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玄幻小说 > 万古最强部落 > 章节目录 第1009章 怎么挖梼杌族的墙角
    .bqg34.,!

    沉睡的梼杌,难道是说这老东西不能刺激,一旦被惊醒会很恐怖?

    夏拓看着梼杌族主,有些不明所以,巧儿看到了什么?

    这一刻,梼杌族主立于山巅石台,对着四周山野静静闭着双眼,似乎在缅怀和祭奠着大启,对此夏拓也不着急,静静的看着。

    “终是我梼杌对不住大启,负了靖天王。”

    许久之后,梼杌族主幽幽开口,万年前之事,他不是亲历者,但作为大启麾下侯部之一的梼杌,在主宗覆灭之后终究还是有负大启。

    “果然是闻名不如一见,夏某从年轻之时,就听得梼杌之主大名了,于我边荒名传四方。”没摸准梼杌族主所来何意,夏拓打着哈哈。

    至于万年前的事情,眼下提了也无用,负不负大启梼杌自己清楚,不用来这里跟他表演。

    夏拓这么一说,梼杌族主转身看向了夏拓,沉吟道:“虚名有何用,如今的边荒夏族主之名才更胜。”

    接着话音一转,梼杌族主开口道:“前两天南部蛮人来报,贵部战船强者南下,不知夏族主是何意?”

    “原来梼杌族主是来兴师问罪来了。”夏拓轻笑说道:“妖族肆虐边荒,我大夏既然为边荒之族,自然要防患于未然,防止妖族再次进犯我边荒,梼杌族主可有什么异议吗?”

    “大夏立族不过千年就有如此魄力,夏族主雄心壮志让人钦佩。”说到这里,梼杌族主的话语顿了顿,话风一转说道:“但过刚易折,底蕴不足者终究是昙花一现。”

    一时间,山巅上的风气凝滞了下来,夏拓轻笑道:“千年时间足够了,边荒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大夏,梼杌族要么臣服按我大夏的规矩,要么……”

    接下来的话,夏拓没有多言,身影逐渐的虚幻,离开了山巅,于半空中顿了顿,声音传遍山野。

    “昙花一现,自少花开了。”

    山巅之上,梼杌族主静静的立着,任凭天风吹拂着白发,眸子中深邃无比,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这算是最后通牒?

    没有展现凌厉的气势,只有淡淡的两句话,但他却感觉到了一种无匹的霸道,直接没有将他梼杌族放在眼中。

    ……

    靖天城。

    “阿叔,这样会不会惊动梼杌族,让他们做好准备。”

    巧儿没想到夏拓和梼杌族主见面还没说几句,就这样谈崩了,阿叔今个怎么这般干脆利落,真是千年来少有啊。

    “阿叔,你是不是早就有什么想法了。”

    巧儿很意外,夏拓一直以来做事都会事先谋划好,心中有一定稳妥了才会动手,想来这次也是如此吧。

    “你说若是南部的野蛮人都归顺了咱们,是不是等于断了梼杌族一臂。”

    夏拓思索着说道,至于这次明白的告诉梼杌,他还真存了硬碰硬的心思,看看能不能榨出梼杌侯部的底蕴。

    “那些野蛮人桀骜不驯,想要收服可不容易啊,况且梼杌族对付这些野蛮人用了数千年时间,咱们现在出手可不占优势。”

    “事在人为,梼杌族天高王庭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随意的敕封野蛮人为侯,他们拿什么敕封,没凭没据,但咱们大夏有啊。”

