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猫口之鱼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大喜,原来也还是有不拍猫主子马屁的人的!

    若说猫的智商一般是两岁孩子,这只大白猫就是被个娇惯的孩子,有生以来都是要什么就有什么,没人敢拦,这会儿叼着鱼,竟有人敢挡它道,白猫恼怒地原地转了两个圈,决定给这人一点颜色看,继续叼着鱼,往青年男子的腿上猛撞过去。

    ……砰!!!

    白猫撞得太狠,猫嘴里的李鱼都能感觉到它一下子绷紧了身躯,力道十足。

    可是青年纹丝未动。

    白猫“喵呜”一声惨叫,反被对方硬邦邦的腿撞得弹了开去,猫嘴一松,李鱼大喜,趁机从猫嘴里骨碌碌滚落,很快便着了地。

    因为猫主子体型不高,他掉在地上倒也没再受到太大的冲击。

    白猫一愣,喵喵叫着,就要去扑李鱼,李鱼好容易才离开猫嘴,哪肯再让猫扑住,情急之下狂摆尾巴,一个打挺高高弹起,“啪”的一声,鱼尾用力扇在了猫嘴上!

    白猫:“……”

    李鱼:“…………”

    不会吧,他只是想逃,操作不慎怎么就变成打猫脸了??

    李鱼心虚得不行,身为鱼竟敢打猫的脸,他怕不是马上就要被吃了?

    白猫被突如其来的一扇,都有些炸毛了,抬爪就是狠狠一按。

    猫的利爪,在李鱼犹如钢钉,李鱼继续扑棱:嗷,不要按头,疼疼疼疼!

    一条鱼敢在猫面前如此撒泼,没被吞也怪不容易了。

    难道他一世英名,就要葬身猫口了吗?

    猫爪下的李鱼浑身都在疼,疼蔫了,尾巴尖不甘心地抖抖抖。

    然后他就看到,一双漆黑的登云靴由远及近,缓缓来到他眼前。

    原来白猫再次逮住他的时候,华服青年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不知是不是最后的错觉,李鱼竟觉得这青年有意无意往他的方向,淡淡地瞥了一眼。

    但是怎么可能呢,连高公公和小林子都没施舍给他多余的眼神,这青年仅凭一身华服看,地位绝不会低,这样的人会注意他这一条小小的鱼吗?

    鱼的力气实在有限,李鱼快抬不起尾巴了,静静趴着不动,凝聚起最后一点力气,艰难呼吸着。

    鱼不能离开水太久,被猫又咬又抓更不行,他太可怜,两者都占全了。

    就在这时,青年一撩袍子蹲了下来,李鱼就见到一张俊脸在不停地放大、放大……

    这是一张俊美到极致,又冷若冰霜的脸,鬓如刀裁,目似寒星,朱唇皓齿,肤白若玉,即便宋玉潘安在世,也不过如此。

    李鱼会的赞美之词有限,很快就在鱼脑子里蹦没了,当他还是个人的时候,就对自己的样貌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很好看,老天爷这是知道他快死了,临死还让他遇见一个比他更好看的天仙美男,好让他心怀嫉妒而死吗?

    鱼之将死,其言也善。好吧,说实话,他只嫉妒了一点点。

    李鱼脑子里已开始控制不住乌七八糟地乱想,俗称回光返照,陡然之间身上一轻。耳畔,大白猫很不甘愿地大叫起来,可是将他死死压制住的锋利猫爪已离开了他!

    李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试着摇一摇鱼身,虽然还是很疼,他……真的能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大白猫怎会放过他?

    李鱼微微抬眼,大白猫……它喵地腾空了!

    华服青年一把揪住猫背上的皮毛,毫不客气地将猫拎了起来。

    这猫虽壮实,但是通体雪白,蓝宝石般的盈盈眸子,一看就知品种名贵,寻常人哪怕不看贵妃的面子,也会对这白乎乎的一团心生怜惜。

    可是青年神情淡漠,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白猫。

    李鱼虽诧异,更多是感觉鱼生终于有了一点希望。

    谢天谢地,也谢谢这个美男!!

    白猫被迫离了地弃了鱼,发出凄厉的怒吼,四爪乱抠乱挠一气,换作别的人可能会被吓到,但是对于身高手长的青年来说,根本构成不了威胁。

    而随后赶来的小林子看见这一幕,腿一软就给跪了。

    李鱼疼痛之余有些吃惊,小林子这是要干吗?该不会是为了救他这个食材下跪吧?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小林子是向着华服青年跪下的,对着青年砰砰磕着头,语无伦次道:“景王殿下,这、这可是贵妃娘娘养的猫主子,求求您开恩……”

    李鱼:“……”

    这青年,原来是一个王,叫做景王?

    李鱼对贵妃、公公没什么特别反应,可是景王的名号,不知为何听上去有些耳熟?

    只是这念头仅仅在脑海里一闪而过,鱼生危在旦夕,李鱼已无暇去多想旁的了。

    华服青年——景王冷冷哼了声,幽深的眸子扫过小林子,拎着大白猫的手动都未动,并没有要放过的意思。

    大白猫起初还喵喵吼得起劲,后来声嘶力竭,叫声越来越低,景王周身散发着迫人的气息,充耳不闻,小林子在底下跪着,额头汗珠越流越多。

    李鱼摊在地上,这位景王把欺负他的大白猫抓了起来,也算是救了他,李鱼心里十分感激,可是再没有人管管他,把他放回水里,他就要成一摊死鱼了!

