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家长 > 章节目录 9 炫耀、顾家
    程仁心里越来越有底了,他自然知道紫军邮不如蓝军邮那般价值很高。可是他也知道紫军邮很稀少,而且潜力很大。对于这些集邮爱好者来说,收集不到蓝军邮,那就用黄军邮和紫军邮来代替,虽然紫军邮也很少见。

    老头已经不觉得稀奇了,因为这个小孩真的有不少好邮票。老头现在想着的,自然就是将这个小孩的邮票全都给收下。至于这个小孩是自己收集的邮票,还是从家里偷出来的邮票,老头可不管这些。

    能够有着这样一些比较珍稀的邮票,对于做邮票生意的老摊主来说,这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对于程仁来说,这也是一次收获。

    出门在外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他的兜里现在有着五百零八元。

    这样的一个数字真的不算少了,在这个年代不算少了。一些城镇职工的月收入只是在两百元左右,而农村的收入显然更低一些。

    赚钱了,自然需要小小的庆祝一下。

    好不容易才来了一次省城,程仁觉得需要抓住这个机会。将钱留在手里,这是他的第一桶金,用来寻找其他的生财之道,这看起来是一个合适的做法。

    只不过程仁根本没有多想,他直奔服装市场。

    弟弟妹妹的衣服都比较破旧,甚至很多的衣服都是打了补丁。在这个年代,哥哥穿的衣服给弟弟穿,妹妹接着穿姐姐的旧衣服,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程仁觉得自己的衣服挺好,没有补丁,比较干净整洁,所以也根本没有必要买衣服了。

    “我记得,以前说过如果第一个月拿了工资,要给爸爸妈妈买衣服。”弟弟妹妹一人两套衣服,程仁笑了起来,“给爸妈也买一套衣服,以前的遗憾现在来弥补。”

    所以程仁没有多少犹豫,花了二十五元钱买了一套廉价的西装。不是程仁舍不得,而是这个年代就是这样,没有牌子的西装都很便宜。至于得不得体,那就另说。

    想了想天气,程仁买了套呢子大衣。他的母亲其实才三十出头,但是已经是五个孩子的母亲。爱美之心自然是有的,只不过没有这个条件爱美。

    “既然衣服也买了,再买几双鞋。”程仁购物的欲望彻底爆发了,花钱也舍得了,“老小就算了,那小东西现在也穿不了鞋子。”

    老二、老三、老四的鞋码,程仁都记得。这也是出门前特意记下来的,所以根本没有丝毫问题。

    心满意足的程仁大采购结束,开心的赶往汽车站。

    回到居巢之后,也没办法立刻回家了。需要在市里再呆一夜,仔细盘算着自己手里的钱,程仁也在考虑着接下来的计划。

    虽然集邮让他赚了将近一百元钱,只不过衣服、鞋子买下来,程仁也花了将近两百元钱。打算回去的时候给父母一百,家里应该没什么钱,晚稻虫害多,所以需要买些农药。想要水稻丰收,化肥、尿素也不能少。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本钱,可能只有两百元左右了。

    多肯定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

    只是接下来是不是要继续到处收集邮票,程仁现在有些打不定主意。利用很多人不知道邮票值钱,四处寻找机会捡漏,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可是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只赚了几百块钱。这可不行,程仁还希望早点让家里可以盖新房子呢。只是靠邮票,这得到何年何月才能攒到几千块钱啊。

    “两百来块钱,够我去一趟沪上了。”程仁仔细想想,居巢这个小地方可不行,“大城市里机会多,去那边看看,找找机会吧。要是失败了,再回来倒卖邮票好了。”

    程仁确实认为他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兜里有着两百来元本钱,足够他去一趟沪上寻找机会了。

    他也程仁这样的一笔钱根本不算什么,很有可能也确确实实没办法做成什么事业。但是不管怎么说,尝试一下不是什么坏事。

    一夜暴富这样的事情,程仁很清楚不现实。如今的资本、人脉,也不足以让程仁有机会去一下子积累起足够的财富,他需要一些时间不断的去壮大自己的实力。

    想着心事,也慢慢的进入梦想。

    早期的程仁洗漱结束,也果断的离开了自己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旅馆。对于这里的环境,程仁是真的早就忍耐力到了极限,他真的不想在这里多住哪怕一天的时间。

    到了车站,中巴车没来,自然就是在慢慢的等待了。

    就在程仁等车的时候,来了一个熟人,“你是秉国家的大儿子吧?”

