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百万鱼宠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

    等了又等,他好像没变回人。

    不止没变,还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似乎是叫做……萌宠系统?

    李鱼一想起这个名字,眼前蓦地一亮,凭空出现了两行闪着金光的大字。

    方才提示他的系统音主动道:“宿主,请选择主线任务或是支线任务。”

    李鱼眨眨眼睛,他好像无意间摸进了一个系统里。

    这系统管他叫宿主,应当就是属于他的金手指,果然变成鱼不是白变的。虽然他至今仍是鱼,没能变回人,但是有了金手指,也许顺着系统提示去做,就能找到变回人的办法呢?

    记得之前的提示是说他完成了某个主线任务的第一步……

    李鱼习惯性就想像点触摸屏一样,去点主线任务这行字,可是这对人来说再寻常不过的举动,对鱼来说却不容易,因为鱼鳍太短够不着。

    李鱼呼扇着鱼鳍有些着急,想他要能点到就好了,主线任务忽然自己闪了两下,展开了好多行字。

    李鱼:明白了,这系统不用动手,只要靠意念用想的就能操作。

    主线任务下的几行字,除了最上面一行是亮着的,其余都是暗色,应就是对应了各个主线任务。

    李鱼急切想变回人,粗略看了看每个主线任务的标题,都是鱼有关,没有人。

    除了他曾听说过的“暴君的百万鱼宠”之外,还有“暴君养鱼振兴家族”,“鱼的产后护理”,等等等等,一个比一个看上去不知所云。

    最上面亮着的就是“百万鱼宠”了,可以点进去查看,其他任务暂时还不行。

    李鱼没办法,蔫搭搭地点了,“暴君的百万鱼宠”立刻弹出了任务说明,以及任务进度。

    他先看说明,这说明也贼简单,就是要变成暴君喜爱的一条宠物鱼,虽然有点标题党,还挺符合萌宠系统的名字。

    等等,他好像漏了什么?

    似乎许多地方都出现了暴君这个称呼,可他还不知道暴君是谁呢。

    系统仿佛感应到了他的困惑,刷地弹出了一个飘着玫瑰花瓣的透明立体框,框框里正是景王天怒人怨的俊脸。

    原来景王就是暴君啊。

    李鱼咧嘴乐,因为他遇见了景王,所以“与暴君的初识”就算完成了吗?

    话说回来,这个景王只是看上去很冷,不爱说话,为何就要被系统称为暴君呀?

    系统这次没反应,框框里仍是摆着景王的俊脸不变。

    这……难道是要他进一步点点点的意思?

    李鱼想了想,用尾巴尖远远戳了戳景王的脸颊。

    这回系统又多出了些别的提示。

    飞舞的玫瑰花瓣自动组成了一段关于景王的说明,景王名叫穆天池,是大楚皇帝五皇子,天生哑疾,口不能言。

    李鱼:“……”

    原来景王是叫做——穆、天、池??

    李鱼如雷轰顶,难怪他头一次听见景王这个称呼就觉得耳熟,也难怪比起王喜、小林子,景王安静得过分,只是当时光想着逃命,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如今总算知道他掉的是哪个坑了!

    穆天池这个名字他熟得不能再熟,可不就是他闲得无聊,熬夜看过的一篇网文《暴君与小娇妃》中的男主,一个冷漠阴鸷,不爽起来随时会诛人九族,但是因为天生哑疾又有点可怜的暴君。

    他这是带着系统穿书了呀!

    别问一本暴君文,他为何偏偏穿成了一条鱼,也别问一本暴君文,为何给他配的却是萌宠系统,做的任务也全都是鱼,问就是——

    “反正穿都穿了,你就认命吧,听说养宠物能让人变得有爱心,你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暴君男主转性。”系统悠悠推送了一条系统音过来。

    李鱼:“……”

    他就知道这系统没安好心了!

    他一点也不想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任务,难道他不做,还能逼迫他不成?

    系统马上道:“萌宠系统不能逼迫宿主,但是宿主完不成任务,一辈子就无法变成人。”

    李鱼:什么?!死了真不能穿回去吗?

    “不能。”系统很肯定,“无法变成人就只能拥有鱼的寿命,最后化成鱼骨和鱼灰。”

    李鱼:……那要是放弃任务呢?

    系统:“马上化成鱼骨和鱼灰。”

    李鱼要爆粗口了,这特么难道还不是变相强迫?

    系统再次强调:“萌宠系统不会强迫宿主……”

    李鱼:车轱辘话不要来回说好吗!

    李鱼不想变成鱼骨和鱼灰,也依旧对暴君转性没什么兴趣,他只想知道,具体要如何做才能变回人?

    系统:“主线任务进行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步骤是变回人。”

    李鱼:这还差不多……好吧,不就是个主线任务,做就做。

    虽然装得满不在乎,他其实很清楚,他是不可能拿性命去冒险的。萌宠系统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反正穿都穿了,就凭这系统是他穿书附带的金手指,能出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他就该相信。

    既然决定要做任务,李鱼开始静下心来,认真研究起他正在进行的“百万鱼宠”这个任务。

    这任务一共分为若干步骤,第一步“与暴君的初识”已经完成,第二步“与暴君的互动”正亮着,后面就没了,看来要等第二步完成之后才能再有下一步显示。

    ……这小气系统,连详细一点的提示都不给他,与暴君互动,要怎么动呢?

