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香肉丝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想讨好景王,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他看过原书,知道穆天池虽是暴君人设,可在原书里,却并非一开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君。

    穆天池还是景王时,顶多算是性子孤冷,情感淡漠,因天生哑疾,早就被剥夺了继承皇位的资格,可后来仍是由最不可能登基的皇子一步一步走向了帝位,以雷霆手段血洗朝堂与后宫,真正由一个沉默冰冷的王,蜕变为令天下胆寒的残忍暴君。

    这一转变,实际有一大段心路历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促成,个中曲折也非几句话就能说得清。眼下穆天池仍是个王,就说明性格还未暴君化,也便是说,这位暴君还没真正到动不动就砍人脑袋的地步。

    这一点,其实从大白猫当初被穆天池抓住,却未被处死就能看出来。

    大白猫冲撞景王,景王罚归罚,罚的时候也让人觉得冷酷无情,可是罚过就把猫放了,没让猫血溅当场,这在登基为帝后,却是几乎不可能的,可见眼下的景王只是睚眦必报,而非残暴,且他这条鱼能被景王救下来,不也是个现成例子吗?

    所以不难理解系统要他做任务的目的,是给暴君转性。

    在穆天池还是景王时提前有所行动,总比在穆天池真正变成暴君再去补救来的强。

    李鱼为了完成任务,特意放下了身段,既然要做景王的宠物鱼,对主人主动示好也属正常。

    但是要景王从一条鱼的摆摆摆中体会到热情,实在太不容易,李鱼吐了半天泡泡,嘴巴都酸了,景王的目光是追过来了,神情依旧淡漠,宛若化不开的冰山。

    李鱼很快就有些疲累。

    他如此卖力讨好景王,没能使得景王有半分展颜,倒是景王身后的王喜公公,发出“噗”的一声轻笑。

    “殿下您看,您救的这鱼活过来了,还能打喷嚏呢。”

    王喜从景王背后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乐呵呵地看着小鲤鱼吐泡泡。

    这鱼有点意思,之前蔫搭搭的一动不动,王喜都以为这鱼活不成了,谁知才一会儿工夫就又生龙活虎。

    李鱼:“……”

    喂,别弄错了,这是打招呼不是打喷嚏!

    李鱼又朝王喜吐了一个泡泡,以示抗议。

    没办法,谁让人听不懂鱼语,甩尾巴会疼,他就只能一个劲吐泡泡了。

    这下王喜更加误会了,觉得鱼泡泡吐太频繁,变得有些担忧,小心翼翼询问景王:“殿下,这鱼是不是病了,怎么又打喷嚏?”

    李鱼:“……”

    你打喷嚏,你们全家都打喷嚏!

    景王尚未有所表示,总是遭误会的李鱼已愠怒地吐了一长串泡泡。

    王喜顿时紧张不已:“殿下,这鱼怕不是呛水??”

    景王:“……”

    景王虽口不能言,却不是瞎子聋子,心里亮堂得很。鱼怎会打喷嚏、呛水,王喜这个人精,分明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给他逗闷的。

    只不过这条鱼……

    也太活泼了些。

    穆天池从没见过如此活泼的鱼,望着青瓷鱼缸里不断吐着泡泡的鱼,和鱼身上盖的水草叶,唇角不觉勾了勾。

    “主人,景王,看这边,快看这边!”

    躺在水草被子里行动不便,李鱼只迟疑了片刻,便弃了才折下没多久的水草被子,欢快地游近景王。

    主线任务第二步是与暴君互动,他方才吐了几个泡泡,可是系统并无提示,就说明光吐泡泡是不作数的。

    坑鱼的系统,从头到尾也没告诉他这个互动是何意,李鱼只能自己摸索,大胆尝试。难得能与景王面对面,他肯定得勤快些抓住这次机会,最好能一下子就完成这第二步的任务。

    说来也很奇妙,景王是天生哑疾说不了话,而他则是鱼语没人能听见,实际也就和哑巴差不多了,某种程度上他和景王也可算是同病相怜。

    只是两个都不能出声,交流困难,要如何互动?

    李鱼竭力回想了一下自己会的种种小把戏,从身边绿油油的水草灵机一动想到了魔性的海草舞,不若他就给景王跳一段海草舞,没有互动,就创造一个互动?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可他——身上还带着伤,不能乱甩鱼尾巴,那么不妨保持下半条鱼不动,只动伤势轻一些也不太疼的上半条鱼好了。

    说跳就跳。李鱼幻想自己是一条可爱海草,夸张地扭动上半身,做此起彼伏曲扭波浪状。

    穆天池、王喜:“……”

    景王目不转睛盯着小鲤鱼,他愈发觉得这鱼有些不寻常,只是景王面冷,就算内心有些许惊讶,轻易也不会显露出来。

    王喜在旁只觉眼要瞎,吞了吞口水艰难道:“殿下,这鱼……莫不是抽筋了?”

    其实王喜第一反应,这鱼扭来扭去,仿佛是在讨景王欢心,可王公公素来只听说聪明的猫狗能通人性,这鱼也能聪明得起来吗?

    理智告诉他不可能,所以王公公更倾向这鱼抽筋了。

    李鱼:“……”

    你抽筋,你们全家都抽筋!!

