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家长 > 章节目录 016 装逼得花钱
    再次倒腾了两次国库券,程仁对于兜里的一些钱还算满意。

    他现在也可以肯定,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倒腾国库券,实在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没有多少含金量,只要舍得吃苦耐劳,那么就没有太多亏本的理由。

    程仁觉得这个时候,他需要做点实业。只是程仁也很清楚,国库券还算能继续做下去。只不过不会像一些大佬那样在这个领域太出风头,可是稍微捞一点没有坏处。

    他就是一个小虾米而已,跟着喝点汤,甚至连汤都算不上。

    对于自己的仪表,程仁这一下算是舍得花点钱了。

    他身上的衣服基本上就是刚刚出门时的衣服,这段时间也根本没有想过买套衣服之类的。只不过他现在需要买套衣服,倒不是说换季了,不是说现在是秋天的原因。

    主要还是人靠衣裳马靠鞍,程仁想要靠装逼来赚钱,自然不能就是一个寒酸的样子。稍微精神点,这样才可以糊弄一下人,这样才可以赚到一些钱。

    仔细想了半天,程仁也不管现在这个时代的西装好不好、合体不合体,虽然穿着有些送软软的西装,但是程仁觉得还算合适。这套西装其实挺不错,价钱还是稍微比较贵的。

    衬衫、西装、皮鞋,程仁有了点上班族的样子。年龄什么的也不需要多在意,十五、十六岁的年龄,在这个年代已经有很多差不多年龄的人出来干活了,甚至更小一点的都有。

    童工的问题,哪怕是到了二十一实际的初期,还是比较明显和严峻的。

    王世贵很得意的像程仁展示着产品,虽然这一次电子表的塑料外形、喷漆字体,肯定不如正版的摩托罗拉。但是在程仁看来也差不多了,基本上比较满意了。

    所以他也痛快的付掉尾款,第一批一百只电子表的尾款。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卖掉这些电子表,以及王世贵会加快进度,第二批电子表得加快生产了。

    将电子表送回招待所,程仁也开始忙起来了。他提前就买了一些挂链、包装套,这个年代的机主很喜欢将BP机挂在腰间,这可不是完全为了炫耀,也是为了方便以及防盗。

    将西装外套搭在手里,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的程仁大概符合一些人眼里的有钱人的样子了。比如说‘西装革履’的,再加上裤袋上挂着一个BP机,也不能忽视了手里的公文包。

    来到证券交易所前,程仁站在马路前,惆怅的点了根烟。

    不少路人也注意到了程仁,不少人也觉得羡慕。BP机啊,这个小孩子看起来家里条件不错,要不然就是赚到了不少钱,BP机都挂上了。

    程仁继续抽着烟,他是烟民,起码上辈子是这样。倒不是说现在就喜欢抽烟,这不是为了生意嘛。如今这个年代其实也是这样,做生意、交际,很多人习惯的就是散支烟。

    一个穿着深蓝色外套的年轻人走过来,看这打扮,应该是在什么厂子上班。

    “老板,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程仁看了看年轻人,这就是他主要的潜在客户群体,这也是程仁觉得自己可能开糊的对象。

    “做点小买卖,就是装个样子!”

    年轻人觉得闲着也是闲着,继续好奇的问道,“你穿西装、打领带,还有BP机,这不是做小买卖的。你要是做小买卖,那就没几个人做的生意大了。”

    程仁露出自得的笑容,看起来还是比较骄傲和得意的。

    这也使得年轻人更加的好奇了,现在这个年代,想要赚钱的人可不少。其实不管是在什么时代,想要赚钱的人都很多。只不过一直都是能赚到足够多的钱,这不少轻松的事情。

    程仁忽然小声说道,“你知道BP机吧,这个怎么用?”

    年轻人倒是愣住了,他当然知道BP机了,他知道不少混的不错的人都买了BP机。

    所以年轻人很好奇的问道,“你都买了BP机,你不知道怎么用?”