    景王是个王,他只是一条膳房里的食材鱼,两者有何关系,李鱼有些犯愁,难道要他把自己做成鱼汤或者红烧鱼,盛在盘子里去给景王吃吗?

    系统:“转转脑子,用用心。”

    李鱼:“……”

    这混账系统,怎么觉得是在嘲讽他!

    李鱼没能从奇葩的主线任务中琢磨出什么来,眼珠一转,想起去看支线任务。

    所谓支线,就是可做可不做的意思,打过网游的人都知道,支线任务一般不会太难,也能有丰厚的奖励,主线这么奇葩,没准他可以试着从支线上找找线索。

    李鱼选择了查看支线,发现支线任务底下全都是暗色的任务名,说明还不到能做这些任务的时候。

    譬如其中有一个支线任务就是——

    “成为锦鲤”。

    这任务看起来相当不错,既然暂时得当条鱼,做锦鲤总比做普通食材鲤来得强吧?

    傻子都知道锦鲤拥有超好的运气,为何这种任务反而不能做?

    系统:“支线任务都是有前置条件的,触发了前置条件才能进行。”

    李鱼:锦鲤任务需要什么条件?

    系统:“完成主线——百万鱼宠。”

    李鱼:……靠!!是不是绕不过当鱼宠这个梗了!!

    系统:“没错。”

    李鱼心想,他明明是个男人,却要去当另一个男人的宠物鱼,且这男人脾气不好,又不会说话,也太难了吧?

    不知完成任务有何奖励,若是奖励不咋滴,他岂不是亏了?

    李鱼:那完成百万鱼宠之后,都能有些什么奖励——应当是有的吧?

    系统:“有。第一步你已完成,鱼尾力量已被加强,请谨慎使用。第二步完成的奖励是可以置物的随身空间,其他奖励随着任务更新会陆续告知。”

    李鱼眼睛一亮,鱼尾巴加强有什么用,他一时半会儿还体会不到,可是随身空间,这个好,可以放东西,他一条鱼挺不方便,还是得赶紧克服羞耻心做任务去!

    这样想着,系统便提醒他要退出了。

    ……

    李鱼苏醒过来,睁开鱼眼,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只注满水的青花瓷缸里。

    原来与系统对话是在他的精神世界,外边看不出,实际他被大白猫咬伤,又离水太久,已昏厥了一个时辰了。

    身上传来阵疼,被大白猫咬的伤还未痊愈,李鱼望着周遭的环境有些迷茫。

    记得失去知觉前他快把尾巴敲破了,都没人理会他的求救,他此刻应该还躺在地砖上才对,怎么变了地方?

    不论如何,受伤了就得养伤,也得弄清楚身在何处,得尽快找到景王,完成互动这一步。

    李鱼想清楚之后,细细打量起缸子里的世界。

    这只青花瓷缸子比他最早穿过来时呆的黑漆漆的鱼篓子好多了,也没有膳房的油烟味儿,敞亮又通气,可是缸口于他而言有些高了,抬头只能望见头顶一片天花板,小虽小,却也能看出来是雕梁画栋的一间屋子,可见他如今是在富贵之地。

    缸子里水很清,目测只有他一条鱼,就在他旁边,种了几棵碧绿的水草,随着水波轻轻摇曳。

    他身下,垫着一片雪白的石子,李鱼研究了一下这些石子,每颗皆是圆圆滚滚磨去了棱角,鱼躺在上头一点不膈,到是个养伤的好去处。

    李鱼打算扯一片水草叶子下来,可是比划半天,光用左右鱼鳍一起扶住水草就挺不容易,更别提还要把鱼鳍当手去撕扯,怎么弄怎么不给力。

    突然,他记起系统说的,给他加强了尾巴力量,说不定可以试试看用尾巴呢?

    李鱼不太抱希望地朝水草甩了下尾巴。

    嘶!好痛好痛好痛!!

    牵动了伤口,李鱼疼得龇牙咧嘴,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

    鱼尾甩过之后,没什么变化,李鱼以为系统在骗鱼,就在此时,一片绿油油的水草叶子缓缓落下来,搭在他头顶。

    李鱼激动地看了一眼尾巴,试着以口衔住断了的水草叶子往下拉,遮盖住大半个鱼身,躺在了白石床上。

    养伤是要盖着被子养的,让他再休息一会儿,养养神。等身上再好一些,他就去找景王。

    不知睡了多久,耳畔传来“咯吱”一声轻响。

    李鱼知道这是开门的动静,应是有谁进到了他所在的屋子。

    进来的这个人——就是最后救了他,将他放进青瓷缸子里的人。

    青瓷缸里有水有水草,还有磨圆的石子,怎么看都像是鱼缸。能做出这番布置,多半不会是要吃他,而是要养他。

    这个人……会是谁呢?

    从容不迫的脚步声逐渐逼近,李鱼莫名竟有些期待。

    他稍稍仰起脑袋,等了一会儿,没过多久,鱼缸上方出现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

    李鱼:!!!

    天啊,这人——不就是他的任务对象,景王穆天池??

    ……原来,是景王救了他吗?

    李鱼又惊又喜。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本来他内心深处始终有些排斥做宠物鱼,可是面对救命恩人和任务对象,他能忍!

    一条合格的宠物鱼……该怎么做来着?

    讨好主人,让主人欢欣!

    李鱼顶着水草被子甩了甩头,谄媚地朝景王吐出了一个透明小泡泡。

    我这么可爱一条鱼,别砍我脑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