    说着,夏拓手中紫光一闪,印玺出现,受命于天四个大字煜煜生辉。

    有这玩意,总比梼杌族写的好使吧。

    第二天,夏拓下达了诏令,以荒牛老人为东部天关镇守,太府令胖长老为副手居外策应,调族庭龙雀卫、万天穹等四位六阶修行者为辅。

    另外让判官天火刀带领地府部分阴神策应于山野,抵御妖族。

    当然这些人手看似强大,但真正让夏拓安心的是天命人的那头老荒象。

    天命人虽说受到他的威胁,老脸还是拉不下来,但又不得不给大夏背锅,所以将随身的坐骑荒象留了下来。

    眼下,荒象就在靖天城中待着。

    安顿了好了东线,夏拓亲自准备对南部梼杌族动手。

    对付梼杌族,第一步就是先剪除梼杌族的羽翼野蛮人。

    ……

    边荒西域南部鱼山城。

    这是一座新建的城池,不过百多年的时间,大夏的城域制度刚刚铺展到这里,鱼山城很小,整个城中人口也不过三万来人。

    从鱼山城再往南,跨过千里山峦,便是边荒西南域,这里靠近蛮荒古地,远比大夏麾下其他地域荒凉。

    群山之中,昊擎踏步而行,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在山野深处一片野蛮人的聚集地。

    这个野蛮人部落看样子一共有三千多人,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大的部落。

    野蛮人生活在蛮荒古地和边荒交界的区域中,但怪异的是大夏很早就开发了西北大地的蛮荒古地,却没有古地中发现有野蛮人的存在。

    就好像有一道分界线一样,从边荒西域中部的位置,西域相连的蛮荒古地中部往北,没有野蛮人部落,中部往南逐渐的有野蛮人部落生活。

    不过这片区域生活的野蛮人部落大都很小,远比不上南部的蛮荒古地部众多。

    找到了野蛮人部落,接下来寻找野蛮人的巫祭就很容易了,一般来说巫祭都出身大部落,然后掌控着周围数量不等的野蛮人部落。

    当然,也有的野蛮人巫祭直接独居于某处,周围的野蛮人部落岁岁朝拜,聆听教诲。

    昊擎半躺在岩壁上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俯瞰着野蛮人部落,他发现这些野蛮人果然和记载的差不多,个个傻呆憨,在部落中没事就嚎叫,打回来的猎物,会将兽血擦满全身。

    没多久,一道淡淡的赤红光芒一闪而逝,昊擎从高处落下。

    “阳兄这是查探完了?”

    随着昊擎的话语声,山前晦暗出浮盈出一道赤光,盈光中露出了一尊身穿火焰纹路的青年模样,青年眉心处有一道紫光印记。

    “查清楚了。”赤光青年点头,说道:“这片山野百里之内,一共有大小十二个部落,他们都信奉六十里外老鸦山上的鸦灵巫祭,接下来轮到你干活了。”

    “阳兄就请好,等着人前显圣吧。”昊擎点了点头,在族庭待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闹腾闹腾了,不过区区几个野蛮人部落,昊擎大爷算是给你们脸了。

    ……

    正午时分,野牙部落。

    部落头人嘢牙坐于部落中央的大草棚子中,面前是族人呈上来的带血丝的凶手肉,他扔下了手中的骨匕,大手抓起直接啃了起来,满口沾满了血沫。

    草棚子四周立着四个手握骨枪的大汉,棚子中还有几个衣不蔽体的壮硕女子,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肉晃晃荡荡。

    将手中肉啃完之后,嘢牙随手将还粘连着肉的骨头扔了出去,顿时就被棚子外面的小孩疯抢起来。

    看到孩子们在打架,嘢牙眼中露出了兴趣,随手又扔出去一块肉。

    轰隆!

    不待他继续观看天空中一声雷霆炸响,轰鸣声让山野震动。

    吧嗒~

    嘢牙手中的凶兽头掉了,接着他连滚带爬的跑出草棚,朝着天穹上看去,整个部落中的野人也纷纷朝天上看去,一个个嘴中叽叽呀呀的呼喊着。

    轰!

    一时间,天穹上伴随着轰鸣声,出现了一块块巨大无比的石头,这样朝着部落坠落下来,砸塌了草屋,巨石滚动,整个部落慌乱起来。

    面对滚落的巨石,野人们第一时间并不是逃跑,也不是躲闪,而是跪地求饶,嘴中咋咋呜呜的说着听不懂的叫喊。

    任凭自己人被巨石砸死,却不敢挪动脚步,反而发疯似的跪倒磕头。

    嘢牙头领在祈祷,身躯颤颤巍巍的发抖。

    “山神发怒了!”