    装作不好意思的程仁小声说道,“我哪晓得,就是听他们说BP机有钱人才能买。”

    “最少要两千,你说贵不贵?”年轻人指了指程仁腰里的BP机,怀疑道,“你的多少?”

    程仁小声说道,“十五。”

    听到程仁说的价格,年轻人愣住了,“十五?”

    程仁继续‘不好意思’的解释,“我来看看有钱的老板怎么用BP机,我的是电子表。”

    年轻人接过程仁手里的电子表,仔细的看了一下,随即将它还给程仁。笑着摇了摇头,年轻人就走了,显然也看不上程仁这样装腔作势的人。

    遗憾的程仁也没有脸红,小声嘀咕,“出师不利,这个人不喜欢装逼啊。”

    还是得找喜欢自欺欺人的群体才行,需要找那种买不起BP机,但是渴望提升格调的人。至于这些人买了‘BP机’之后怎么装逼或者骗人,那和程仁没关系。

    程仁仔细想着,他觉得自己的潜在顾客群体,基本上是确定了的。他没有想过去找些手表店、零售店推销电子表,两千个电子表确实不少。只是想想看沪上的人口,实在不算什么。

    他还是选择这些市中心,或者一些工厂,也可以是一些高校这样的地方。在程仁看来,这样的一些地方,更加有助于他将电子表出售掉。

    虽然出师不利,不过程仁也注意到有人在打量他,或者是目光更多的是在腰间的BP机。

    程仁主动走过去,做生意、讨生活,有些时候就不能害羞,羞答答的玫瑰可能静悄悄的开,但是做生意的人要是不能厚起脸皮,那就不好混生活了。

    程仁主动开口,笑着说道,“这个BP机,你会用吗?”

    满脸青春痘的年轻人笑着点头,“当然会啊,就是买不起。”

    程仁问道,“那怎么用?”

    “就是呼机,有人要是找你的话,打电话给你的呼机。你能收到信号,有号码显示,你回个电话就好。”年轻人笑起来,对程仁说道,“你买了BP机,还不会用?”

    抓了抓头的程仁不好意思的说道,“假的,我这个是假的。”

    年轻人感兴趣了,指了指程仁腰间的‘BP机’道,“假的?”

    程仁取下电子表,递给年轻人,“假的,就是一个电子表。”

    年轻人上下打量着BP机,看了一会儿后问道,“你在哪买的?”

    “在我一朋友那拿的,他说有钱人现在都有BP机。”程仁很‘诚实’的说道,“花了我二十块钱呢!”

    狮子大开口了,程仁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报出这样的一个价格,他觉得很正常。

    成本不是说只算电子表的成本或者包装套,也要将程仁的劳动价值算在内。所以这认真的算起来,也就是不到十倍的价格,程仁觉得完全没问题。

    年轻人把玩了一下电子表,说道,“就是电子表?”

    “嗯,他说和BP机一样,就是个电子表。”程仁强调起来,这就是BP机样式的电子表。

    他可不想犯法,这可不是在诈骗。我说了,这就是电子表,没说这是BP机。

    “你把这个卖给我,我给你二十块钱。”年轻人心动了,这是装逼的利器,“行吧?”

    纠结了一会儿,程仁点头,“那好,我不会用。”

    年轻人很痛快的给了程仁二十块钱,立刻就将电子表别在腰间。吃饭的时候可以吹牛了,和不认识的人遇到了可以吹牛,甚至是在工友面前也可以吹牛了。

    这BP机,很多人都还不会用呢,这可是稀罕玩意儿。至于没有呼机号,或者一直都不响,这也没什么关系。就像很多人拿着大哥大,也没听到那些人打电话,可是谁敢小看他们!

    程仁忍不住笑起来,这个生意很不错。他就是赚一笔而已,捞一笔就走,绝对不会一直耗在这个BP机上。卖掉这些BP机,他手里的本钱就不会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