    怎么办……

    李鱼无力地蜷了蜷尾巴尖,可是无人能听见他的心声。

    “殿下、殿下……等等老奴,老奴来了!”

    又一道不知是谁的身影,从远处大呼小叫着,狂奔过来。

    这是个上了年纪的内侍,停在景王与小林子之间,先喘了一大口气。

    “王喜公公,您来了!”小林子以为见到了救星,眼前一亮,忙作揖道,“求求您,帮忙向景王殿下说个情……”

    来者正是景王贴身内侍王喜。

    “求什么情?”王喜喘匀了气,先小心翼翼端详了一下景王的神色,再恶狠狠瞪小林子一眼,“这猫自己跑过来冲撞了我家殿下,怎么,殿下还处置不得?”

    小林子一阵眩晕,嗫喏着道:“可这是贵妃娘娘养的猫主子……”

    王喜早认出白猫来了,不提则已,一提怒气冲天:“不过一只猫,也敢在殿下面前充主子,我呸!”

    “王、王公公……”

    小林子始觉失言,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贵妃的猫在他们这些下人眼里是半个主子,可在真正的龙子凤孙面前算得了什么?

    王喜啐了小林子一口,威风凛凛大骂一通,小林子浑身发抖,低垂着头更不敢说话了。

    王喜骂完,回过头征询地望了景王一眼,景王冰冷的眸子动了动,王喜会意,立即翘着兰花指转过身去,大声斥道:“这猫冲撞了殿下,殿下不过惩戒一二,有何好着急的。”

    景王手里的猫逞威风未果,已被磨得没了脾气,这会儿似乎知道自己挠了块铁板,总算收敛了性子,吐出粉色的猫舌柔柔哀叫。

    一般人这时候多半会心软。

    然而景王却不是一般人。

    景王足足等猫不叫了,识相地垂下脑袋,这才慢悠悠将大白猫往小林子的方向随意一掷,猫不畏高,脱离景王的手之后急急扑入林子怀里,小林子身上可没几两肉,被当胸一扑,差点撞吐血。

    王喜轻咳一声:“殿下今儿心情不错,只是略施惩戒,你看住它,若再有下次……呵呵,活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谁敢惹殿下两回呢。”

    “奴才知道了!”小林子连连磕头。

    景王无所谓地摆手,王喜又啐了小林子一口,要跟着景王走人。

    这就要走啦?

    李鱼眼巴巴且难熬地等了许久,可是这个救了他,似乎还多看他一眼的景王,也没有要继续救他的意思。

    李鱼能从猫嘴里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鉴于他说的话没人能听懂,只能聚集起最后一点力气努力蜷一蜷尾巴,凌乱的鱼尾轻轻拍击着地面,一下、两下。

    这卑微到几乎听不见的求救,令人绝望。

    李鱼一次次快要放弃,一次次又劝自己坚持下去,说不定坚持就有奇迹呢。

    直到,他再也挥不动尾巴,奇迹也没发生。

    曾经救他一次的登云靴,并没有再度为他停留。

    李鱼逐渐失去了意识,鱼尾停止了动作,四周的空气逐渐冷凝。

    景王本已走出去了数丈,突然间停下脚步,蓦地转过身来,冷冽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

    “殿下,您……您怎么了?”王喜不解地跟着回头。

    小林子已撒腿抱着白猫跑了,此处应当也没旁人了。

    景王眉头紧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重新往回走,一边凝神留意脚下,不多时,已到了原先停留过的位置。

    王喜亦步亦趋跟在后边,就见到景王垂眸似乎在找寻什么。

    忽然,景王驻足,俯下身去。

    “殿下,可使不得,您想要什么,还是老奴来吧!”

    王喜嚷嚷着要拦景王,景王一意孤行,态度强硬地将王喜拉开,亲自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

    确切来说,是一条巴掌大小的鱼。

    这是一条曾经被猫叼在嘴里,伤痕累累的鱼。

    “殿下,这……”

    这不是很寻常的一条鲤鱼吗,殿下为何非要坚持过来看这鱼呢?

    王喜惊疑不定,他头一次发觉自己也有不懂他家殿下的时候。

    景王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指,指尖触了触摊着的鱼尾。

    那尾巴,轻轻地,蔫蔫地拍了拍地。

    景王:“……”

    景王脸色沉了下来,手上却异常轻柔地拾起鱼,捧住。

    “殿下、殿下,还是老奴来吧!”

    王喜连忙展开袖子要去接。

    景王摇首,自己托着鱼,径直往最近的一座宫苑走去……

    迷迷糊糊的李鱼,难受中感觉到了一阵久违的温暖,仿佛是来自被窝和枕头。

    嘤嘤嘤,鱼生太难了,他这是快死了,马上就要重新变成人了吗?

    要是能变回去,吃苦也是值得。

    李鱼暗自高兴,忽然听见叮的一声系统音响起:“恭喜宿主,萌宠系统主线任务‘暴君的百万鱼宠’第一步——与暴君的初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