    王喜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气氛,李鱼没心情再继续跳海草舞了。

    他跳了这么久,系统仍没有一点提示,李鱼索性不跳了,biu地停在白石床上,稍作休息。

    穿成鱼之后,他第一个点亮的技能就是游泳,如今在水里沉沉浮浮,熟络得很。

    景王一直盯着他,见鱼不动了,若有所思。

    王喜马上又找到了新的切入点:“殿下,这鱼怎么不动了?”

    李鱼:“……”

    做宠物鱼好难,怎么老是遇见杠精!

    李鱼克制地转过身去,他不能总生闷气,得把精力放在怎样尽快完成任务上才行。

    “喂,系统,怎样才叫互动?”

    李鱼尝试着呼唤系统,连海草舞都不算互动,这任务也太坑了吧。

    系统大约也看不下去了,提示他道:“所谓互动,就是你来我往的行动。”

    李鱼:“……”

    李鱼可算明白为何他出了这么多力,却不能顺利完成第二步了,因为从头到尾只有他一条鱼动得起劲,而景王纹丝不动,怎么能算“你来我往”的互动!

    那,如何才能让景王也动起来?

    李鱼陷入了沉思。毕竟这可是连海草舞都打动不了的暴君主人,嘤嘤嘤,鱼生太难了。

    李鱼聚精会神想着心事,王喜也在时刻盯着这条鱼。

    王公公有自己的小九九,这条小鲤鱼是景王亲自找到、亲自救下、亲自送到此处宫苑里来的,王喜跟随景王多年,深知他家殿下面冷心更冷,极少有在意的人和事,这回一反常态肯出手救这鱼,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鱼入了他家殿下的眼,他家殿下对这条鱼有一点兴趣。还命他备了鱼缸,把鱼摆在里边,这不就是养鱼的架势!

    管他养什么都好,王喜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家冷冰冰的殿下终于有一丝热乎气了。

    王喜絮叨了几次,就是不敢直言,生怕说破了,景王倔脾气一上来又不肯养了,这才绕了许多弯子。

    他发现景王的目光一直在追随小鲤鱼,小鲤鱼扭来扭去时,景王虽未有任何明确表示,也没立即掉头走人,小鲤鱼游着游着不动了,景王脸色未变,可好容易扬起一点的唇角,很快就往下坠了。

    这便是有些不悦。

    王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养鱼不是这样养的,光一个劲地看怎么行?

    王喜估摸着景王是没养过鱼,也没养过别的活物,不知该如何应对,王喜便试探道:“殿下,这鱼……是不是饿得没力气了?”

    穆天池飞快地瞥了他一眼。

    王喜知道这是命他继续之意,笑着解释道:“人饿了就会没力气,老奴寻思着,这鱼和人一样,也是该要吃饱才有劲。老奴已备了些鱼食,不若就让老奴喂一喂它吧。”

    穆天池思忖片刻,轻轻颔首。

    王喜一躬身,利索地从袖中抽出两只竹匣,依次打开,匣子里各自盛满红绿两色的鱼食,一颗颗搓得如同米粒大小。

    穆天池:“……”

    王喜拈了几颗鱼食出来,当着景王的面,洒在青花瓷鱼缸里。

    正在冥思苦想的李鱼闻到了一股食物香,穿成鱼之后他还什么都没吃呢,空空如也的肚子立即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是有什么好吃的吗?

    李鱼左右张望,很快散落在水里红红绿绿的颗粒便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东西闻起来香得不得了,竟比他曾经吃过的珍馐佳肴还要勾人。

    饿着肚子就没力气完成任务了……李鱼马上说服自己游了过来,围绕着其中一颗红色转了个圈。

    这仿佛……是鱼食?

    听说鱼食有面粉捏的也有虫子捏的,不知道这是哪种,可是闻起来好香好想吃……

    李鱼一方面唾弃自己这么快就适应了鱼的口味,一方面又馋得直流口水。

    最终,还是食欲战胜了自尊。

    鱼……要怎么吃东西来着??

    李鱼犹豫着凑上前去,用鱼鳍轻轻拨了拨鱼食。

    突然——他觉察到一道迫人的视线黏在他身上。

    李鱼抬头,就见到景王黑黝黝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李鱼:“……”

    他、本想文雅一些,用鱼鳍“捧住”鱼食再吃,万一被景王瞧出不对劲……

    景王虽是哑巴,脑子却灵光得很!

    李鱼赶紧一口叼住鱼食,呲溜一下钻进了水草被子里。

    要他当着景王的面,鱼一样吃东西,莫名有点耻,还是藏起来再吃,吃完再做任务。

    香鲜的鱼食很快在嘴里化开,李鱼吧唧吧唧吃了几口,太好了,是面粉捏的!

    只是这股浓郁的味道,怎么那么像鱼香肉丝?

    ……管他呢,李鱼有的吃就行,像鱼香肉丝挺好,也算安抚了他不能吃人类食物的心。

    李鱼迅速吃光了一整颗红色鱼食,肚子还是很饿,他打算再出去觅另外几颗。

    因为知道景王在看他,怕被发现异样,他每次都是找到一颗叼走一颗,贼兮兮地吃完再出来寻另一颗。

    渐渐发现,红色鱼食比绿色鱼食尝起来鲜美,绿色鱼食有些寡淡。

    这厢景王看小鲤鱼吃了半天鱼食,目光沉沉。

    方才有一瞬间他竟觉得这小鲤鱼用鳍拨鱼食的动作,有些像人。

    只是很快,就看不大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