    程仁仔细回忆一下,没记起来,“嗯,表叔也到市里来了?”

    确实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礼多人不怪。想想看年龄,称呼为‘表叔’应该挺合适。

    中年人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家姑娘说你没考上中专,高中也不打算读了。”

    这一下程仁模糊的记忆开始浮现,他似乎是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了。

    据程仁所知,当年和他一届的,考上中专的只有两个。考上高中的,其实也不多。如今这个年代的升学率可不高,高中的升学率一般,想要考上中专更难。

    “你是刘娟的爸爸吧?”程仁问道,“她现在是在学什么?”

    刘娟的爸爸声调更大,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听到,“说是毕业了,就到乡里或者县里的卫生院。就读两年书,学费也不要!这一下子给我省了不少钱。”

    程仁捧了一句道,“还真的是这样,考的好可以省不少钱。

    刘娟爸爸更得意,也带着一些‘惋惜’,“你真的太可惜了,平时考的不错,怎么中考时候就考砸了呢?!你呀,读书不比我家娟娟差。”

    程仁笑了笑没有接话,也没必要接话。

    如今的中专生很厉害,包学费、包分配,上学时还有粮油供应和补助。所以对于很多的中专生来说,根本看不上高中,哪怕是重点高中,这是真正的尖子生才能考上的学校!

    虽然程仁不接话,不过刘娟的爸爸显然不会停止炫耀,“你现在不读书,在干嘛呢?”

    “打工喽。”程仁笑了笑,很自然的回答,“混口饭吃!”

    刘娟的爸爸继续‘惋惜’,苦口婆心的说道,“你家大人真的不尽责,你成绩挺好。今年没考好,复读一年也行啊。现在不读书,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像我家娟娟,毕业后就分到卫生院,有编制、又体面。”

    虽然觉得这些话比较难听,炫耀的意味也十分明显,但是程仁很清楚,刘娟的爸爸说的这些就是实话。考上中专的刘娟,基本上就是跳出农门了,是很多人眼里有出息的丫头。

    程仁自然不可能帮刘娟的爸爸付车费,刘娟的爸爸看到程仁付了车费,假惺惺的想要帮程仁付车费,还抱怨了几句。

    装个样子嘛,这也没什么,程仁肯定没有当真。大家都不是有钱人,更谈不上熟悉,自然也就没理由客气。

    下车后,背着蛇皮袋的程仁心情很好。

    出门接近一个月了,他真的很想回家看看,他真的很想他的家人。

    “程仁,回来了啊!”

    看到同村的丁逢胜,程仁笑着打招呼,“表叔,上街啊?”

    丁逢胜点头,笑着说道,“是啊,打算割两斤肉。”

    忽然间想起来了,村子距离湖口乡有点距离。村子里自然也没有菜市场,这要是想要买点菜,基本上要来乡里的菜场。

    “那我也去称两斤肉。”

    丁逢胜有些意外,他自然知道程仁没读书了。虽然村里有些人惋惜,但是也有一些人幸灾乐祸。只不过看程仁现在这样子,只看衣服的话,不像是赚钱了。

    有些好奇,丁逢胜说道,“大包小包的,这是给家里人买东西了?”

    “买了几套衣裳,给老小买了点奶粉。”程仁笑了笑,这些事情没什么好隐瞒,“怎么说也上班了,赚了点钱总要给家里花点。”

    丁逢胜点头,称赞道,“你这孩子有孝心,顾家。”

    程仁没有谦虚,这辈子,他肯定要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