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家长 > 章节目录 1 幡然醒悟
    躺在病床上的程仁只能默默流泪了,他为自己感觉到悲哀。看着病床前的人,他感觉到无比的内疚。

    “大儿,不疼了。”老太太用粗糙的手抹着程仁眼角的泪水,“不疼了,大儿。”

    虽然很努力的想要张开嘴,虽然很想握住母亲的手。

    但是程仁做不到这些,他为自己感觉到悲哀。他这一辈子,似乎就是在不断的让他最亲的人失望。他这一辈子,就是在不断的让他最亲近的人伤心、流泪。

    一个中年人扶着母亲,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程仁,“妈,老大都这个样子了,我们就不让他伤心了。老大还年轻,肯定能好起来。”

    好不起来了,程仁知道自己的状态,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好不起来了。

    努力的动了动手指,努力的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

    可是活死人一般的程仁什么都做不了,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似乎也只是流泪了。

    程仁不想死,他不想让家人们再次失望。

    自私自利了一辈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程仁才幡然醒悟。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到底算什么,不知道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到底算什么?!

    “老大!”忽然一个中年妇女扑到了病床前,连哭带骂,“老大哎,你就不能懂点事。爸走了,爸临走的时候还不放心你。你现在还要妈也不开心,你怎么就这么不孝顺!”

    程仁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或者在他最亲近的亲人面前,这是鳄鱼的眼泪吧。

    “姐,不要管他!”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目光复杂的看着程仁,带着一些厌恶、疏远,但是也有一些伤心,“他不管我们几个,我们也不管他!”

    “就是,我们当他是老大,他什么时候拿我们当弟弟妹妹!”一个短发的女人擦了一把眼泪,嫌弃的说道,“你和二哥对他那么好,他有没有良心?!”

    程仁努力的想要表达着什么,可惜他这个时候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或许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欣慰就是自己就这么离开,遗产还是有一些的。

    孩子可以分走一些,但是母亲也可以拿走一些。到时候,或许也可以补贴一下亏欠许久的弟弟妹妹。

    只是程仁又有些担心了,小弟和小妹还算精明,可惜没有太多的见识。大弟和大妹,就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农民,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拿走本该属于他们的财产。

    虽然离婚了,可是想到前妻不是省油的灯。而自己的那个儿子……

    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程仁又是一阵内疚。以前他总觉得儿子和他关系疏远,觉得儿子对他没有任何的亲情。

    现在再想想,他确确实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儿子有时表现的不像省油的灯,这也是他的教育缺失。

    程仁想一想自己的一生,‘失败’大概就是最好的解释。

    可是这一切能怨谁呢,只能说他咎由自取!

    程仁的意识慢慢的陷入黑暗,他有着太多的遗憾和内疚,他有着太多的不满和不甘。

    如果有再活一次的机会,他肯定会做出一些改变。

    如果有再活一次的计划,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承担起来自己的责任。

    如果有再活一次的机会,他不想再留下太多的遗憾。

    ……

    可是这一切都不现实了,没有再活一次的机会。哪怕有着再多的不甘和后悔,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当初的选择付出代价。

    猛然间程仁浑身一颤,已经有太久的时间,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而现在,他可以感觉到这具身体的活力,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终于不用浑身都疼了。

    破旧的土墙、土屋,甚至屋顶只是茅草、稻草。这样的屋子,在程仁的记忆里已经消失太久太久了。这样的屋子,大概只有一些贫困的乡村才偶有一两间,但是肯定不会有人住了。

    看了看床上的被子,被套满是补丁,床单也满是补丁。

    下意识的看了看垫被,有些发黑的棉被。肯定是用了很多年,又硬又黑,也算不上厚。

    坐了起来的程仁还在打量四周,这是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倒是有着锄头、镰刀这些农具。不要说木地板、大理石地板了,完全就是泥巴的地面。虽然还算‘平整’,可是实际上也是坑坑洼洼。

    程仁看了看手,麻杆一般的细胳膊。

    “我,又活了?”

    程仁小声的喃喃自语,有着惊喜,也觉得意外。

    “真的又活了?没死?”

    程仁没有死,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死。

    他能够感觉到疼,大腿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胳膊被掐的也是淤青。这一切也都在确定,程仁知道自己没有做梦。他真的没有死,他又活了!

    虽然有点腿脚无力,不过慢慢的走没有问题。相比起‘以前’只能躺在床上,这是巨大的进步,这就是他还活着的新的证明!

    强忍着激动,因为自己没有死,也因为程仁慢慢的有些记忆在浮现。

    按捺住情绪,程仁慢慢的走出房间。他猜的没错,这就是他出生的房子,他就是在这里长大。这里,也一度是他‘回不去的家’。

    刚刚走到堂屋,实际上这就是一间土屋。一个堂屋,两个房间,再加上堂屋后的灶屋,以及和猪圈在一起的厕所。

    “大哥,你起来了。”

    “大哥!”

    一个十来岁刚出头的小男孩坐在小板凳上,照顾着摇篮里的小孩子。

    一个乱糟糟黄头发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喊着程仁。

    这就是他的弟弟和妹妹,这就是让他一度无视、疏远,可是依然是和他最亲近的弟弟妹妹。

    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家里兄弟姊妹五个。

    看起来很夸张,是很多九零后都不敢想的。但是在这个年代真的不算夸张,兄弟姊妹好几个在这个年代很正常,甚至最小的这一个虽然是超生了,不过如今的农村,对于这样的超生处罚的还不算严厉。

    严厉,当然接下来会越来越严格。

    强忍着内心复杂的情感,蹲下来的程仁抱住他最小的妹妹,“喊我。”

    程甜看着程仁,奶声奶气的喊道,“大哥。”

    程仁笑了起来,流着泪祈求道,“亲我一下,好不好?”

    程甜嘟着小嘴,在程仁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程仁没办法按捺情感了,抱着懵懂的小丫头狠狠的亲了一下。

    “甜甜,大哥以后一定对你好,大哥以后肯定好好照顾你。”

    程甜哭了,程甜可不知道大哥的复杂情感。

    倒是已经稍微有点懂事的程文义有些疑惑的看着大哥,感觉到此刻的大哥有点陌生。

    程仁擦了一把眼泪,在程甜的小脸上又亲了一下。

    然后看着好奇、懵懂的弟弟说道,“小义,你以后好好读书、好好学习,老大拼了命也供你们读书!”

    程文义立刻转头,继续照顾着摇篮里的小弟。

    此刻的大哥,让他感觉到无比陌生。