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家长 > 章节目录 015 电子表
    对于自己现在看起来比较瘦,程仁一点都不在意。他觉得这是处在发育期,这是在长个子的时候,瘦一点是很正常。

    至于自己现在也比较黑,这更没有什么好说的。夏天的时候在家里干农活,再加上现在又整天在外面跑,晒黑了很正常。男人黑一点完全没问题,程仁可不认为奶白奶白的才帅。

    至于颜值,程仁知道他不是帅哥,但是也不丑,普通的颜值就足够了。

    赚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倒卖国库券就是程仁现在有有效的生财之道。

    虽然看起来程仁就是在不断的奔波,不断的从沪上然后跑向邻近的小城市。其实主要就是皖省,靠近江浙沪的这几座城市,在这里收购一些国库券。

    他遇到过同行,也被人怀疑,或者遭遇到一些脏话。

    这都没关系,只要能赚钱,程仁就认为没关系。他有着一颗成年人的心脏,经历的事情也比较多。在这样的情况下,程仁自然有着更加强大的内心。

    在没有火车班次的情况下,程仁实际上也没有闲着。一方面是抓紧时间休息,另一方面就是在不断的打听一些消息,他觉得自己现在做的还算不错,收集到了信息。

    当他兜里有着超过三千元的时候,程仁也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执行起来了。

    电子表这玩意儿其实一点都不需要觉得新鲜了,在五十年代就已经出现。而在国内,十年前差不多就有人知道它们的存在。价格一开始挺高,但是也就是一开始而已。

    程仁素日不知道怎么制作电子表,可是他也知道这并不复杂。在十几年后,满大街都是一些电子表,也是各种样式。那个时候的电子表,便宜一点的一两块钱就能买到。

    程仁觉得沪上这样的大城市,最让人觉得开心的事情,其实就是比较发达。

    这些天没有去倒卖国库券的时候,程仁也打听了消息。

    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询问,保安才确定程仁是真的来做生意的。

    王世贵来到办公室,打量着程仁,“你是来买电子表的?”

    程仁点头,笑着伸手说道,“你好,我叫程仁,你可以喊我小程。”

    “小陈,你好。”王世贵可不管是‘陈’还是‘程’,他笑着说道,“我们这里生意不小,要是你搞个几十块电子表,我们基本上是不做这个生意。”

    程仁自然知道这些,虽然现在电子表不算稀罕,可是很多的电子表生产商还是有着不错的生意。当然最主要的,那就是程仁‘嘴上没毛’,也不怪王世贵看不上他。

    这样的待遇,程仁此前也遭遇过,他其实不是第一次来找这样的电子表生产商。

    程仁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笑着说道,“你看看,这够不够?”

    王世贵立刻笑起来,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他觉得这起码有一千来块钱。这不是什么大主顾,只不过这样的生意也能做。他的这家小公司,只是小作坊而已。

    “陈经理,我拿几个样品给你看看。”王世贵立刻笑了起来,对程仁说道,“不是我吹牛啊,我们家的电子表质量很好。”

    程仁连忙摆手,对王世贵说道,“不是要你现成的产品,打算定做一批货。”

    王世贵稍微皱眉,然后说道,“是要哪一种?是待在手腕上的,像手表的那种?”

    肯定不是要腕表,程仁肯定不会这么做。

    程仁摇头,直接说道,“BP机知道吧,我的意思就是按照BP机的样式,你弄电子表。其他的功能不需要加,只需要跳时间、能够调整一下时间,这就行了。”

    王世贵仔细想了想,如果只是这样的功能,那还真的不算什么。说实在的,这样的电子表,其实跟普通的电子表没有区别,就是换了一个壳子而已。

    “你看看,是我这个BP机吗?”王世贵从口袋里掏出BP机,笑着问道,“打算怎么做?”

    程仁看了一下王世贵的BP机,说道,“四四方方的小盒子,但是我希望是正面是显示屏。几个调整时间的按键,就设计成BP机的按钮,你可以照着BP机的样子做。”

    王世贵笑着说道,“电子表,其实用不了那么多按键。”

    “可以用假按键啊,反正就是照着这个BP机的样子做。”程仁笑了起来,对王世贵说道,“这其实没什么难度,你要是能做,我就在你这下单。”

    难度其实没什么难度,只不过要谈谈价钱了。

    王世贵皱眉,然后说道,“性能,就是我家电子表的功能,你要是用电子元件,价格就更高。而且换了一个壳子,我要多花一些钱。我看这样吧,五块钱一个。”

    程仁轻笑一声,对王世贵说道,“那你这就是在耍我了,现在市场上的电子表五块钱,我随便买。一块钱,一块钱一个,我先下单一千个。”

    “那不行,你这不是普通的电子表,我要换很多材料、工序。”王世贵立刻说道,“低于四块钱,我这生意没办法做。”

    程仁更不信了,对王世贵说道,“就是换个壳子,又不要多少本钱,其他功能我没要求你加。就是换个壳子,一下子价格翻好几倍?”

    感觉到程仁显然是有备而来,王世贵也认真了,“但是我这要是换个壳子,肯定要在其他地方下单子。一千个,实在是太少了一点,我赚不回来本来。”

    只有扩大产量才能降低成本,这是一个不变的真理。

    程仁想了想,说道,“那我先下两千个,不过你也给我加上摩托罗拉的喷漆。”

    指着BP机,王世贵说道,“你放心,外形我给你做的一模一样。就是只有一个电子表的功能,是这个道理对吧?这行,这没问题。两千个的话,你给我三块八。”

    程仁和王世贵在不断的讨价还价,也不断的聊着这款电子表的一些个设计。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含金量,就是照着BP机的外形生产一款电子表,功能就是单纯的电子表而已。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程仁也对比了一下其他厂家的价格。

    所以他说道,“两块五,这是我最后的价格了。我先下两千个单子,要是产品质量好,我还会追加单子。但是你要快点生产,而且我只付当期的尾款。”

    在这个年代,一度有过抢购风潮,也有过很多的只负责生产。可是很多的商家也明白市场有些改变了,不再是单纯的计划经济,不是坐在家里等着客户上门就好。

    “那不行,假如你拿了一批货,接下来的不要了,那我怎么办!”王世贵立刻说道,“我也不说要你一下子全付款,你先给一半的预付,然后我们再一批批的结尾款。”

    这样的方案,程仁是基本上可以接受的。但是他需要争取自己的利益,比如说交货的时间,确定产品的质量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明确好的事情。

    他和王世贵还算愉快的达成共识,一个月内全部交货。第一批货五天后交,先出一百个。

    全款是五千元,程仁肯定拿不出来。他给了两千五,兜里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千元了。

    五天的时间,还可以倒腾两次国库券。到时候的本钱,又可以达到一千元左右。

    这样的小生意,也没办法找律师签合同。程仁只是拿着收据,和王世贵愉快的告别。

    搞定了这些事情,程仁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再次去往滁州。

    能够收到越便宜的国库券,那自然是越好不过。八折比较常见,小额一点的话九折程仁也认了。但是如果能谈到七折,他肯定没理由拒绝这样的好事。

    这也是程仁能够不断赚钱的原因。

    一些人明白了国库券可以赚大钱,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国库券还是不可流通的。

    如果是七折收回来,一百的面值,一趟可以转超过四十元,想想看就是暴利!

    必须要抓紧时间,再次攒点本钱的同时,程仁也觉得自己需要转型。绝对不能只是想着要倒腾国库券,程仁还是需要一点实业的,虽然现在的‘实业’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