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残疾暴君的掌心鱼宠[穿书] > 章节目录 鱼汤之鱼
    >,在线阅读本章节。

    【♂ 】,

    李鱼浮在冰凉的水里一动不动。

    头顶上朦朦胧胧传来人声,听不真切,李鱼觉得有些吵,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似乎湿漉漉的。

    他一个激灵,神智逐渐清明,然后毛骨悚然地发现,四周全是水??

    不对啊,记得他是熬夜看网文睡过去了,什么时候掉进水里的?

    而且他——根本不会游泳啊!

    李鱼受惊吓过度,情急之下手脚胡乱扑腾,一使劲,就感觉到身后有什么摆动了起来。

    以往落水基本只有沉底的命,没成想这回他竟没往下掉,而是在水里稳住了,仿佛水无形中托了他一把。

    而且身后这一股不容忽视又很诡异的节奏感……

    是什么?

    李鱼下意识回头,猛地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大长腿不见了,腿的位置出现了一条银光闪闪的鱼尾,这条尾巴,正起劲地上下左右拍着水。

    ……他好像找到原因了。

    他的身体,大约就是因这条尾巴的动作,才没有沉下去。

    李鱼:“……”

    怎么回事,他的腿怎么变成鱼尾巴了?

    难道……他是在做梦?

    做了一个,变成人鱼的梦?

    虽然人鱼听上去有些娘气,可是能拥有鱼尾巴的人,李鱼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人鱼。

    不是动物世界里丑萌丑萌的儒艮,而是拥有一头飘逸的长发,容颜姣好,歌喉空灵,半人半鱼的梦幻美人鱼。

    众所周知,这种人鱼现实是不存在的,所以他变成人鱼,一定是做梦。

    既然只是梦,他完全不介意在梦里多观赏一下自己的人鱼形象。

    李鱼左右张望,想找到一面镜子,或者是任何能映出他样貌的东西。

    与此同时,他依旧在卖力地甩动着鱼尾巴,有条尾巴恣意摆来摆去的感觉,似乎还挺不赖?

    可惜梦不大顺,水里没有镜子,李鱼翻了个身,手习惯性伸到额前,想拨一拨刘海。

    谁知这一下就出了大事,李鱼突然发现,他的手不论如何使劲也够不着额头了。

    手……怎么了,是变短了吗?

    李鱼吃惊地看向自己的手。

    这才发现,他骨节分明的手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刻不停在扑棱着水,形状质地就和真的鱼鳍差不多的……一截鱼鳍。

    他的腿成了尾巴,手变成了鱼鳍,那他??

    李鱼赶紧往自己身上看去。

    只见——他浑身都包裹着银黑色鱼鳞,除了细长的肚皮处……

    不对不对,他的肚子,何时变成扁扁窄窄的,好像是一条普通鱼……才有的肚子。

    卧槽!!

    李鱼深呼吸一口,居然冒了个泡泡出来。

    被泡泡表面折射,他清楚地看见,自己整个身体都变成鱼了!

    这鱼脸,这鱼肚,这鱼鳞,妥妥地一条鲤鱼,不是美人鱼!

    李鱼吓得浑身一僵,忘记了扑腾尾巴,整条鱼biu地就往下沉。

    啊啊啊要淹死了要淹死了!

    眼看就要撞上水底的一块黑石头,李鱼拼命甩尾划水,鳍尾并用,还好在彻底撞到之前,成功停了下来,只有尾巴不慎甩在了石头上。

    李鱼:!!!

    ……好疼啊。

    这条鱼尾巴竟然不是摆设,才碰了一下,就疼得李鱼吐出了一长串大大小小的泡泡。

    怎么回事,这堪比拿刀子割他腿肉的痛楚……

    梦里怎么会疼得如此真实?

    李鱼微微睁大双眼,不会吧,这根本不是梦,他是真变成一条鱼了,还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鲤鱼??

    这里究竟是哪里,他到底是怎么变的,总不能因为他叫李鱼,就让他变成真鲤鱼,关键是他还能不能变回去了!

    李鱼内心一片草泥马奔腾而过,什么都还没来及想明白,就听见耳边传来了人声。

    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道:“小林子,贵妃娘娘寿宴的千鲤汤,还少一尾活鱼呢!”

    另一个声音紧接着谄媚道:“高公公,这鱼方才翻了白肚,小的不敢进给贵妃娘娘,正要拿去丢呢,寿宴要紧,要不小的马上再备一条……”

    李鱼:???

    他发现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心里有些窃喜,可是什么贵妃、公公的,敢情他还穿成了一条古代皇宫鱼?

    那千千千千千鲤汤又是什么鬼??

    不待他想明白,李鱼所在水的上方,忽然透出一道光亮,头顶上一团黑暗裂开了一道缝,有只在李鱼看来相当震撼的手探了进来!

    李鱼差点窒息,这手也太大了吧。

    仔细一想可不是,他已变成了一条普通鱼,人类的手对他而言,可不就是尺寸巨大。

    李鱼本能觉察到了危机,不由自主地乱窜乱游,这只手没有一丝犹豫地伸过来,虎口一张,钳住了没头苍蝇一般的李鱼。

    作为一条鱼,李鱼已经没脖子了,这只手直接掐住了他大半个身体,比刚才不小心撞了尾巴还疼。

    李鱼嗷了一声,一使劲,尾巴乱甩。

    怎么能掐鱼的胸和肚子,好疼的!

