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家长 > 章节目录 3 家族、家长、责任
    程仁虽然在农村出生、成长,但是他很少干农活。

    一直都在努力读书,父母也支持他刻苦学习。所以家里的农活,程仁做的确实比较少。哪怕村里有不少人觉得这是程仁的父母自己找罪受,但是程秉国和李淑芬还是这样坚持。

    而这一次,程仁挽起裤脚,弓着腰在田里割着水稻。哪怕腰酸背痛,哪怕自己干农活不是一把好手。不过哪怕只是稍微割一点水稻,也可以让父母轻松一点。

    李淑芬割完一趟水稻,算是将程仁套圈了。

    “大儿,你还是去读书吧。这趟稻子收了,我们就把稻子卖掉,有你学费。”

    艰难的直起腰,程仁笑着说道,“妈,真的不读了。我是老大,总不能让他们小的出来吧。我出去还能找到事情做,他们几个小的能帮什么忙?”

    李淑芬低着头,难过不已的说道,“都是我没本事,要你跟着受罪。”

    程仁立刻跑到母亲跟前,笑着说道,“妈,我们兄妹几个能长大,能让我们读书,我们就感激不尽了。说真的,我们村里像你们这样支持小孩读书的,真的就独一份了。以后有没有前途,我们自己去挣。”

    就在这个时候,田埂上出现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你不读书了?”

    程仁抬头看到自己的小叔,更加内疚,“小大,不读了。”

    程秉林从田埂上走下来,直接来到程仁身边,“钱的事情你不要管,我拿钱给你读。”

    “小大,你要开亲。”程仁抬头,看着小叔的眼睛说道,“小大,大侄子不能总靠你吧。”

    程秉林揉了揉程仁的脑袋,笑着说道,“你是我大侄子,我是你小大,那我供你读书也应该。等你以后考了大学、赚了钱,再孝敬你小大。”

    程仁低着头,眼睛里酸的厉害。

    多好的亲人啊!

    可是就是这样好的亲人,他们毫无保留的支持着程仁,相信着程仁。可是程仁自己呢,狼心狗肺的让最亲近他的亲人们一次次的失望。

    程仁继续在忙着割稻,读书这件事情,他根本没有去想了。

    累的厉害,程仁捶着腰慢慢挪到田埂边准备喝口水。

    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走了过来,“拿着。”

    程仁一抬头,赶紧推辞,“二大,我不要!”

    程秉学用沾着泥巴的脚轻轻踹了一下程仁,“二大也就这点本事了,我现在也要养小孩。这十块钱你拿着,好好读书。我们老程家,就指望你能考个大学争口气。”

    程仁肯定不会接这十块钱,绝对不会接。

    十块钱,在如今这个年代可不算少了,真的不算少了。

    现在是1988年,城镇职工的月薪据说是两三百人民币。但是这样的薪资,绝对是绝大多数人无法达到的一个水平。而在农村,很多农民辛苦一年下来,不见得能存个一两百块。

    而程仁也很清楚,他如果去读高中,学费可能需要几十块一个学期。

    “小信马上也要开学了,他的学杂费也不少。”程仁拒绝道,二叔的生活也很艰难,“萍萍还要吃药。二大,我知道二大为我好,可是我真的不想读书了。”

    程秉学看看四周,小声说道,“小礼皮猴子,读不了书,萍萍那个病治不好。你把这钱拿着,你二妈看到了不好。你好好读书,以后有前途了,拉扯你兄弟一把,二大就高兴了。”

    程仁背着手,绝对不会接这些钱。

    程秉国这个时候也来了,说道,“老二,把钱拿走!”

    “哥。”程秉学急了,连忙说道,“我们家就他成绩好,哪次考试他不拿第一!现在不读了,太可惜!”

    程秉国点头,随即说道,“我实在转不开的时候再朝你伸手,你先把钱拿走,要不然你家里肯定要闹。”

    程秉学叹着气离开了,他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

    程秉国兄弟姐妹四个,他是老大。程秉国有五个孩子,而程仁就是这一辈的老大。

    程秉学有着一儿一女,只不过程秉学的大女儿生病了,智商受到了影响。而且程秉学的妻子也是很泼辣的性格,一点都不能吃亏的性格。

    至于程秉林,其实就是程秉国的小弟,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还没有结婚。

    程仁的姑姑已经嫁人了,现在也有两儿、一女。在忙着养活自己的家庭,没理由顾着娘家。

    这其实是一个不小的大家族,实际上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字辈,程家其实是有字辈的。

    取自《诗经》中的《周颂》的《清庙》。

    程仁这一辈是‘文’,他的父亲那一辈是‘秉’。

    只不过程仁出生的时候是不可描述的十年期间,取名字其实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字辈这样的事情,很容易被认为是‘封建’,所以程秉国不敢用字辈给程仁取名。

    其实家里还是有着一些‘封建思想’。

    比如说男孩可以用字辈,女孩就不能用。

    到了程仁这一辈,父辈们商量了一下。用‘仁、义、礼、智、信’来给男孩取名,希望这一辈的孩子可以知道还有一些血亲兄弟。

    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就拉倒。

    这也是长辈们希望避免的,他们希望这些兄弟们可以互相帮忙,不要让人给欺负了。

    从名字也可以看出来,程仁是老大,他的二弟程文义、小弟是程文智。二叔家的程文礼,还没有出生的小堂弟就是程文信。

    这是一个‘大家族’,虽然不能说有着辉煌的家族历史、悠久的传承。但是这样的一个家族,在中国有着千千万万,依然延续着字辈、供着家谱的家族。

    一天的农活结束,程仁跟着父母也准备回家了。

    路过小叔家的时候,程仁的爷爷程昭兴喊道,“大孙,过来。”

    程仁走了过去,对于爷爷,程仁的情感是比较复杂的。

    程仁有些时候觉得,觉得他的自私自利,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受到爷爷的影响。这也是一个所谓的封建大家长,总是认为他自己是至高无上的,起码是在家人面前是这样。

    老爷子看了看程仁,“你不读书了?”

    程仁笑着点头说道,“对,不打算读了。”

    程昭兴抽着烟,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读就不读吧,我听人说,高中读了没用。”

    程仁笑了笑没有说话,这就是他的爷爷。

    老爷子更相信外人,不相信自家人。

    爷爷更相信村里的几个‘能人’,那些人说什么都有道理。自家人的意见,老爷子很多的时候都不愿意重视。如果有家里人不听他的建议,老爷子就要发脾气……

    程仁也没有再说什么,老爷子或许有很多的习惯让人很不适应、很不喜欢。

    但是想想老爷子这一生,程仁觉得也没什么好在意的。老爷子没读过书,一辈子都窝在这个小乡村,你能指望他了解多少事情,他的认知水平在这呢。

    陪着奶奶说了一会儿话,程仁也就回家吃饭了。

    看着十三岁的大妹程馨,十岁的程文义,六岁的程甜,还有不满周岁的小弟程文智。

    程仁笑的很开心。

    上一辈子他不是一个好兄长,但是这一辈子肯定不会再这样。他会让弟弟妹妹健康快乐的成长,会努力让他们得到更多教育的机会,会争取让他们少受一些挫折,让他们有机会去接触到更精彩的生活。

    至于自己。

    程仁其实一开始就明白了,这一辈子是他白赚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亏。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根本不存在这个道理。

    只要家里人过的好,只要亲人们过的好,程仁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是有价值、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