    “山神发怒了!”

    “山神惩罚我们了。”

    ……

    扔了一会石头的昊擎,顿时无趣起来,这些野人真的很愚昧,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纸和毛笔,笔尖在舌头上舔了舔,开始书写起来。

    很快,他身影消失在了野牙部落,后边还有十几个部落要降临山神之怒呢。

    “山神发怒了。”

    “天将巨石,雷音滚滚,要覆灭他们这些人。”

    ……

    不过一天时间,山神发怒的消息就传遍了附近百里方圆,鸦灵巫祭所在的老鸦山也知道了消息。

    老鸦山下,一个个浑身插着鸟毛,脖子中还挂着各种骷髅的部落头人们,带着族中的少女、娃儿、各种玉石跪倒在鸦灵山下,呼喊着巫祭。

    老鸦山不高不过百丈,在山腰的位置有一个山洞,内面空间很大,鸦灵巫祭就生活在这里,山洞中野人女子穿着清凉,岩壁上镶嵌着密密麻麻的宝石。

    鸦灵巫祭是一个个子很高的老人,骨瘦如柴,眼睛很大,面容上画着符文,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袍子,手中拐杖上挂着各种骨饰。

    看看他这个山洞中,除了他之外再无男性气息,其身体如此干瘦也是情有可原的。

    巫祭在野人中享有者至高的全力,不单单是巫祭可以和图腾相结合,更重要的是巫祭掌控着野蛮人战士的进化之路。

    甚至毫不客气的说,巫祭影响着野蛮人部落的秩序更替,没有巫祭的允许,想要成为野蛮人部落的头领几乎不可能。

    山洞深处,一团黑烟如雾,悬浮在离地一米的距离,黑烟中有一头朦胧的黑色鸟影,这便是图腾鸦灵。

    “外面如此吵闹,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巫祭大人,是各部头领前来求助,各族都受到了乱石攻击,说是山神发怒了,降下了惩罚。”一个女子匍匐在脚下,恭敬的说着。

    巫祭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嘴中念着晦涩的咒语,苍老的脸上也有一股黑光流溢着。

    “是山神发怒了,这些该死的家伙,狩猎于山野,山野中的凶兽同样是山神的孩子,山神这是在警告他们。”

    望着身体抽搐的老巫祭,山洞中的女子,一个个匍匐在地,眼中充满着敬畏。

    “告诉各个部落的头人,献上族中最明亮的宝石,最美的女子,最新鲜的娃儿,我要祭祀山神大人,祈求山神原谅他们的无知。”

    很快女子走出了山洞,将巫祭的指示传给了各部头人。

    “这特娘的简直就是装神弄鬼啊。”一边说着,昊擎在手中的兽皮卷上记了一笔。

    作为他堂堂六阶修行者,本来这点小事无需他亲自前来的,何况还有一位地府的六阶阴神。

    一阴一阳两大六阶强者,来对付一个野蛮人的小联盟,真是给了天大的脸。

    不过,这次主要是试验,探寻一下对野蛮人如何掌控比较好,为接下来挖梼杌族的墙角做准备,所以才高配了两人前来。

    一边说着,天地之间轰鸣响起,一块巨石凭空出现朝着老鸦山砸去,山下还没有走的各部头人,看到了这副景象,顿时吓得匍匐在地。

    山神发怒。

    轰!

    巨石砸落老鸦山,顿时山峦震动,岩壁裂开,山洞中镶嵌的宝石迸溅,一道道身影东倒西歪,碰撞间逆血翻滚。

    老巫祭更是晃悠悠的倒地,他嘴中念念有词,山洞深处的黑烟化为一头黑鸦,一下子撞进了他的体内。

    黑烟如同雾霭,在老巫祭体内翻滚,很快他的身子就被黑鸦吞噬,化为了一头丈许大小的黑鸦。

    他的变化,皆在昊擎的感知中,手中的笔不断将之记录下来。

    “阳兄看你的了。”

    ……

    山洞中,一道赤光浮盈,虚幻的身影在岩壁隐现,引起了黑鸦的注意。

    “你是谁!”