    然而这人却听不见鱼的叫唤,呵呵一笑道:“这鱼真活泼,哪里就翻白肚了,小林子,该不会是你故意这么说,打算藏起来自己用吧?”

    言语之间,天旋地转,李鱼瞥见他出来的地方,原来是只鱼篓子,他已被这人捏着,送到了眼前。

    李鱼的鱼眼睛,冷不丁就看见了两个古代内侍装扮的人。

    捏着他的这个高公公,长得却不高,而是像只圆圆的白面团,旁边的小林子有些像麻杆。

    小林子忙不迭拍高公公的马屁,赔笑脸道:“高公公,有您亲自镇着,小的哪敢占便宜,定是小的方才看错了,误会一场。既然这鱼还活着,小的这就拿去炖鱼汤……”

    被高公公捏住的李鱼一听激动了:什么什么,炖鱼汤!!

    方才千鲤汤他没来及想明白是什么,炖鱼汤他可懂到骨子里去了,他现在就是一条鱼,这是要把他炖成汤啊!

    李鱼:嗷,捏一捏可以,炖汤可不行!

    李鱼使出吃奶的劲没命挣扎,高公公原本进膳房只是为了敲打小林子几句,敲打完了,本也打算将手里的鱼丢给小林子处理,李鱼被他钳住安分了一会儿,突然又挣扎起来,这鱼身上滑不溜丢,高公公一下没抓稳,李鱼竟脱离了他的手,横飞了出去。

    在半空中拖出一条长长的水迹还在瞎扑腾的李鱼:!!!

    怎么办,他要死了他要死了,摔死还能做汤吗!

    嘤嘤嘤还没搞明白怎么穿成鱼的,他不想死啊,万一这一死彻底死透了咋办!

    李鱼不受控地向小林子的方向飞过去,小林子伸手去接,可是鱼身太滑,小林子竟也没抓稳,李鱼眼看就要啪叽,掉在地上了。

    这时,外头传来“喵”的一声长啸,一团雪白的影子窜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鱼尾巴还没着地,就被这白影啊呜一口,叼在了嘴里。

    李鱼还没来及庆幸自己没被摔死,浑身鳞片已竖了起来。

    卧靠,这体型,这声音,这特么是……一只大白猫?!

    想不到才脱离了人手的他,又落入了猫口!

    鱼都被猫叼住了,还能活吗!

    李鱼以前一点不怕猫,变成了鱼就本能怕得要死,猫舌上全是倒刺,舔一舔会不会让他掉大片鱼肉?

    李鱼吓得不敢乱动,一想到马上要被白猫吃得只剩一堆鱼刺,他觉得他宁可去炖汤。

    突然杀出来的大白猫无视了高公公和小林子,叼着鱼,往外跑去。

    这场变故发生得太快,小林子才反应过来。

    “高公公,鱼……鱼被猫叼走了!”

    这白猫膘肥体壮……有点眼熟呀。

    高公公回神,使劲踹了小林子一脚。

    “发什么愣,发什么愣,没看见这是谁的猫吗,这可是贵妃娘娘养的猫!小林子,你快跟上去,猫主子娇贵,别让猫主子被鱼刺卡到了,否则贵妃娘娘能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谁让主子们养的猫也是半个主子呢……”

    “哎!”

    小林子苦哈哈地应了,这年头,猫主子也得罪不起啊。

    李鱼被大白猫叼着,后头追着小林子,高公公一番话他也听见了,他本来还寄希望高公公和小林子会把他从猫嘴里弄出来,毕竟他是鱼汤食材,多少还有点用处,敢情人家根本没把一条鱼放在眼里,也没有救他的打算,反而还担心猫被鱼刺卡到?

    有这么见风使舵的人吗!

    李鱼很生气,可他没有别的办法,仍旧只能使出吃奶的劲,企图再从猫嘴里滑出去。

    然而白猫不是眼高手低的高公公,也没有边跑边吃的习惯,叼着李鱼就是认真地叼,李鱼动来动去,白猫的尖牙非但没有松动,反而将他卡得更紧了。

    李鱼这下不敢乱动,老实地待在猫嘴里,只剩尾巴尖抖抖抖。

    太可怕了,李鱼憋不住放声大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随便来个谁都好,只要让他脱离猫口,他下辈子做牛做马都成!

    可是鱼的话,不止人听不见,猫也没反应。

    大白猫一路畅行无阻,沿途有无数看见白猫的人,竟无一上前阻拦。

    真是应了高公公那句话,主子养的猫也是半个主子了。

    就在李鱼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白猫四爪抠住地砖,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了下来。

    感觉到猫的牙齿又紧了的李鱼:!!!

    白猫灼灼双目瞪视正前方,喉咙里发出警觉的咕噜声,如临大敌,李鱼觉察到了白猫的变化,连忙跟着往前看去。

    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名锦衣华服、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天神降临般,挡住了大白猫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