王从从容容,神情自若,十分有把握的样子。

    王喜一咬后槽牙:“殿下既有自己的主意,老奴听殿下的,这便去准备。”

    李鱼就听了一耳朵,贵妃要为难景王,王喜在与景王商议对策。不过李鱼一点也不替景王着急。书里这位贵妃看似得宠,到底也没能蹦跶多久,书里虽并没有关于这一段的详细描述,他料想应当就是一件小事,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否则哪儿来的景王登基呀?

    且景王这个人记仇得很,睚眦必报,贵妃真敢动景王,就怕偷鸡不成反惹一身腥!

    李鱼以为景王去面君,与他没什么关系,他只要安分待在鱼缸里等景王回来,再试着研究接下去的相处任务,限时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也还好了,按他前两次任务都是不经意就完成了,说不定这一步也是如此,但是没想到,王喜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只小巧的玉碗,颠颠地来到鱼缸前,不怀好意地看向李鱼。

    李鱼:“……”

    快住手啊你要干吗!!

    李鱼尖叫着,马上就被王喜挽起袖子捉在手中,动作敏捷地放进玉碗里。

    这玉碗太小,碗里水极浅,勉强只能容得下弯成圈的李鱼,别说打滚,简单扑腾扑腾都不行,稍一用力,鱼身就会露出水面。

    李鱼觉得很不安全,只好委屈巴巴弯成一个圈。

    王喜喃喃对他道:“小东西,殿下既决定带你前去,只能暂时委屈你一下。你听话些,莫要让殿下难堪。”

    李鱼:???

    卧了个大槽,王喜在说什么,景王这是脑抽了吗,自己不会说话,还要带一条同样不会说话的鱼,他可不想见什么皇帝贵妃呀!

    因景王贵为皇子,且有以后的剧情保证,李鱼不认为皇帝会拿亲儿子景王如何,可他不一样,他只是一条鱼,皇帝万一看他不顺眼,把他丢了或者烤了……

    清醒一点,他被带去何处根本由不得他做主,这一去鱼生不明,得赶紧想想办法,给自己留条后路,他的随身空间目前有且仅有一个位置呢!

    李鱼深吸一口气,趁王喜不备,鱼鳍狂点着玉鳞片,心里想,给我存清水、我要清水……

    只要有足够的水,他就能活下去,除非皇帝直接剁他的鱼头,他所在的这只玉碗里虽也有水,可是太浅了没有安全感,捧着玉碗的人一个手抖他就要糟,与其把命交到不知是谁的手上,还是自己多存点水比较妥当!

    李鱼没往空间里存过东西,也没想到这么快空间就能派上用场,他只听系统介绍过一次用法,完全是瞎碰运气。

    幸好他记性不错,系统的介绍也大致都记住了,瞬息间青花瓷缸里的水,肉眼可见地变浅了。而李鱼的空间里,满满都是水。

    有水啦!李鱼满意地收了空间。

    王喜唤了一屋子内侍进来,忙得团团转,没人注意到青花瓷鱼缸里的变化。景王决定带小鲤鱼去面君,王喜这边得把接下来都交代好了,差不多大小的玉碗备了数只,还备了几套景王的干净衣物,这些通通都得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虽然王喜不能跟着景王去见皇帝,至少去乾清宫路上还能照顾景王。

    景王示意,小鲤鱼是要面君的鱼,由他亲自来拿即可。

    王喜恭敬地把玉碗献上,景王瞥了一眼玉碗。

    这碗相当小,鱼在里边都伸展不开。王喜道这是没办法的事,要去面君总不能带只煞风景的大碗去,小鲤鱼是能舒服了,可皇帝看了怎么想?

    景王无所谓皇帝怎么想,他就觉得这碗憋屈。

    景王看向王喜,目光带着嫌弃。

    王喜:“……”

    王喜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干巴巴地道:“殿下,您、您要去面圣,还是拿这只玉碗比较好……”

    景王绕开他,对着另一名内侍,遥遥一指找玉碗时翻出来的另一只大海碗,这碗足够大,碗身绘有水波纹,盛锅汤都绰绰有余。

    王喜:“……”

    景王是个执着之人,他想要的必能得到。大海碗很快便被呈过来,景王瞥了王喜一眼,自己亲手将小鲤鱼连着玉碗里的水一同倒入大海碗中,又额外注入了不少清水。

    在玉碗里颇觉束缚,突然束缚一下子全都没了的李鱼:!!!

    怎么回事,为何又换?可是新的地盘好霸气,他喜欢!

    李鱼充分暴露了鱼性,在新地盘神气地游来蹿去!

    景王把他挪到另外一只大碗里了,他要纠正一下对景王的印象,暴君偶尔还挺能为宠物着想呢!

    景王见这鱼欢快的样子抿了抿唇,想想又从袖中掏出装了红色鱼食的竹匣,斟酌着取出几颗,放入碗里,免得这鱼活泛过了头,一路上又饿了。

    李鱼有的吃感激不尽,浑然不觉景王如今拿这么大的海碗盛他,碗里又飘荡着颗颗红色鱼食,远远看上去就仿佛一大碗枸杞鲜鱼汤。

    景王一只手托住碗底,另一只手手指牢牢罩在碗上方,免得一个不稳就把鱼泼出去了。他的手并未直接触碰鱼身,可李鱼还是能感受到了来自掌心的热意。

    暖暖的感觉,意外有些温馨。

    李鱼原本觉得与人同行未必可靠,可若是有景王如此护着他,应当……会很安全吧?

    小鲤鱼一颗惴惴的心,伴随着景王的脚步,慢慢踏实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