    黑鸦张口,黑漆漆的眸子中泛着凌厉。

    “吾大夏山神,尔等栖息于我统辖之山,却不思恩泽山林,杀戮无尽,还不知罪。”

    阳天烈大手一挥,顿时一道火光横飞而出,将鸦灵击飞,顿时漫天黑烟撞开了山壁,飞出了山洞之外。

    轰隆!

    火焰燃烧的身影随之踏出了山洞,出现在了各位野蛮人头领眼前,而他们崇敬的巫祭,已经被烈焰烧的不成样子,撞进了山岩中。

    “有可能以山神取代野蛮人的巫祭,成为野蛮人新的精神象征。”看到这一幕的昊擎,迅速的记下来这么一句话。

    这一刻,他从下面跪地的野蛮人头领眼中,看到了惊恐,这些人习惯于臣服强者,同样对天地山川存在敬畏。

    山神乃是大山之灵,他们就是生活在山中的野人,自然对山川有着敬畏。

    “伟大的山神,请饶恕你的子民。”

    下一刻,从岩壁中飞出来的鸦灵,身上黑烟散开大半,重新化为了老巫祭的样子,恭敬的跪地求饶。

    看到这一幕,昊擎将先前写的话开头划掉,不是有可能,现在是有很大可能了。

    野蛮人的图腾本就是山野精怪,在他们的潜意思中山神自然要比山野精怪要强大。

    看到老鸦巫祭臣服,昊擎传音给了阳天裂,让其暂缓拿出诏书。

    实际上他们这次前来,是带着大夏敕封诏书来的,诏书敕封野蛮人巫祭为伯,类似梼杌族那样。

    梼杌族用这种方法稳住了野蛮人为其所用,夏拓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昊擎叫停拿出诏书这一步,主要是因为眼前的场景,和前来之时发生了一些变化,巫祭这一阶层完全可以剔除不要。

    巫祭是野蛮人传承传播人,梼杌族也只能笼络巫祭来进而掌控野蛮人,这就等于多了一道过程。

    倘若大夏可以掌控巫祭的手段,完全就可以剔除巫祭,将巫祭掌控的传承之权归于大夏族庭,这岂不是更好,无需再用野蛮人统治野蛮人,而是直接族庭派遣人手统治野蛮人。

    没有犹豫,昊擎将这个消息传了回去,附上了它记载有关野蛮人的一切。

    很快夏拓的诏令就回来了,让他们继续以另外的野蛮人联盟为试验,验证心中所想。

    ……

    边荒中域南部,荒阳城。

    这座城池是虞伯受了大夏诏令,成为南部镇守后兴建的一座城池,城池面积不大,人口也不过四十万人。

    从东部天关回来之后,夏拓就来到了这里,从荒阳城城往南,穿过旱魃造成的干旱趋于,便是边荒南域了。

    荒阳城中府邸。

    “巧儿,你去一趟西域,和昊擎他们会合,看看能不能将野蛮人巫祭的传承之力剥夺过来。”

    殿中,夏拓面前的木案摆着的正是昊擎的记载。

    梼杌族对野蛮人的掌控确实是有一套,不过梼杌族麾下的野蛮人主要在东南域和南部蛮荒古地外围。

    西南域的野蛮人部落很小,也很散落,梼杌族也就在西南最南部设立了野蛮人侯府。

    既然打定主意要对梼杌动手,自然要有稳妥的方法。

    说实话,梼杌族的方法是不错,但对野蛮人的统治是属于羁糜制度,以笼络巫祭为主,既而驱使野蛮人为梼杌所用。

    本来,他也打算用这种方法,来掘了梼杌族的墙角,毕竟对于敕封大夏有受命于天印玺在手,可比梼杌正统多了。

    但昊擎传回来的消息看来,若是可以掌控了野蛮人巫祭的传承之力,完全可以直接将野蛮人纳入统治中,以另外的体系取代巫祭在野蛮人心中的地位。

    ps没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